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四章謝允

倘若倒霉也能論資排輩,謝允覺得自己這運氣大概是能“連中三元”的水平。

這位不速之客的輕功造詣之高,恐怕是周翡平生僅見……雖然她短短的“平生”里也沒見過幾個人。

他落腳處連一點水珠都沒有,像個飄飄蕩蕩的幽靈,偏偏落腳極精準,越來越多的牽機線從江水中“發芽”,也不見他怎樣躲閃,卻沒有一根能劃破他的衣角。

周翡一愣,心說:是人是鬼?

然而眼看周圍牽機線越來越多,活見鬼也比被大卸八塊強,周翡兩害相權取其輕,一提氣追上了這位神秘的黑衣人。李晟比她還要狼狽些,一身衣服已經四處開花,開口問道:“前輩是哪一路的高人?”

“鄙姓謝。”那黑衣人輕輕一側身,讓過上中下三路的牽機線,分明是個簡簡單單的動作,放在他身上卻莫名有種“衣袂翻飛”的感覺——盡管夜行衣都是緊口的,根本翻飛不起來。

謝公子看了李晟一眼,高手風范十足地沖他悠然一笑道:“別叫前輩,感覺我一下老了十歲。”

他這一側頭,李晟才借著微光看出這是個比他們大不了幾歲的年輕人,突然一陣沒來由地灰心——他這一天,著實大起大落,前半夜還在大放厥詞,覺得自己天下無處不可去,后半夜又覺得自己毫無可取之處,儼然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蛙,隨便來個人都比自己強。

周翡常年被李瑾容變著花樣揍,揍得皮都比別人厚三層,雖然也驚駭了一會兒,心里卻沒那么敏感,她一邊跟著那謝公子,一邊留心看著他的步伐,只覺他進進退退,倒像是知道這水怪的來龍去脈似的,便問道:“這是什么機關?”

“此物名為牽機,在下也只在書上看見過,沒想到今天托二位的福,竟然有幸親自體會一回。”謝公子不緊不慢地說道,“古人有種毒,也叫這個名字,昔日……”

周翡耳根一動,覺得這人說話方式有種親切的熟悉感——這東拉西扯、三紙無驢的風格,簡直和她那病秧子爹一脈相承。

“牽機一旦被觸動,無數條牽機線便會浮出水面,但這不是最可怕的,畢竟是機簧之物,尚且有跡可循,趁著它沒有完全啟動,咱們最好盡快離開,瞧見那江心小亭了嗎?那里住著人,必定有通道……”謝公子廢話雖多,卻不影響速度,言語間,帶著周翡和李晟從層層牽機線中鉆了出來,已經逼近了江中小亭。

周翡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被封死的來路,問道:“完全啟動是什么樣的?”

她話音還沒落,臨著小亭下面的所有石塊突然毫無預兆地往下沉去,走在最前面的謝公子已然來不及回撤,只見他驀地飛身而起,人在空中,將掌中的夜明珠拋了出去,腳尖一點,就這么借了一片羽毛的力,隨后打了個旋,險而又險地退回到后面的石塊上,順手抓住了周翡的肩頭,將她用力往后一帶……沒拉動。

周翡從會拿筷子開始就被李瑾容打著罵著練功,基本功可謂相當扎實,別說她這會兒正緊張著,就算站著發呆,也不可能被人輕飄飄地一帶就動。而被他突然一拉,周翡也是一愣,因為這個“高人”的手意外地軟。

一個人練了哪門功夫,是偏力量還是偏靈巧,功力深不深,從手上都能窺見一點,特別是情急之下的一拉一拽。可是謝公子的手就像個普通的文弱書生的手。

周翡心頭的疑惑一閃而過,沒來得及細想,因為整個洗墨江都躁動了起來,水面上泛起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漫天讓人毛骨悚然的牽機線“錚錚”地發出琴弦似的輕鳴。謝公子駐足而立,搖頭嘆道:“阿彌陀佛,姑娘這張金口,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李晟顫聲道:“這是什么?”

那動靜實在太瘆人了,周翡驀地抬起頭,只見洗墨江一側潛在水下的巨石如潮水似的起起落落,密密麻麻的牽機線緩緩升起,當空織成了一張大網,鋪天蓋地地向他們蓋了下來。他們三個人在起伏不定的江水中,像是天傾地覆時幾只茫然失措的螻蟻。

前路已沉,后路被截,眼看避無可避,李晟臉色慘白,聲音都變了調子,大聲道:“既然是機關,肯定有關卡對不對?”

謝公子面不改色地駐足沉吟道:“嗯,讓我想想……”

李晟差點當場瘋了。

什么時候了還想!這位謝公子是不是腦子有病?

周翡卻不肯等死,一把抽出了鞘中刀,二話不說,猛地削上了一根牽機線。

李晟驚叫道:“阿翡,你要干什么?”

周翡第一刀下去,利刃幾乎撞出了火花,巨大的牽機線紋絲不動,她的刀卻被震了回來,刀刃上頃刻便多了一個裂口,周圍所有的牽機線都隨之震顫,合唱了一曲震耳的尖鳴,嘲諷地議論著這個企圖以一己之力撼動整個江中巨怪的無知少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