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九章插曲

“方才那個小丫頭,倘若見到了,且留她一命——見不到就算了,看她運氣吧。”

謝允見她一點就透,便笑道:“不錯,不愧是甘棠先生的女兒,有我年輕時一半的機靈。”

周翡聽了他這句不要臉的自夸,沒好氣地腹誹道:你可真機靈,機靈得讓人關在地底下兩個多月,就快發芽了。

她從烏煙瘴氣里滾下來,滾了一身塵土,臉上灰一塊白一塊的,唯獨睜大的眼睛又圓又亮,像只花貓。謝允一看她的樣子,就不由自主地想讓她躲開這是非之地,能跑多遠跑多遠,至于自己的安危,倒是沒怎么放在心上。

謝允沖她招招手,輕聲道:“聽我說,你在這里且先忍耐一天,等到戌時一刻,正好天黑,他們又要換班。你趁那時候走,我給你指一條緊貼著牢房這邊的路,山壁間石頭多,好藏。被關起來的那些人看見你,應該也不會聲張。”

謝允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事無巨細地跟周翡說了此地地形,叫她在小孔對面的石壁上畫出,有理解錯的地方立刻糾正過來,當中被送飯的打斷幾次,外面不時傳來南腔北調的怒罵聲。有一陣子,謝允被“溫柔散”影響,話說到一半突然就沒了聲音,靠著身后的石壁一動不動,好像是暈過去了。

周翡不由得有點心驚膽戰,石洞里光線晦暗,照在人臉上,輕易便投下一大片陰影,也不知他是死是活,好在謝允沒多久就自己醒過來了,臉色雖然又難看了幾分,卻還是軟綿綿地跟對面的周翡道:“我活著呢,別忙著瞻仰遺體……剛才說到哪兒了?”

他不但講了地形,還詳細地告訴周翡什么路線最佳,以及一大堆避人耳目的小技巧,儼然是個偷雞摸狗方面的高手。周翡一一用心記了,最后忍不住道:“你不是一直被關在地下嗎,這些都是怎么知道的?”

“被他們關進來的時候看過一眼,”謝允道,“沒看見的地方是通過上面那些好漢日日罵街推測的。”

周翡恍然大悟——原來他們并不是沒事消磨時間罵著玩,還能通過這種心照不宣的方式傳遞消息!

謝允往上瞄了一眼,透過細小的空隙漏下來的光線,他對時辰做出了判斷,對周翡說道:“我看時間差不多了,你該準備了,他們敲梆子換班,不難避開,你小心點。”

周翡是個比較靠譜的人,不忙著走,先回頭把自己在墻上寫寫畫畫的痕跡又細細看了一遍,確保自己都記清楚了,才問謝允道:“還有什么事吩咐我做嗎?”

謝允正色囑咐道:“你記著一件事。”

周翡料想他這樣費勁吃力地謀劃了一整天,肯定是有事要托自己辦的,當下便痛快地一點頭道:“你盡管說。”

謝允道:“你上去以后,千萬不要遲疑,立刻走,這些老江湖坑蒙拐騙什么都經歷過,自然能想到脫身的辦法,你千萬不要管閑事。回去不要多說,直接找你家長輩去霍家要人。你放心,這個節骨眼上,霍連濤不會想得罪李大當家,肯定會想辦法把你哥全須全尾地還回去。”

周翡倏地一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追問道:“然后呢?你們怎么辦?”

“涼拌。”謝允不慌不忙地說道,“我夜觀天象,不日必有是非發生,你權當不知道這件事,要到人以后,盡快離開洞庭。”

周翡用一種奇異的目光打量著他。她下山不過數月,已經見識了人世間的摩肩接踵、車水馬龍、蓬蒿遍野、民生多艱,見識了十惡不赦之徒、陰險狡詐之徒、厚顏無恥之徒……沒想到在此時此地,還讓她見識了一個佛光普照的大傻子!

“你瞪我干什么?”謝允沒骨頭似的坐在墻角,有氣無力地微笑道,“我可是個有原則的人,我的原則就是,絕不支使小美人去做危險的事。”

周翡遲疑道:“但你……”

謝允打斷她:“這地方挺好的,我們兄弟四人有說有笑,再住上兩個月都不寂寞。”

周翡隨著他的話音四下看了一眼,十分納悶,哪里來的兄弟四人?便見謝允那廝指了指上頭,又指了指對面,最后用手指在自己肩頭按了一下,悠然道:“素月、白骨、闌珊夜,還有我。”

周翡:“……”

娘啊,此人病入膏肓,想必是好不了了。

“快去,記著大哥跟你說的話。”謝允說道,“對了,等將來我從這兒出去,你要是還沒回家,我再去找你,還有個挺要緊的東西給你。”

“什么?”

謝允十分溫和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上次我擅闖你們家,雖然是受人之托,但到底害你爹娘分隔兩地,還連累你折斷了一把劍,回去想了想,一直覺得挺過意不去。那天在洗墨江,我看你用窄背的長刀似乎更順手些,便回去替你打了一把,眼下沒帶在身上,回頭拿給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