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

自明治時代結束,大正新時代橫空出世以來已經過了兩個月,東京卻依舊還像沉浸在幽暗的深潭之中一般。

也不知是不是愈見變濃的秋意造成的。人們都克制著笑聲與說話的音量,商店也早早關了門。很少能看見孩子們在街上玩的身影,就連市營電車的警笛也不響了。整個日本都還在吊喪之中。

先帝駕崩的同時今上天皇登基,年號也在那一瞬間改變,但新時代的慶典是要在即位大典之后才會進行,其時陰沉壓抑的空氣才會依舊充斥著東京。那是明治已然終結,大正卻還沒有深入人心的一段充滿迷茫的日子。

再穿濕軍服去總是不妥。這一天梶原掖起和服的下擺,又踩上木屐,再撐了一把蝙蝠傘。風倒是收斂了些許,但雨卻絲毫沒有要停的樣子。

琢磨著都到了第六晚,要還如先前那般每晚拎著一升瓶上門去過夜恐怕難以討喜,索性在神保町的點心鋪買了一大堆饅頭和團子。一刀齋應該是不吃甜食的,但那里畢竟是個除了他都是女性的大家庭。

也許是因為下雨,市營電車的月臺上擠滿了人。梶原尋思與其和他人推推攘攘擠車,還不如走著去更輕松。打定了主意剛一邁出步子,腦子里就響起了軍樂隊的進行曲。

盡管作的百姓打扮,走的時候卻還是習慣踩著步點來。于是乎軍歌就自然而然地響起。雖然沒有刻意選曲的意思,但那時出現的是以西南戰爭為題材的《拔刀隊》。

吾乃官軍敵朝敵

天地難容反叛軍

敵軍大將為人杰

古今無雙真英雄

不過才回憶起幾句詞,梶原心中已經產生了一種非比尋常的情緒。這些歌詞,簡直就像是由西南戰爭的謎題湊起來的。接著,他索性小聲唱了起來。

強將手下無弱兵

彪悍敢死真斗士

驍勇善戰泣鬼神

叛亂之舉實難容

古今逆臣賊子者

未見榮華富貴人

西鄉隆盛是朝敵,但卻是古今無雙的英雄。而他的部下們,則是彪悍英勇的軍隊,歌詞的字里行間,無不透著贊許之意。

《拔刀隊》是陸軍規定的進行曲,在閱兵列隊行進中都是由戶山學校軍樂隊來演奏的。海軍是《軍艦進行曲》,陸軍就是這首《拔刀隊》。每年天長節[1]、陸軍始,或是特殊的大型演習時的分列行進,都是在《拔刀隊》中走過,接受受禮人或是總監督 ——也就是大元帥陛下欽點的閱兵。

過去從來沒留意過的歌詞,如今再看實在是有些耐人尋味。

直至敵覆沒

并肩共前進

寒光齊出鞘

必死向前行

軍歌的作用是鼓舞士氣,然而這種與本來目的相悖的歌,卻有一種足以動搖梶原內心的力量。西南之役那場內戰的本質,恐怕就在這首歌的歌詞里了。

皇國古來有風氣

武士皆有護身魂

維新廢刀一時隱

如今出鞘日本刀

再現世間為榮譽

敵我不分又何妨

死于刀下亡于刃

應是大和男兒魂

今日不死待何時

勿落笑柄留罵名

直至敵覆沒

并肩共前進

寒光齊出鞘

必死向前行

明治九年廢刀令公布后,武士被剝奪了作為自身靈魂的刀。士族們的不滿情緒日積月累逐漸高筑,最終爆發。歌詞贊揚的就是那種再次拿起日本刀為名譽而奮戰的場景。只是小聲念唱,身體就會止不住地顫抖。歌詞中所唱的是無論敵我,只要是身為武士,都到了應死的時刻。前方之路皆是劍左右身后亦為劍曾聞登上劍山日應是他日身死時如今現世登劍山不為今生洗罪孽

亦非為己償孽障

討伐賊子路坎坷

故有今日劍山行

直至敵覆沒

并肩共前進

寒光齊出鞘

必死向前行

長達三段的歌詞,其意義恐怕早已不限于歌詞那么簡單了。

劍!劍!劍!歌詞里滿滿充斥著的,都是曾經作為武士之魂的劍。其中劍山那一節,抓住了梶原的思緒。就是“不為今生洗罪孽,亦非為己償孽障”那段。里面提到的孽障,總有一種指的不單是眾生個人所犯罪孽的感覺。怎么說呢,那似乎可以理解成是更深層面的東西 ——比如改朝換代的罪,比如將祖輩的時代無情埋葬的罪。不知這算不算是梶原的過度解讀呢。不論真相如何,一想到這首歌作為陸軍的規定進行曲時不時地會在大元帥陛下的面前響起,著實有些匪夷所思。梶原加快了步伐。明治的陰影,就像是看不見出口的綿長黑洞,只有拍打在蝙蝠傘上的雨聲還能傳入耳中。“今天我跟內人打了賭。賭這大雨天的,你是來還是不來。 ”面前這人即使在說玩笑話時,也不會露出一絲笑容。那到底該不該笑,梶原有些不知所措。“先生賭的是? ”“我說你會來。結果內人說你假期也快結束,要是今天還來那就是瘋魔了。 ”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