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三章忠武

“唾面自干二十年,到此有終。”

謝允大部分時間都吃得香睡得著,極少會做夢。

可是這天,他卻在恍惚間覺得自己置身于一片火海中,拉著一個人的手,正焦急地尋找出口,上下不過三層的客棧,突然好像變成了一個怎么都轉不出去的大迷宮,走來走去都是死胡同。

火越燒越大,煙也越來越濃,他能感覺到身后的氣息越來越微弱,謝允心里急得火燒火燎,不知從哪兒來了一股力氣,一掌向面前攔路的墻拍去。石墻應聲而碎,大片的天光晃得人頭暈眼花,謝允胸口一松,用力一拉身后的人:“我就說我神功蓋世……”

手中的重量卻不像一個人,他猝然回頭,見那人的影子一閃,頃刻被火舌吞了回去,自己手中只有一條斷臂。謝允心里忽然好像被人重重地捏了一把,猛地驚醒過來,一身冷汗。

他發現自己在一間低矮的民房里,破窗紙糊得半遮半露,房梁屋舍都有些年頭了,屋里的桌椅床褥卻是嶄新的。謝允試著動了一下,胸口處傳來陣陣悶痛,可能是被祿存星仇天璣那一掌震傷了,他嗆咳兩聲,吃力地坐起來,在床沿上歇了片刻,陡然想起了什么,立刻便要站起來往外走。

這時,木門先是被人輕敲了兩下,隨后“吱呀”一聲,從外面被推開,走進來一個少年。來人與謝允目光對上,立刻面露喜色,說道:“三哥,你可算是醒了!”

這少年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長身玉立,俊眉秀目,一副好俊的相貌,言語間像是謝允的舊相識。謝允一看見他,倏地愣住:“明琛?”

兩人面面相覷了片刻,幾乎異口同聲道:“你怎么會在這兒?”

謝允用力掐了掐眉心,往外走去:“算了,你不用告訴我,我還有些事,回來再同你一敘……”

“三哥,”那少年回身輕輕合上門,低聲道,“北斗貪狼與祿存現都在華容城中,城里戒備森嚴,現在無論如何不能出去,你且忍耐片刻。”

謝允搖搖頭,說道:“我非去不可。”

說來也奇怪,謝公子待誰都是嬉皮笑臉,哪怕是對著陌生女孩子也很能自來熟,然而對這口稱“三哥”的明琛態度卻十分嚴肅,幾乎有些惜字如金了。

“是為了你客棧中的朋友嗎?”明琛以手別住房門,對謝允說道,“你先聽我說,我已經叫白師父前去探查了,一有消息,立刻回來告訴你。那客棧現在已經燒得不像樣子了,你身上又有傷,倘若白師父都無功而返,你去有什么用?”

謝允想了想,承認這話說得有道理,他雖然嘴上時常吹牛不打草稿,心里卻也不是全無自知之明的,知道明琛口中的“白師父”比自己高明不止一點半點,便也沒有執意要求出門添亂。

明琛見狀松了口氣,放開擋在門上的手,走進屋里坐下,問道:“你和誰攪在一起了?要不是青梅認出你,及時將你帶回來,今天豈不是懸得很?可嚇死我了。”

“說來話長,代我謝謝青梅姑娘。”謝允伸手一探小桌邊的茶壺,里面竟是溫的,可見服侍的人十分妥帖。他喟嘆一聲,倒了兩杯茶,推了一杯給旁邊的少年,幾次欲言又止,之后還是將要說的話咽下去了,終于只是不咸不淡地問道,“小叔近來身體怎么樣?”

“父親很好,多謝。”明琛接過茶杯,頓了頓,又道,“只是你動輒音信全無,我們都很惦記,逢年過節,時常聽父親念叨三哥。”

“嗯,”謝允言語間竟帶出幾分拘謹來,“是我的不是,今年過年我回去看看他。”

明琛見狀,便輕聲道:“三哥,回家去吧,外面這么亂,你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

謝允眼皮一垂,不動聲色道:“我跟家師發過重誓,學藝不成不回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好食言而肥?”

明琛無奈道:“那你倒是學啊,一年倒有十個月在外游歷,好不容易回去一趟,我聽說你不讀書不習武,就學了個什么……鑄劍打鐵?”

謝允心不在焉地笑了一下,沒搭腔,目光一直盯著門口。這時,外面突然有人敲門道:“少主。”

謝允不等明琛反應過來,便一躍而起,拉開房門。只見門口站著個相貌堂堂的中年人,見了謝允,先恭恭敬敬地行禮道:“三公子。”

“白先生快別客氣,”謝允虛扶了那中年人一把,問道,“怎么樣了?”

這白先生一低頭,說道:“三公子還請放寬心。”

謝允的心微微一沉。

白先生也不廢話,詳細地給他描述了前因后果,道:“北斗貪狼與祿存本是沖著岳陽霍家堡去的,半路突然不知得到了什么消息,與大隊人馬分開,臨時改道華容,直奔那家客棧,進去后不由分說便要抓人,客棧中當時有不少好手,然而終于還是寡不敵眾。倘若當時就強行突圍也就算了,可據說是隨行之人中有弱質婦孺,為了保護他們,這些朋友不得已暫時撤入客棧中,本想派人出去尋求救援,不料仇天璣早有準備,見他們撤進客棧,立刻命手下將那里團團圍住,架起上百條毒水桿,直接封死路,又放了火……客棧后面有個酒窖,當時火著得太快了,誰也沒辦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