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一章四十八寨

“哪怕頭頂著一個‘匪’,你身上流的也是英雄的血,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草寇強梁之流,不要墮了先人的一世英名。”

后昭,建元十七年春。

楊柳生絮,海棠初開。

蜀山四十八寨中,有兩個少年正在試手。其中一個年紀稍長一些,人長得又高又壯,像座小山。他手持一柄長矛,一雙虎目瞪得溜圓,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另一個少年不過十四五歲,身形瘦高,生得很是俊秀。他手挽一把短劍,單是隨隨便便地往那兒一站,已經有了些翩翩公子的模樣。

圍攏過來的弟子越來越多,紛紛在旁邊交頭接耳。有個新入門的小弟子好奇地瞅著那俊俏少年,小聲問旁邊的人:“跟咱們大師兄試手的是哪位師兄,可厲害嗎?”

旁邊正好有個入門稍早的老弟子,十分好為人師,聽他問,便搖頭晃腦地跟他賣關子道:“這人是誰,若是沒人告訴你,你肯定猜不出——哎,他們動手了,快看!”

新弟子忙踮起腳抻長脖子望,只見那身如小山的大師兄突然一聲輕叱,手中長矛毒蛇出洞一般,直取持劍少年面門。持劍少年卻不慌不忙地略微一側身,整個人顯得懶洋洋的,將那長矛貼身避過,一點多余的力氣也不肯使。

大師兄當即一抖手腕,上前一步,將自己半身之力加在雙手上,長矛“嗡”一聲嘯,那鐵桿子便橫拍了出去。

這一招叫作“撞南山”,乃四十八寨中“千鐘”一派的招數,剛猛無雙,倘若遇上氣力或是膽氣不足的,只這一招便能將對手掃出場去。

持劍的少年卻不慌,他行云流水似的錯了半步,將短劍倒提于掌,隨即“鏘”一聲輕響,劍身斜斜撞上長矛,那劍一觸即走,劍身游魚似的滑開,持劍少年一笑,低喝道:“小心了。”

話音未落,他已經憑空滑出了兩尺,那短劍仿佛長在了他掌心中,也未見那持劍少年有什么大動作,只將手中劍靈蛇似的一別一挑,輕飄飄的一招“挽珠簾”,眨眼間便將對手的長矛撬了下來。

新弟子看得大氣也不敢出,只聽身邊那老弟子接著道:“那便是李大公子,咱們四十八寨大當家的親侄子,一手功夫是大當家親手調教出來的,自然厲害,是咱們這一代人里的這個。”

他一邊說,一邊沖旁邊瞪著眼的師弟比了個拇指。自覺好好開了一番眼界的新弟子往場中望去,只見那李公子溫和地笑了一下,并不倨傲,雙手將奪過的長矛捧回原主手里:“承讓,多謝師兄賜教。”

李公子文質彬彬,溫文有禮,輸了的自然也不便太矯情。高壯少年取回自己的矛,面皮微紅,略一點頭,道聲“不敢”,便自下場去了。他前腳剛走,圍觀者中便又有人躍躍欲試道:“李師兄,我也求賜教!”

那指手畫腳地給新弟子講解的老弟子又道:“咱們這位李師兄本事好,性情也好,試手從來點到為止,說話也和氣得很,你若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去問他,他都會盡力指點你……”

他話沒說完,身后突然有人打斷他道:“借過。”

兩個正在交頭接耳的小弟子一回頭,都吃了一驚。只見來人竟是個少女,她一身利落的短打,長發像男人那樣高高地束起來,不過肩背與脖頸沒了點綴,反而越發顯得纖細單薄。她面容十分白皙,眉目間有種冷冷的清秀。

“千鐘”這一派,說得好聽叫作“沛然正氣”,其實就是“橫沖直撞”,因此還得了個諢名,叫作“野狗派”。門下一水兒光頭和尚,別說女弟子,連個鳥蛋都孵不出雌鳥來。新弟子驟然看見個少女,還是個頗為美貌的小姑娘,生生呆了一下,一時竟不知該做何反應。

旁邊的師兄忙將他拽到一邊,畢恭畢敬地對那少女道:“周師姐,對不住。”

少女看了他一眼,輕輕點了下頭,場中其他人聽見動靜,一見是她,都極默契地讓了一條道出來。正在指點別人功夫的李公子抬頭看見她,頓時露出個熟稔的笑,招呼道:“阿翡,來過兩招嗎?”

少女充耳不聞,拿李公子當了個屁,頭也不抬地走了。

“周……阿翡?周翡?”新弟子的目光下意識地跟著她,小聲道,“她就是……”

“啊,”旁邊的師兄點點頭,繼而又提醒這剛入門的小師弟道,“周師姐脾氣不太好,往后你遇上她記得客氣些……不過她不和我們這些人混在一起,你能見到她的機會也不多。”

對好看的小姑娘來說,脾氣差一點不算什么毛病,新弟子聽完沒往心里去,反而好奇地追問道:“李師兄是大當家的侄子,周師姐是大當家的掌上明珠,學的功夫想必也是一脈相承,方才師兄說李師兄是我們這輩人中的翹楚,那么他比周師姐高明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