四十二

關根中尉明明在外出公務的士兵學校吃過了午飯,卻在一臉泰然地把手伸向梶原的伙食后,才滿足地躺了下去。“哎呀,天堂!真是天堂呀!我還真是租對地方了呢。 ”“好歹把軍服脫了吧。瞧你戴著公用袖章還這副模樣,總覺得連自己都變成懶人的手腳了。 ”

梶原剛在長屋的小巷里烤上沙丁魚,就被辦完公務過來的關根撞上了。平日里自己就習慣睡完懶覺起來吃個晚午飯,誰承想對方會看準這個點兒跑來。

“我可只準備了定量的份兒啊,你這家伙連裝樣子客氣一下都不會嗎! ”梶原小聲抱怨著刮下飯桶里剩的飯粒。

“假期里還吃定量的飯,你的堅持重點是不是有些偏了啊。由本官來為你吃掉一半定量,就當是教育總監部的指導吧!瞧瞧你這飯,這可都是一粒大麥都沒有的白米飯呀。 ”

能吃白米飯吃到飽,是住在周日房的最大樂趣。日俄戰爭后,軍方發現軍隊里腳氣病[1]蔓延,是因為只吃白米造成的維生素缺乏。于是根據近期實驗的結果,開始在白米飯里摻起了大麥。通常都是按精米四合二勺比精麥一合八勺的比例混合,因此看起來都是偏黑的麥飯。

這種情況下,最適合作為實驗對象的自然就是京都的近衛師團了。表面上看起來是因為近衛師團很少需要行軍移動,兵員的流動也相對較少,便于觀察。不過在梶原看來,根本就是因為師團兵員性格的原因,就因為他們即使有怨言也很少會宣泄才會被選中。

剛開始吃麥飯那陣兒,想白飯都快想瘋了。后來成天成天地吃也就麻木了。偶爾在營外吃上白飯,那香甜的味道簡直就跟放了糖一樣。總覺得好像精氣神都好起來了。況且麥飯實在不耐餓。

“士官學校的飯咋樣? ”

梶原看著躺在那兒一臉滿足的偷嘴貓問道。

“啊 ——挑午飯時去辦事為的就是這個。士官學校歸教育總監部管,有時候需要查一下那邊的待遇內容。趕著飯點兒去,就能一箭雙雕。 ”

“士官學校也吃麥飯? ”

“怎么可能。只不過聽說麥飯在近衛師團的口碑挺不錯的,恐怕明年開始日本全國都會普及這種七分三分的麥飯吧。 ”

“口碑不錯?別說笑了!上至聯隊長下到新兵,可都憋著一肚子氣呢。好不容易以為能在假期里吃上的白米飯,也讓你這家伙搶走了一半定量。我可郁悶著呢。 ”

躺成一個大字的關根中尉呼哈一聲,打了一個呵欠。

“抱怨吃的像什么話。還不是因為你們這些近衛兵不管讓干啥都說好好好,不論待遇還是裝備才會統統都順理成章地定下來的。怎么就不能是黑是白說個清楚呢。 ”

“其實不單我們,這件事兒在軍營里搞實驗一開始就是錯誤的。班長問好不好吃,哪個兵敢回答說難吃的?別說是七分三分了,就算是三分七分的麥飯,軍人都只會說好吃。 ”

“說得好。”關根只是抬了抬頭,大笑起來。

軍隊的“待遇”也就是一日三餐。米從江戶時代起就作為待遇支付,這一習慣和叫法也就沿襲至今。

所以嚴格說來,米粒才是“待遇”本身,其他的配菜都不過是附屬品。軍隊生活所需的卡路里一類的,雖然算的是這些食物的總和,但從感覺上來說飯終究還是等于“米飯”,配菜和湯水說到底只是附加的。而這個飯如今成了七分三分的麥飯,也就是說相當于待遇被削了三成。

“討論什么米呀麥呀的之前,飲食生活的意識改革才是最重要的吧。 ”

關根莫名其妙地就開始一個人嘀咕起來。

“什么意思? ”

“太過依賴米作為食物,一旦有軍事行動的話是容易拖后腿的。米是一種費事兒的食物。第一,它比重太大不適合兵站補給;第二,沒水沒火就沒法吃;第三,每年的收獲量不穩定,年度預算不好下。 ”

關根說得輕描淡寫,不過這位優秀的將校恐怕的確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

日清日俄兩場戰役中,除了因缺乏維生素導致的腳氣病蔓延以外,的確是沒出現其他的大問題。畢竟作為戰場的都是朝鮮、滿洲這樣距本國較近,又能在當地征收米的地方。可將來呢?要是戰線一路深入到西伯利亞、大陸的內地,甚至是南方的時候又會怎樣?恐怕后勤補給會成大問題吧。

離不開水火,作為軍用食品來說就是最大的缺點,而且歉收的年份還會加重軍費預算的負擔,東北和北海道一帶的部隊,更是會給國民的飲食生活造成壓力。

“你小子果然不該被埋沒在教育總監部那樣的地方,怎么就不去陸軍省或是參謀本部呢? ”“你可饒了我吧。我哪兒有那精力去考陸大,還是在總監部的圖書室里查查資料啥的更適合我。 ”關根一邊說著,把裝了義肢的那根指頭晃了晃。“不過,面包還是有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