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七章破雪重現

“阿翡,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間行走的都是凡人,你為何不敢相信自己手中這把刀能無堅不摧?”

“都是我老太婆那不成器的兒子,給大當家添麻煩了。”王老夫人顫巍巍地嘆了口氣,說道,“去年三月,他和我說在寨中待得煩悶,想出去找點事做。正好當時有位貴客將至,要咱們蜀中派人去接,他便請纓前往,六月里來信說是接到了人,十月又來一封信,說是已經到了洞庭的地界,若是趕得上,能回來過年,之后便再無音信。”

“老夫人不要再提‘麻煩’二字,晨飛本就是替我四十八寨辦事。”李瑾容說道,接著,她又轉向李晟和周翡,說道,“所謂貴客,是忠武將軍吳大人的家眷,忠武將軍被北賊所害,夫人帶著一子一女兩個遺孤避走終南,去年因藏身之處遭人泄露,不得已向我求援。我寨中派了十三人前往,都是好手,卻至今未歸。”

王老夫人低聲道:“慚愧。”

“洞庭一帶,匪盜橫行,本不太好走,帶著吳將軍的家眷拖慢了行程也未可知,老夫人不必憂心。我想這會兒他們應該也不遠了,您若不放心,帶人迎他們一段就是。”李瑾容一擺手,又對周翡和李晟說道,“此行本不必帶你們兩個累贅,是我厚著臉皮求老夫人順路帶你二人出去長長見識,到了外面,凡事不可自作主張,敢給我惹事,回來當心自己的狗腿。多余的話我就不說了,老夫人年事已高,路上多長點眼力見兒,別什么事都等人吩咐——我說你呢,周翡。”

周翡暗暗翻了個白眼,悶聲應道:“是。”

李晟忙道:“姑姑放心。”

李瑾容臉色緩和了些,擰著眉想了想,明明有不少話想囑咐,可是挨個兒扒拉了一番,又覺得哪句說出來都瑣碎,沒必要,便對李晟說道:“晟兒替我送送王老夫人,阿翡留一會兒。”

等李晟領命扶著王老夫人走了,李瑾容才對周翡說道:“過來。”

周翡有些忐忑,眼巴巴地看了李晟他們的背影一眼,總覺得大當家單獨留下她沒什么好事——據以往的經驗來看,這想法是十分有根據的。

李瑾容卻把她帶到了平時他們兄妹三人一起練功的小院里,從兵器架上取下了一把長刀,拿在手里看了看,對周翡問道:“鳴風一派深居簡出,極少與人來往,一年到頭大門緊閉。據我所知,他們那邊也極少愿意和別人切磋交流,何況鳴風并沒有正經刀法,你從哪兒學的?”

周翡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很快反應過來——是了,魚老也說過,她整天在牽機中混,刀法里都沾了不少鳴風的邪氣,看著“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沒去過,他們那邊不是不讓進嗎?”周翡便實話實說道,“都是跟牽機學的。”

李瑾容心里有些訝異,因為周翡并不是那種過目不忘的孩子,當年她跟著周以棠念書的時候,想往她腦子里塞點書本知識,像能要人老命,剛教會了,睡一覺又忘了,可是在武學一道,她有種奇異的天賦——她未必能完整地把自己看見過的招式記下來,卻往往能挑出最關鍵的地方,精準地得其中真味,再連猜帶蒙地加上新的領悟,按照她自己的方式融會貫通。

這本事也不知是像誰。

李瑾容心里這樣想,面上卻沒有什么贊許的意思,只將話音一轉,淡淡地說道:“破雪刀一共九式,是你外公親手修訂的,乃極烈之刀。你們三個的資質或多或少都差了一點,我一直沒傳你們這套刀法——魚老早年受過傷,又兼年紀大了,氣力略虧了些,所以……”

她話說到這兒,突然一把抽出手中長刀,旋身以雙手為撐,驟然發力。那刀風“嗚”一聲尖嘯,凄厲如塞北最暴虐的北風,欺風卷雪,撲面而來——正是周翡在摘花臺上使過的那一招。

周翡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感覺自己周身的血仿佛都被凍住了。

李瑾容這才緩緩收招,說道:“真正的‘破雪’,哪怕你手里只有一張鐵片,它也不會碎,因為它不是玉石俱焚的功夫。”

周翡脫口問道:“那是什么?”

李瑾容平靜地說道:“是‘無堅不摧’。”

周翡睜大了眼睛。

“人上了年紀,凡事會想著留余地,因此你魚太師叔的刀法中多有回轉之處,破雪刀只得其形,未有其意。”李瑾容看了周翡一眼,又道,“而你,你心里明知道這一刀會斷,卻有恃無恐,因為知道我不會把你怎么樣,只要拖延片刻就能拿到紅紙窗花,你這不是破雪刀,是小聰明。”

李瑾容雖然說得不像什么好話,語氣里卻難得沒帶斥責——因為她從來都認為小聰明也是聰明,不管怎么樣,反正目的能達到,就說明管用:“真等臨到陣前,如果你未曾動手,心里就知道刀會斷,便不免會動搖——不用爭辯,人都怕死,再輕的動搖也是動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