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你小子餓了吧。

說什么吃了晚飯才過來的都是假的吧,全寫在臉上了。恐怕內人也注意到了,過一會兒她應該就會把茶泡飯或是飯團送來。

沒那么快。為了不拂你的面子,她會算好時機若無其事地端上來的。在那之前你就先吃著咸豆和腌菜墊墊。再說了,空腹喝酒才夠滋味嘛。

不都說武士就算餓肚子也得叼著牙簽裝樣子么。過去的武士,把饑餓感看作是理應羞恥的事。你小子在這方面倒是挺有思想覺悟的,但忍不住上臉可就不好啦。

相應地,武家的妻子在面對飯點的來客時,也必須具有能從神色中判斷對方是否用過餐的能力。即使發現對方并沒有吃過,也要顧及其顏面。若客人是年輕武士,要么就裝作開玩笑的樣子執意讓其用餐,要么就若無其事地送上茶泡飯一類的,總之就是不動聲色地讓對方吃下去。

女人的直覺就是準啊。年輕姑娘時似乎還差點火候,但生兒育女之后,那種直覺就變成百發百中了。

像鐘表這樣方便的物事,在過去不是家家都有的。可要說都是隨著肚子里的時鐘來吃飯的話,也不是那么回事兒。早上六時的鐘響了,就吃早飯,傍晚六時的鐘響了,就吃晚飯。至于午飯時間,各處的城下也都會響起太鼓的聲音。

過去沒有鐵道也沒有路面電車,就算不豎起耳朵,傍晚六時的鐘聲也會鉆進耳朵里。也就是說作為客人的一方,不論是否用過餐,都會在六時的鐘聲響起小半刻后才登門,這也算是禮節了。

話是這么說,但是這度不太好掌握。至于理由嘛……鐘聲是能聽到沒錯,但江戶何其大,各處的寺廟總不能不早不晚地都在同時敲響鐘吧。

像芝的增上寺和上野的寬永寺一類,都是看著時鐘分秒不差地敲鐘。但其他寺廟卻是在聽到鐘聲后才敲自家鐘的。加之不是每座寺廟都能聽見增上寺和寬永寺的鐘聲,于是乎他們又是靠著不知何處響起的鐘聲來判斷時機。也就是說偌大的江戶里,同是六時鐘聲,卻存在著不小的時間差。

再說聲音就跟雷總是會慢半拍一樣,原本就不是那么通透的東西。聲音既然是從遠處的芝或者上野傳出的,一些地處邊緣的寺廟的鐘聲也會晚不少。

還有啊,敲鐘的都是些小和尚,早上六時睡得迷迷糊糊敲錯的情況也不是沒有。

因為這些原因,拜訪別人家時要掐準晚飯后小半刻這個點的確不太容易。

比方說吧,住在上野山下的御徒士若是聽見寬永寺的鐘聲后出門,而要去的是牛込一帶的話,應該是剛剛好才對。結果呢,走到人門前剛開口說一句“叨擾了”,就聽見不知哪邊寺廟的鐘聲咣地響起來了,你說尷尬不尷尬?

這就是大千世界啊。大千世界,就是說的廣闊的人世。文明開化會讓人變得渺小。這樣那樣代表文明的機械陸續問世,百年之后的人類會渺小到什么地步?單就這點上來看算不上是進步吧?

嗯,你說軍糧如何了?

聽舊事還能提出這樣的問題,你也是頭一個了。到底是陸軍中尉,眼光犀利呀。

對了,我剛才不是提起過女人的直覺么,其實身為將校也應該時常把士兵的胃放在心上才對。下士軍官的工作都是些零零碎碎的軍務或訓練,就算餓了他們也不能表現出來,因此將校的職責就在于發現他們這一情緒。

戊辰之戰不似戰國時代,戰場并沒因為戰火變成廢墟。雖然是一場已知結局的假仗,但到底還是因為不論官軍還是我們,都不想給百姓添麻煩。

談不上什么士道精神,不是那么夸張的玩意兒。百姓為國之本,不能找他們麻煩,更不能與他們為敵。強制征收一類的也就是無稽之談,即便是不得不戰時,雙方都會盡可能地避開農田。

其中行軍用上大量糧草的,應該只有甲州戰爭的時候。但當時我們也是帶了足夠維持一陣子的米離開江戶的,再說住的也是宿場,就算是后來四分五散逃走時,各自身上錢倒是不缺,吃了飯還是好好地付了錢的。

現在想想,真正比較難過的其實是從江戶往會津去的時候。

淺草今戶的稱福寺里并沒有準備糧草。當時心想著同行好歹三十人,船到橋頭自然直嘛,竟然就這么傻乎乎地上路了。

正值陰歷三月中旬,江戶市內櫻花開得熱鬧,就是那種好天氣讓我大意了。

盡管有三十人,可其中有十個都是連走都沒辦法的傷員。雖然把他們扔在江戶才是最善的選擇,但耐不住他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還是帶上了。

江戶的局勢日漸緊張。離我們出征甲州不過才半個月,情形已經大不同。

四處都能聽到議論官軍馬上就要入城的聲音,還有說新選組的余黨要被趕盡殺絕了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