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五章捕風

去者不可留,往事不可追。

周翡還不知道在敵我雙方眼里,她已經成了個老奸巨猾的人物。

她能在一夜間被逼著長出個心眼,卻不可能睡一宿覺就七竅皆通。當聽明白仇天璣要干什么的時候,她腦子里一根弦當即就斷了,頓時什么想法都沒有,就想把仇天璣拖過來,一口一口干嚼了,她將一切都置之度外,立刻就要出門行兇。

吳楚楚端個大點的飯碗手都哆嗦,哪里拉得住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周翡縱身一躍,跳到窗外。

吳楚楚惶急地追了過去,雙手撐在窗欞上,玩命試了兩次,別說翻出去,她愣是沒能把自己撐起來,又不敢在這地方大喊大叫,只能絕望地小聲叫道:“阿翡!阿翡!”

周翡根本不聽她的,提步便走,不料就在這時,一團姹紫嫣紅突然從天而降。

吳楚楚嚇得“啊”一下失聲叫出來,定睛一看,這院里的瘋女人居然從房上“飄”了下來,落地不驚塵地擋在了周翡面前,眼珠一動不動地盯著她。周翡眼底泛紅,朝那女人略一拱手,說道:“多謝前輩這幾日收留,多有打擾,來日有命再報。”

說完,她不管不顧地上前一步,要從瘋女人身邊繞過去。

誰知那瘋女人就像玩游戲一樣,周翡往左,她就往左,周翡往右,她也往右,掛滿了彩綢的雙手像一只撲棱棱的大蛾子,陰魂不散地擋在周翡面前。玩著玩著,她還玩出了趣味,“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周翡額角青筋暴起,不想跟她廢話,口中道聲“得罪”,長刀不出鞘,直削向瘋女人肩頭,想逼她躲開。誰知隨即,她手腕便是一震,長刀竟被人家一把抓在了手里。

瘋女人:“嘿嘿嘿……”

周翡一把將長刀從刀鞘中拽了出來,翻手倒換到刀背一側,用刀背橫掃對方胸腹。瘋女人“哎呀”一聲,整個人往后一縮,周翡逼得她躲開,便趁機躥上房梁,仍是往外沖,誰知還不等她動,腳腕便被一只爪子抓住了。

習武之人,第一基本功是下盤要穩,這是從小就開始練的。

周翡被那骨瘦如柴的爪子一拽一拉,卻覺一股大力襲來,她心里一沉,當即使出“千斤墜”,卻竟然一點用都沒有,整個人被這瘋女人倒提著從房梁上給“掄”了下來!

吳楚楚尖叫道:“阿翡!”

院里的彪悍仆婦終于被她這一嗓子驚動了,扛著大掃帚便跑了出來:“什么人!”

周翡手中的刀摔在了兩尺之外,她一只腳被女主人攥在手里,人被拖在地上,后背火辣辣地疼,差點被摔暈了。

老仆婦三步并作兩步趕來,低頭一看,驚呆了,瞪大眼睛問道:“啊喲,你們是什么人?”

周翡眼前發黑,實在說不出話來。

瘋女人不笑了,面無表情地將周翡一拎,拖在地上拖回了院里。老仆婦四下看了看,機靈地將摔在一邊的長刀撿起來,也跟回了院里,還謹慎地將門閂上。

瘋女人將周翡拖到院里便松了手,周翡立刻下意識地將腳一縮,咬牙切齒地“咔吧”一聲,接上了脫臼的腳腕,吳楚楚忙從藏身的小庫房里跑了出來,小心翼翼地擋在周翡面前,嚇得要死還沒忘了禮數,矮身一福道:“這位夫人,我們不請自來,實在抱歉,我們沒有惡意的,也沒偷……偷東西,那……那個……”

瘋女人不言不語的時候,看著就跟正常人一樣,只有那對漆黑的眼珠有些瘆人。她伸手捻了捻鬢角,看也不看吳楚楚,只盯著周翡問道:“小丫頭,破雪刀誰教你的?”

周翡狼狽地坐在地上,聞聲一怔,飄走的理智漸漸回籠,謹慎地回道:“家傳。”

瘋女人“哦”了一聲,又問道:“那么李徵是你什么人?”

李徵就是李瑾容之父,四十八寨的老寨主。

周翡道:“是我外祖父。”

扛著掃帚的仆婦“呀”了一聲,上下打量著周翡。周翡奇怪地打量著面前這看起來一點也不瘋的女人,語氣略微好了點,問道:“請問前輩是……”

瘋女人微笑道:“我是你姥姥。”

周翡:“……”

她愣了片刻,登時大怒。她外祖母是生她娘和二舅的時候難產而歿,眼前這瘋女人比李瑾容大不了幾歲,分明是胡說八道,占她便宜也就算了,還一占要占兩輩人的便宜,且對先人不敬!

周翡忍著腳腕疼一躍而起,冷冷地說道:“前輩,你要是再口出妄言,就算我打不過你,少不得也要領教一二了!”

瘋女人聞言,受驚嚇似的往后退了一步,竟如同小女孩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嘟起嘴道:“好兇,后姥姥也是姥姥。怎么,你看我生得不如你前頭那個親姥姥美嗎?”

周翡忍無可忍,一掌拍過去,打斷了這一串顛三倒四的“姥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