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

終于到了該把我的最后一戰一五一十都告訴你的時候了。

我跟榊吉太郎提及的只是些英勇事跡。自夸說到底就是閑聊時的廢話。那種玩意兒會幫助劍術成長?是榊多心了吧。

人的功績是個無聊玩意兒。不管多大的功,都不是一個人獨自能完成的。首先離不開前人的努力,其次還要有部下的支持,再加上運氣和機遇,才能最終成就一段功績。獨吞成果留名后世的人,都是些酒囊飯袋中的大敗類。何況若只不過殺了這其中的一兩個預備役,又有什么可后悔的。

最不可饒恕的罪是什么 ——沒殺該殺之人卻殺了不該殺之人。因為只要踏出這一步,人就不再是人,而成了鬼。

殺了坂本龍馬的齋藤一不是鬼。除掉長州的間諜也不算。殺掉老同伴谷三十郎和武田觀柳齋的都是我,但那不是鬼,依舊還是人為之。就連手刃自幼便親如家人的彌太郎這件事,都僅僅是為人心所動罷了。退一萬步說,哪怕我失手殺了自己的父親,也只可能是因為人情。

那人在什么情況下會變成鬼?在毫無仁義可言的戰斗中,連人的感情都失了的那一刻。

看來你聽得有些云里霧里啊。也罷,接下來就讓我把這段難以理解的話清楚明白地講解給你吧。一個人是怎么活生生地化成鬼的。那是個讓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我跟榊吉太郎只是閑聊而已。因為我擔心他要是聽了接下來發生的事,說不定會棄劍。作為警察官的前輩,我不能讓他接觸如此危險的話題。

那我又為什么要說給你聽?因為可以從警視流劍術手上奪下天下第一的人,除了你不會有第二個人。

然而這也是一場賭局。聽了我的故事,也許今晚就是你與劍訣別之夜,卻又可能是你成為天下無雙劍士的日子。至于結局會是哪一個,我也不知道。

要是你放棄了劍術,戶山學校那些蝦兵蟹將根本不值一提。在我活著的年歲里,警視流的天下就不會完結。但你在聽完我的故事后若是發生了劇變。那至少十年……不,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與你匹敵的劍客出現。

不過既然榊放棄與你一決雌雄選擇了退役,天下第一其實已經是你囊中之物了。

如何?是輕輕松松地變成天下第一呢,還是聽完我的故事成為真正天下無雙的劍客?沒事兒,你邊喝邊琢磨吧。

哎喲?下雨了。

看來連無形的鬼怪也在幫著你堅定決心啊。

劍既是技,也是術。只有將技與術修煉到極致的時候,腳下才會出現道。

那劍道又是什么?不是神佛所行之道。也不是人該走的路。那是一條撇開一切感情,奪取他人生命的路,是鬼行之道。自古有不少將劍術修煉到了極致,被世間尊為名人高手的人,但走上鬼之道的卻寥寥無幾。而我,卻是其中的一個。

武士的時代終歸是結束了,戰爭也改用了以槍炮遠距離殺敵的方法。因此在這之后,是不會再出現我這樣的鬼啰。鬼到我這兒就算是滅絕了吧。

不僅是榊吉太郎,我還跟好些個年輕有為的后輩提過不少自己的英勇事跡。就像先前講給你聽的那些差不多。然而那不過只是活著殺了上百人的我的自夸罷了。說到底還是人能干的事。

說實話我真正想說的,還是我帶著鬼的感情干出的鬼才能干的事。然而那種事要是隨口說出來,不管是那個榊吉太郎還是其他人,也許都會舍劍而去。

我說梶原吶。

我總感覺你有些與眾不同。并非因為你是軍人我覺得廢了無所謂。而是我覺得你在聽了鬼的故事后,也依舊不會舍棄劍道。相反的,還會相信那是劍之極意。真正渴求天下無雙之名的人,除了你沒別人。

看來你心里已經有答案了啊。

人在鑄出劍這種武器后的數千年之間,出現又消失了無數次的鬼之聲,好好聽一聽吧。

那我就不客氣地開講了。

九州的第一戰,是在距離佐賀關港不遠的鶴崎打響的。

從肥后大分往東不過數里,完全沒料到敗走的薩摩軍竟已往北行進了如此之遠。

雖然聽說野村忍介率領的兩千余精銳從豐后口突圍的消息,但敵方的本營在內陸的竹田,上面決定繼續觀察他們北上的形勢。既然如此,我們能做的也就是由佐賀關南下,選擇適當的地點布陣待敵了。就在我們心里想著次日將要在雨中行軍一整天的事悠哉地吃著晚飯時,緊急通告的鼓聲響了起來。

派往鶴崎的警視隊遭遇突襲,全軍覆沒。聽半死不活地跑回佐賀關的巡查說,因為是大雨中的廝殺,他們連對手是誰都無從判斷。

聽著可怕吧。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這種事兒。

西鄉軍的野村隊還在竹田。那鶴崎的敵人就應該是另外一支隊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