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三章牽機

那些巨石中間,牽連著千絲萬縷的細線,在水下布了一張險惡而靜默的網,人下了水,恐怕頃刻就會被那巨網割成碎肉。

周翡和李晟一前一后地往洗墨江走去,他倆從小在四十八寨長大,各有各的調皮搗蛋,都有自己的辦法避開巡山的。周翡有時候弄不清自己究竟是不合群,還是從李瑾容那里繼承了一身祖傳的不討人喜歡。她跟李晟年紀相仿,一起長大,又一起入李瑾容門下練功習武,雖不能算兩小無猜,怎么也是青梅竹馬,可是李晟在外面分明八面玲瓏,把四十八寨各個山頭的弟子都順毛籠絡過了,唯獨跟她八字相克似的相看兩厭。除了暗藏玄機的場面話與夾槍帶棒的針鋒相對,他們倆好像就沒別的話說了,連同門間遇到瓶頸時的互相切磋都沒有——他倆拆招都是在李瑾容面前,私下里各學各的,誰也不跟誰交流。

周翡胡思亂想間,已經來到了洗墨江邊,陰沉沉的夜空方才被夜風扒開一點縫隙,漏出的月光怕是裝不了半碗,往洗墨江上一灑,碎金似的,轉瞬便浮沉而去,人在崖上往下看時,竟然會有些微的眩暈。

周翡聽見旁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一轉頭,見李晟從腰間解下一個行囊,先是從里面抽出一團麻繩,又拿出了一只便于上下攀爬的鐵爪,顯然是有備而來。周翡無意中往他的行囊里一瞥,忽地一愣,脫口問道:“你怎么還帶了換洗衣裳?”

李晟一頓,繼而頭也不抬地將自己的行囊重新裹好,背在身上——他那不大的包袱里不但有日常的換洗衣服,還有盤纏、傷藥,以及一本缺張少頁的游記。周翡不缺心眼,立刻反應過來,李晟趁夜來挑戰洗墨江,不是閑得沒事又作了一回妖,他是真想離開四十八寨,并且蓄謀已久。

她不由得微微站直,詫異道:“你想走?”

周翡一直覺得,李大公子才是四十八寨的那顆“掌上明珠”。老寨主死于偽朝暗算,大當家十七歲就獨挑四十八寨大梁,當時外有虎狼環伺,內有各打小算盤的四十八個老寨主,早年間,她一人如鍋蓋,蓋起這鍋,那鍋又沸,久而久之,磨出她一身不留情面的殺伐決斷,又兼本來就脾氣暴躁,也就越發不好相處起來。不少寨中老人在她面前都不免犯怵。倘若把李瑾容倒過來擰一擰,約莫能榨出兩滴溫柔耐心,一滴給了周以棠,剩下一滴給了李氏兄妹。

李晟在四十八寨中地位超然,他又慣會做人,到哪兒都前呼后擁的。周翡懷疑,哪怕他變成一條大蜈蚣,生出百八十只臭腳丫子,也不夠那幫狗腿子搶著捧。這少爺究竟是哪兒不順心了,非得要趁夜離家出走?

李晟沉默了一會兒,“嗯”了一聲。

“奇了怪了,我這種墳頭上撿來的添頭還沒想離家出走呢,你倒先準備好了。”周翡帶了點挖苦道,“你排隊了嗎?”

“我跟你不一樣。”李晟不愿和她多說,只是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自顧自地將繩索綁好,順著懸崖放了下去,繩子尾端隱沒在洗墨江的幽光中,很快不見了蹤影。

在李晟看來,周翡是李瑾容親生的,挨的打罵也是親生的分量。李瑾容待周翡,像對一棵需要嚴加修整的小樹,但凡她有一點歪,就不惜動刀砍掉,這是希望能把她砍成材。而自己呢?

他困在群山圍出的這一點方寸大的天地間,每個人見了他都叫“李公子”,長輩們還要再畫蛇添足地加上一句“有乃父遺風”,他整個人都打著英年早逝的李二爺的烙印,作為一筆“遺產”寄人籬下……恐怕還是一筆資質不佳的雞肋遺產。

“資質不算上佳,那倒也沒什么,慢慢來就是”,這話聽起來寬容得近乎溫柔,可仔細想想,李大當家對誰寬容過?說出這種話來,分明只是對他不抱什么期望罷了。李晟想到這里,一咬牙,將鐵爪安在自己手腕上,義無反顧地率先下了石壁。

周翡:“哎……”

她話音沒落,李晟已經一腳踩空了。

這一下去,李晟才知道他們都小看了洗墨江兩邊的山壁,尤其是剛開頭的一段路,往來打磨過了頭,光滑得好像附了一層冰,幾乎沒有能借力的地方。李晟腳下一空,整個人在石壁上撞了一下,腰間短劍便掉了下去,砸出一串金石之聲。這突兀的動靜把兩人都嚇了一跳,崖上的周翡和吊在半空的李晟同時死死抓住了垂下的麻繩。

山間巡夜的幾束火把立刻亮了起來,周翡見那麻繩捆得還算結實,便松了手,矮身躲在了一塊巨石之后。她骨架纖秀,蜷縮起來只有很小的一團,給個狗洞都能躲進去。

他們倆運氣不錯,挑的地方也好,巡夜的在附近轉了一圈,沒發現異狀。好一會兒,周翡才從藏身處出來,低頭一看,李晟已經順著麻繩下了數十丈,在江風中搖搖蕩蕩,像一片心懷山川的落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