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

神田錦町的里長屋里,關根中尉正坐在矮桌前,攤開字典和書籍埋頭學習。

雖是跟人搭伙租的周日房,但房租卻不是對半分的。比起當真只有在周日和休假時才能住下的梶原,自己所在的教育總監部可以隨意外宿,因此關根基本上是隔天就會來住下的。

現狀已經如此,更何況第二年春天關根就會娶妻,讓對方搬出去也并不能算是任性的要求。“我有個好消息,”關根中尉沏著茶,滿臉微笑,心情看來極好。“怎么?她要從女學校退學直接來嫁給你啦?我說行行好吧,你們還得在一起一輩子呢。犯得著這么急么! ”“不是不是。你先聽我說。之前我不也提過我申請轉到經理學校的事嗎,仰仗著總監的關照,事情進行得挺順利的。 ”

教育總監部管理著陸軍名下的各所學校。在軍事機關中雖然不太起眼,但作為長官的教育總監,那也是跟陸軍大臣和參謀總長并駕齊驅的“陸軍三長官”之一。現在的教育總監可是男爵淺田信興大將,要是有他發話,別說什么順利,幾乎就跟成了沒兩樣。“也就是說你光榮地被任命為了陸軍經理學校教官嗎? ”“不,比這更厲害。上面下了通知,說在河田町任職實在是屈才,讓我保留總監部在籍去念帝大。 ”

“帝大?那不正是你日思夜想的嘛!對了,叫你去學什么? ”

“說是去醫學部學營養學,應該算是軍醫的范疇吧。我原本是想學經濟學的。總覺得那應該是將來軍隊里不可或缺的知識才對。 ”

不記得是什么時候了,喝醉了的關根曾經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感慨“我根本就沒想過當軍人”。就算是出自真心,也是絕不會再提起的牢騷話了。那應該是他因為迫擊炮失去左手手指不久后的事。

那句話一直盤旋在梶原的心里,因為自己其實也抱著同樣的想法。沒落士族的家庭,沒有把孩子送去大學或是專門學校的余力,又因為舍不下家門的矜持,參軍才成了唯一且最佳的出路。

當然,陸軍幼年學校也不是免費的。梶原和關根那一代被采用的時候,每月的學費是六日元五千錢,其實比民間的中學還要貴。但入校后,學習能力和成績優秀的學生經教育總監裁定,就能夠全額免除學費。而其他的很大一部分人也能享受半價的減免政策。

梶原對自己很有信心,而成績原本就很好的關根一開始就是沖著這項減免來的。沒落士族家的優秀子弟,也只有在慈善家的援助下才能當上軍人。

“陸大的考試怎么辦? ”“管他的呢。比起連兵棋都拿不起的獨臂參謀來說,能和官員周旋交鋒的將校才更為寶貴吧。以上,好消息報告完畢。 ”他選擇就此打住而沒有繼續暢談理想,應該是連自己都覺得幸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吧。

從士官學校畢業又在部隊工作一段時間后,將校們就會發現軍隊這個世界有多狹小。在已經成型的組織機構中,根本沒有任何無法預測的未來。也就是說同齡的年輕人們自由描繪自己夢想的事,是不可能在軍人身上發生的。

身為軍人卻能同時在帝大就學研習學問,簡直就是例外之外的夢。在只有戰斗這一唯一目的的人生中,竟出現了一條能夠體現自己價值的道路,對軍人而言沒有比這個更幸運的事了。

“帝大是公費? ”

“細節方面的問題還沒談過,但既然是以命令形式下達的,不至于讓我自費吧。 ”

“你還真是盡孝啊。幼年學校和士官學校的學費全免,如今又能公費念帝大。 ”

“全都歸功于我的傷。 ”

關根中尉舉起了裝有義指的左手。梶原驚覺自己一句“盡孝”實在不妥。準確地說那應該算是對損壞身體發膚之罪的補償。自己竟然會犯了軍人不該有的嫉妒。

“抱歉。我收回剛才的失言。 ”然而這一句也是沒必要的。有那么一會兒,兩人都只是默默地嘬著手里的茶。“你對西鄉隆盛怎么看? ”為了緩解尷尬,梶原開口問道。

“怎么突然提這個啊。說起大西鄉,那可是維新英杰,是咱帝國陸軍之父。從幼年學校時期起,大楠公和大西鄉的事跡不都聽得耳朵長繭了么。現在你再來問我怎么看,還用得著說嗎? ”

雖然算是答非所問,但作為陸軍將校,這也算是滿分的回答了。西鄉隆盛與其說是一個歷史人物,更像是一種象征,是接近于神的存在。

正因為如此,梶原才對一刀齋所描述的西南戰爭的真實始終難以信服。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去相信那一切不過是西鄉和大久保合伙演的一出戲。“不過,關根吶。若說是陸軍的生父,從實績上來講不該是大村益次郎嗎?而繼承其遺志創造出當今陸軍的人,也是山縣元帥啊。 ”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