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

“你怎么又來了,看來八天假期還是太長啊。 ”梶原剛走進聯隊本部事務室,就見著木村大尉掛著個老花眼鏡正沖自己笑。其實梶原假期中跑來軍營復習居合形也就是前兩天才開始的事。不過也沒辦法,誰讓無所事事的長假實在太過無聊。“就算是閑的,也不至于專門在下雨的時候跑來吧。你一大好青年,能做的事兒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么? ”酣睡一場后,梶原雖然是穿著雨衣離開宿舍的,但身上的軍服是前一夜穿出去的,并未干透。“其實我今天不是來用道場。我來是有事找木村大尉您的。 ”“找我?我可不覺得自己能夠應付得了堂堂士官學校出身的大官呀。不過嘛……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先去吃個午飯吧。 ”梶原倒不是刻意踩著飯點來的。時鐘上的時針指向正午的同時,開飯號吹響了。

近衛兵營里依舊空空蕩蕩。透過窗戶望下去,號手正冒雨站在營庭的正中間,一遍又一遍地重復吹著“噠噠噠噠噠滴滴滴滴滴,來喲開飯咯”的節奏。

“你說你是來找我的? ”

也許是怕惹麻煩,木村大尉走出事務室后突然問道。“因為大尉您說記得明治十年那場戰役的事,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 ”“西南之役的事兒啊!知道倒是知道,畢竟如今軍隊里我這樣江戶年代出生的老古董已經不多咯。不過話說回來,說是記得,但我那時候到底還只是個小娃娃。 ”

將校都是在軍營內的將校集會所用餐。一般來說,軍營里都會專門備出一棟建筑作為集會所。磚砌的近衛兵營因為營地狹小,就只是在二樓的角落隔了個集會所出來。至少在梶原的見識中,這樣的將校食堂算是獨樹一幟了。

“那種事兒回去問你家人不就成了嗎。 ”“不巧我父母早逝。兄長繼承家業后也不太好上門,因此就算是休假也沒有歸省的意思。 ”“所以你才找上我的么。哎呀呀,上年紀可真沒啥好事兒。 ”

陸軍大尉的現役年齡是四十八歲,但現實通常提前幾年就會接到待命辭令,被編入預備役去。而木村大尉卻是貨真價實的實役退休,恐怕也跟他卓越的事務能力脫不了干系。他就是近衛聯隊的活字典。

梶原沒細算過去世父親的年齡,但兩人應該差不多。

“簡直跟正月和盂蘭盆沒差了。不過嘛,能放松也不是壞事兒。 ”

將校集會所里只見得幾個當周班士官的身影。換作平時,只要聯隊長坐了上座,自然而然就會形成會餐的場面。當時的情形倒是可以不用在意旁人隨性用餐了。

梶原在窗邊的桌前坐下。剛解下劍帶,當班的士兵就端上一個大盤。開始普及不久的鋁制餐具里,滿滿當當地盛著二合定量的麥飯。配湯是煮烏冬,配菜是炸鯨魚,而那一大份煮白菜應該就是將校專有的菜式。

“總覺得那個什么鋁的玩意兒不太好。受不了那種金屬味兒。一有什么裝具呀用品的,就知道讓近衛聯隊試用試用,可從來沒聽說哪樣會被否決的。等到你們做主的時候,記得一定把喜惡明明白白地說出來啊! ”

鋁制飯碗和七分三分的麥飯同樣,都是所謂的試用品。要說優點,除了摔不碎沒別的了。雖然軍隊這邊沒有明著抱怨,但毫無疑問它與麥飯一樣都不太受人待見。

木村大尉從桌上的腌菜桶里夾出一大撮腌白菜,拌進了麥飯里。“只要有銀舍利和瀨戶物[1]的飯碗,這點配菜足矣。在野外作戰時,用鋁制飯盒吃飯也是無可奈何之舉,那平日里就不能放過我們么。 ”

也不知道是誰發起的,把白米飯稱作銀舍利,也算是絕了。麥飯開始使用后,軍人們吐不出的苦水兒就化作了類似的詞語流行起來。軍隊里不乏一些有文學修養的人,正是他們讓這些造詞或者佚名打油詩流傳開來的。

“你可能不知道,我還是二等兵那時候,連瀨戶物的飯碗都沒有。用的是那種……像這樣,長方形的木盒子,叫面桶。現在軍隊里不還有一種說法么,比天上的星星還多的就是面桶。也就是面桶換成瀨戶物的那陣兒,我一下子升到了將校,連我自己都有些不明所以。 ”

幾個少尉和見習士官模樣的人走進了將校集會所,想是換班回來的宮城警衛。他們見著木村大尉,向他行了禮。玻璃窗外,是煙雨迷蒙的千鳥之淵。已經染上紅霞的櫻樹枝條,在風中搖曳。“西南之役的時候,也還用著面桶吧?”梶原趕緊抓住大尉的話茬兒發問。

“啊……那就是你想了解的吧。明治十年的話,我也才十三四歲,總不至于就參軍了。不過在我二十歲現役入營時,軍隊里從鹿兒島回來的老兵還多的是,各種英勇事跡可是沒少聽。不過那個班的班長和這邊的軍曹,往往講的都是同一件事,鬧了不少笑話。一個個都說自己和誰誰誰交了手,又差點擊中誰誰誰的。要真有這么多桐野利秋呀別府晉介的那還得了。 ”氣呼呼地吐出硬邦邦的炸鯨魚,木村大尉開始自顧自地說起來。正如梶原所料,這老將校就是個大話癆。“對了,梶原中尉。我倆交情也不算深,怎么就想到問我呢?我雖是聯隊里的元老,但跟我差不多的人不還有幾個嗎? ”梶原中尉擱下了挑起烏冬面的筷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