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四章步步緊逼

這人命啊,比粟賤,比米賤,比布帛賤,比車馬賤。唯獨比情義貴一點,也算可喜可賀。

華容戒嚴后第三天。

白先生恭恭敬敬地往后退了一步,說道:“好了。”

他竟然是個易容高手,三下五除二,便將謝允的臉涂抹得與明琛身邊一位名叫“甲辰”的侍衛如出一轍,只要不將兩張臉貼在一起仔細比對,幾乎看不出破綻來。

明琛和顏悅色地對那護衛道:“辛苦了,甲辰,你先去忙吧,今天不要出門。”

甲辰沉默地施禮一拜,腳下無聲地離開了。

謝允暗嘆了口氣,他知道這些護衛除了個個身懷絕技,保護主人安全之外,還是替身。他們每個人的臉都在白先生這里有很多“備用”之處,一旦遇到化解不開的危機,隨時要與主人互換身份,為主人抵一條命。

謝允看見這些人、想起他們的職責,心里總是不太愉快,然而此事畢竟不歸他管,他也不好多加置喙,只對白先生道:“多謝,我們快走吧。”

片刻后,白先生便帶著仆從“甲辰”出了門,不著痕跡地融入了人群中。

城中明里暗里搜尋著什么的黑衣人似乎都撤了,仇天璣一反常態地命手下集中到府衙門口,拉開陣勢,不知要做什么。

白先生悄聲對謝允道:“前一陣子北斗黑衣人死了不少,打亂了他們的陣腳,據說貪狼和祿存還因此生了齟齬。”

“沈天樞對四十八寨的人不會這么大意,”謝允緩緩說道,“所以他們應該是在找吳家人,他們想要的東西應該是在吳小姐或是她那小弟弟身上,兩個孩子肯定有一個還活著,而且身邊有北斗剛開始沒料到的高手相護。”

謝允說到這里,心里忽然起了一點說不出的期盼——以張晨飛等人的為人,倘若當時真的通過某種方法,有機會將他們中的一人和吳家子女送走的話,他們推出去的人必是最小的那個。

所以……周翡可能還活著嗎?

說話間,他們已經到了府衙門口,混入百姓中間,正聽見沈天樞干巴巴地說道:“……棄暗投明,于國有功,特此嘉獎,賞金三百。”

那沈天樞的表情就好像自己當眾放了個屁,說完,就陰著張臉,愛搭不理地將周圍一干人等撂下,自顧自地走到一邊落了座——反正誰也不敢挑他的理。

隨后,一個黑衣人端著個大托盤走了出來,三百兩金子的分量可不輕,但那黑衣人根本沒用手掌,只幾根指頭輕飄飄地撐著托盤,好像托的不是一堆沉甸甸的金子,而是一張紙。老百姓們家里湊些散碎銀兩尚且不易,何曾見過一個個整齊排列的小金元寶?一時直眼的直眼,炸鍋的炸鍋。

仇天璣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歪嘴一笑,沖身后的人伸手道:“請上來吧!”

他沒有喊,甚至沒有刻意大聲說話,然而即便在最外圍也能將他的話聽得一清二楚,那聲音傳出老遠,入耳時,耳朵里好似被長針扎了一下,說不出地難受。謝允耳畔“嗡”一聲輕響,周圍不少人也同他一樣,紛紛下意識地捂住了耳朵,有那身體弱的,甚至原地晃了晃。

謝允看清了他身后的瘦小男人,不由得輕輕閉了一下眼——那人他也認出來了,幾天前,此人甚至跟自己打過招呼,招待過他們一頓好舒心的飯菜,正是四十八寨暗樁的接頭人!

謝允心里無法控制地冒出一個念頭:周翡知道嗎?

仇天璣負手而立,用他那特殊的聲音開了腔:“想必諸位鄉親都還記得,幾日前,一伙反賊途經此地,現已伏誅……”

祿存星的聲音籠在整個華榮城上,小商小販都圍攏過來,附近的民居中,也有不少人推開窗戶往外張望。縣令大人府上,仆從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而那偏遠的小院里,周翡扣緊了手中的長刀。

“這伙人自蜀中流竄過來,在本地作亂已久,過往路人一概不放過,向來是有財劫財,無財劫馬,草菅人命,無惡不作!我等沿途而來,見荒村個個未能逃脫毒手,幾乎被劫掠一空,村民們白日閉戶,風聲鶴唳,夙夜提心吊膽,唯恐賊人又至!著實可憎可惡!這種奸賊留在世上,貽害無窮,非千刀萬剮不足以平民憤!”

北斗黑衣人齊聲高呼道:“千刀萬剮!千刀萬剮!”

那齊聲的叫喊穿過府衙與庭院,清楚地落到周翡的耳朵里。

瘋女人住的小院十分偏遠,往日里車水馬龍都是聽不見的,此時那聲音竟能傳進來,應和者應該是極多的,想必臨街聽來,是要震耳欲聾了。周翡閉上眼都想象得出,木小喬在洞庭一帶作了那么大的孽,華容城中必然有流亡至此的百姓,他們不明就里,聽了這番栽贓陷害,還以為害他們家破人亡的是那日客棧中抬出來的尸體。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