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二章夜探洗墨江

謝允一身夜行衣,低頭跟暗流滔滔的洗墨江打了個照面,然后從懷中摸出一枚銅錢。

“來卜一卦,”他尋思道,“正面是萬事大吉,背面是有驚無險。”

周翡一腳踹在門上,巨響過后,塵土飛揚,門軸和門扉頓時“攜手”完蛋。

李晟正在院中練劍,聞聲回過頭來,見門口飛來橫“債”,他也不怎么意外,只是慢吞吞地歸劍入鞘,明知故問:“阿翡,你這是做什么?”

天下偽君子都長什么樣,周翡未曾見識過,但以其有限的想象力,腦子里浮現出的都是大一圈的李晟的形象。單是看著他那張臉,周翡胸口就躥起一腔火燒火燎的怒氣。她其實也算伶牙俐齒,只不過打算動手的時候絕不多費口舌,窄背刀在掌中打了個挺,她連招呼也不打,便沖著李晟當頭削了下去。

李晟早預備著她要出手,當下橫劍扛住了她下劈的一刀,只覺手腕狠狠地一震,他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應戰。兩人刀劍都沒出鞘,眨眼間已經走了七八招,忽然,周翡驀地上前一步,窄背刀攔腰掃,李晟瞳孔一縮——她竟是以長刀做矛,也使了一招“撞南山”。

這“千鐘回響,萬山轟鳴”的一招,本是宗師氣度,只不過千鐘門下未出師的小弟子功力不夠,使出來總顯得有點笨重,因此比武時才會被李晟輕飄飄地揭過。可不知周翡是私下改良過這一招,還是她以利刃代長矛,占了兵刃便宜的緣故,這“撞南山”到了她手中,莫名地多了幾分怒斬蒼山的森然戾氣。

那含在鞘中的長刀裹挾著勁風而來,一瞬間李晟竟有些畏懼,愣是沒敢故技重施。而就在他硬著頭皮想硬扛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聲尖叫:“住手!”

話音剛落,接著,一個物件便橫空砸了過來。

窄背刀倏地停在半空,周翡用刀尖輕輕一挑,便將那東西掛住了——只見砸過來的東西是個小女孩用的荷包,錦緞上繡著幾只憨態可掬的翠鳥,荷包去勢太猛,還甩出幾塊桂花糖來。

李晟回過神來,方才瞬間的畏懼未散,他心口尚在狂跳,難以言喻的難堪卻已經蔓延到了臉上。他伸手將周翡刀尖上掛的荷包捏下來,回手丟到來人懷里,沒好氣地說道:“你來搗什么亂?”

一個穿著桃紅衣裙的小女孩三步并作兩步地跑到他們倆中間,雙手一張,大聲道:“你們不要打架!”

這女孩名叫李妍,是李晟的親妹妹,比李晟小兩歲,長著小鵝蛋臉、大眼睛,十分靈秀,只可惜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她是個沒心沒肺的小東西。李妍姑娘芳齡十一的腦子怕是只長到了蠶豆大,里面就裝著倆見解——阿翡說得都對,阿翡喜歡什么我喜歡什么……練功除外。

周翡和李晟都跟她沒什么話好說,也懶得帶她玩,無奈李二小姐生而多情,左邊崇拜表姐,右邊牽掛親哥,時常沉醉在不知該偏向哪邊的自我糾結中,難舍難分地在其中消磨了大半的光陰。

周翡面沉似水地對李妍道:“你一邊去。”

李妍哭喪著臉擋在周翡面前,細聲細氣地說道:“阿翡,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我哥動手好不好?”

周翡怒道:“你的面子值幾個錢?走開!”

李晟目光陰郁,一字一頓地說道:“李妍,這兒沒你的事。”

李妍不依不饒地伸手拉周翡的袖子:“別……”

周翡最煩這種黏黏糊糊的做派,當即暴躁道:“松手!”

她抬手一甩,不自覺地帶了些勁力,少女正是長得快的年紀,周翡雖比李妍大不了多少,卻幾乎比她高了小半頭,李妍平日練功又稀松,被她甩了個結結實實的屁股蹲。

李妍難以置信地在地上坐了片刻,“嗷”一嗓子哭了。

這一嗓子成功地攪和了那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李晟緩緩地收回掌中劍,皺了皺眉,周翡則有點無措地在旁邊站了一會兒。他們倆對視了一眼,又同時不怎么友好地移開視線。

然后周翡嘆了口氣,彎下腰沖李妍伸出一只手。

“我不是故意推你的。”周翡頓了頓,又泄氣地說道,“那個……那什么,姐不對,行了吧?來,起來。”

李妍伸手抹了一把眼淚,鼻涕眼淚沾了一巴掌,黏糊糊地抓住了周翡的手掌,沾了個結實。周翡額角的青筋跳了兩下,差點又把她甩開,就聽李妍抽抽噎噎道:“我怕大姑姑打你,特意去找了姑父來……你還推我!你不識好人心!”

周翡被李妍用“秘密武器”糊了一手心,把李晟穿成人肉串的殺心都溺斃在了一把鼻涕里,她干脆蹲在一邊,百無聊賴地聽李妍“嚶嚶”哭著控訴自己,同時散漫地分出一半心思,認為李妍也有她的可取之處——連李瑾容那只母老虎在她面前,都和藹得像個活菩薩,李妍這樣的人不用多,有百八十個就夠,哪里打起來了,就把“表妹團”往兩軍陣前一撒,想必離天下太平也不遠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