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二章北斗祿存

他們不是奔著霍家堡去的嗎?為什么會到華容來?

沖誰來的?

謝允正在翻人家當鋪的存貨,當鋪不大,沒什么值錢的東西,大多是衣物、家用品,少量品相不太好的首飾珠寶,兵刃基本沒幾樣,還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可能是哪個家道中落的富貴人攢的裝飾品。他看了半天找不到滿意的,便跟老板比畫道:“您這里有沒有那種大約這么長,背很窄,刃很利的刀?”

“刀?”老板打量了謝允一番,說道,“這您得找匠人做,我們這里是沒有的,要說佩劍嘛,還算常見……恕我冒昧,公子買刀做什么?”

謝允坦然道:“送女孩子。”

老板:“……”

他覺得這位公子這輩子可能也就只能打光棍了。

這時,一隊官兵忽然飛也似的從門口沖了出去,這當鋪開在鬧市,兩邊好多鋪面攤販,還有幾個小孩在路邊玩。他們在鬧市縱馬,還大聲喝罵,頓時一片混亂,大人叫罵聲與小孩啼哭聲混作了一團。老板顧不上招呼謝允,忙指揮小伙計出門查看有沒有人受傷,口中絮絮地說道:“作孽,這些人作孽啊。”

謝允緩緩皺緊了眉頭,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不祥的預感,刀劍都不看了,轉身往客棧跑去。

突然,空中傳來一聲尖唳,像是猛禽。謝允驟然抽了口氣,倏地抬頭,見幾只獵鷹呼嘯著盤旋而至。

北斗“祿存星”仇天璣,好熬鷹,出入必有猛禽隨行。

他們不是奔著霍家堡去的嗎?為什么會到華容來?沖誰來的?

不待謝允多想,北斗的黑衣人已經旋風似的現身,所到之處宛如烏鴉開會,黑壓壓的一大片,往一處會聚。

這時,有人帶著哭腔嘶聲哭叫道:“失火啦!失火啦!”

謝允一轉頭,見一處升起濃煙,哭號喊聲叫人不忍卒聽,他愣怔了片刻,驀地反應過來——那是他們客棧的方向!

謝允狂奔起來,滿街都是四散奔逃的人,他艱難地逆著人流往前沖。

客棧已經燒起來了,里三層外三層地圍著北斗黑衣人,每個黑衣人手中都握著一把小弩,上面裝的不是尋常的箭矢,而是一根木管。

一匹馬不管不顧地從客棧后院中跑出來,剎那間六七根木管對準了它,同時發出毒蛇似的黑水,那水濺在地上“刺啦”一聲,將泥土地面燒出一大塊斑,跑動中的馬哀哀地一聲嘶鳴,身上同時有多個地方皮開肉綻,三步之內跪在了地上,抽搐兩下,竟不動了!

謝允被互相推搡的老百姓擠在中間,一腦門熱汗。幾只獵鷹盤旋而落,一個身穿漆黑大氅的男人落在街角,伸出胳膊,接住自己一只愛寵,輕輕地撫摸著那鷹的腦袋。那人長著鷹鉤鼻子,一張臉叫人望而生畏,目光往人群中一掃,低低地開口道:“閑雜人等,不要礙事。”

話音未落,他驀地一甩袖子,一股大力仿佛排山倒海似的撲面而來,將擠成一團的人往后推去,好幾個人當場站不住撞到墻上,立刻便頭破血流,不知是死是活。

別人好歹還都是往外逃,只有謝允要往里走,他正好當胸撞上那人的掌風,身邊都是人,躲閃已經來不及,謝允眼前當即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時,周翡正陪著吳小姐在醫館,這醫館地處偏僻,好不容易才找到,里面只有一個老大夫,老眼昏花,說一個字要拖半炷香的光景,在那兒絮絮叨叨了半天“通則不痛”。開藥方的時候可算要了他老人家的老命了,恨不能把腦袋埋進紙里。

周翡在旁邊等得腳都麻了,見他可算寫完了,立刻大大地松了口氣:“我去抓……”

“藥”字未出口,她耳根一動,聽見了尖厲的鷹唳。周翡往外掃了一眼,疑惑地問道:“老先生,你們這兒平時還有大老鷹嗎?”

老大夫顫巍巍道:“不曾有。”

周翡將藥方折起來揣進袖中,一把推開窗戶,只聽見不遠處傳來雜亂的人聲,而后竟有股火油的味道,她當即道:“我出去看看。”

吳楚楚早成了驚弓之鳥,不敢一個人待著,不由分說地也跟了上去。兩人一前一后跑出了兩條街,突然,周翡一把拽住吳楚楚的手腕,強行將她拉進了旁邊一條小巷中。

吳楚楚:“怎……”

周翡豎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噤聲。周翡的臉色實在太難看了,吳楚楚后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一動不敢動地縮在周翡身邊。片刻后,只見兩個人緩緩往這邊走來,一個兩鬢斑白的中年男子,癆病鬼似的,面色蠟黃,一只手一直撫在胸口,不時停下來咳嗽幾聲。

正是北斗沈天樞!

沈天樞旁邊還跟著個人,腰彎得比那癆病鬼更甚,滿面堆笑,又討好又畏懼地說著什么。周翡的目光幾乎要將那人釘在地上——這瘦小的中年男子,竟然是她方才見過的四十八寨暗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