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六章練刀

“他們李家人,看著對什么都不上心,其實都是武癡,自己還不知道自己哪里癡,哈哈。”

“大人!”一個北斗黑衣人縱馬而來,堪堪在沈天樞面前停了下來,他翻身下馬,單膝跪地,口中說道,“童大人將那山谷搜遍,未能找到木小喬蹤跡,遣我來問大人一聲,下一步待要如何?”

沈天樞掀起眼皮說道:“即刻起程,與武曲組在岳陽會合!”

旁邊有一位貪狼組的黑衣人聽了,忙小心翼翼地提道:“那仇大人那邊……”

沈天樞瞥了他一眼,那黑衣人后背一涼,頓時不敢吭聲了。

“大人?”沈天樞冷笑了一聲,“沈某人與這等貨色并稱,也難怪是天下聞名地豬狗不如。”

他一句話貶斥祿存,卻連自己也沒放過,旁邊屬下們聽了,感覺此時若說“大人英明”好像有哪里不對,一時不知怎么接,只好呆若木雞地面面相覷。

沈天樞一眼掃過這些人唯唯諾諾、畏畏縮縮的模樣,只覺得同僚都是王八蛋,屬下一幫廢物點心,自己不知為什么還要混在其中挨萬人唾罵,一時真是好生憋屈,當下一邊撫胸咳嗽,一邊大步流星地走了。

華容城民巷中一處不起眼的小屋里,燈花不停地亂跳,也沒人管它。明琛正在燈下翻看一本書,只是他一雙眼睛雖然是盯著書,卻已經半晌沒翻過一頁了,不是往外張望,就是偏頭去看謝允,有些心浮氣躁。

謝允一只手撐著額頭,坐在旁邊,卻在不動如山地打著瞌睡。

忽然,木門“吱呀”一聲從外面被推開,一陣涼如水的夜風乘虛而入——進來的這人正是明琛身邊的侍衛甲辰。

明琛“騰”一下站了起來:“怎么樣?”

甲辰壓低聲音回道:“沈天樞帶人出城了。”

明琛的嘴角略微繃了一下,片刻后嘆道:“三哥所料果然不錯。”

“談不上,瞎猜而已。”謝允不知什么時候睜了眼,聲音有些低啞,他方才不知做了個什么夢,想來是不大愉快的,眉心多了一道褶皺,這讓他俊秀得有些輕浮的臉上無端添了三分沉甸甸的正色。謝允想了想,又問道,“出城的幾條要道可是都留了人?”

甲辰一板一眼地回道:“屬下無能,不敢離他們太近,但確實見那沈天樞點了一撥人留下來了。”

謝允點點頭,他站起來推開窗,似乎想舒展一下筋骨,剛露出一些本來的憊懶相,隨即又想起身邊還有明琛在,只好硬是將伸了一半的懶腰又縮了回去,不情不愿地端起一副人模狗樣,問道:“明琛,你的信幾時能到霍家堡?”

“這會兒就差不多快到岳陽了,乙巳腳程快,”明琛道,“幸虧三哥早早讓我傳信,否則以現在這個陣仗,我的人恐怕也出不了城了……三哥怎么知道沈天樞要走?走了還會留人?”

“沈天樞和童開陽深夜突襲木小喬,本以為能打掉霍家堡的一條大腿,然后斷其后援,直取岳陽,殺霍連濤。”謝允手指捻著窗欞,緩緩地說道,“不料木小喬那唱小曲的竟不肯乖乖束手就擒,當晚,他老人家魔頭風范盡顯,眼看打不過,便當機立斷燒山炸谷,動靜大得連三十里以外的狐貍、兔子都紛紛舉家搬遷,何況‘千里眼順風耳’的霍連濤。霍家堡屹立數代,不說固若金湯吧,一旦霍連濤有所防備,沈天樞怕是也不容易下手。

“霍連濤背后有人這件事,不只是我想得到。”謝允看了明琛一眼,帶出幾分不動聲色的嚴厲,明琛下意識地低了一下頭,便聽謝允接著又說道,“木小喬未必就死了,我猜那晚之后,沈天樞和童開陽兵分兩路,童開陽在搜捕活人死人山的余孽,沈天樞親自帶著貪狼的人,則是沖著你來的。”

明琛悚然一驚。

謝允看著他那張稚氣未脫的臉,覺得自己面對著這些不知輕重的少年簡直能愁得一夜白頭……可惜,另一個讓他嘆氣的小姑娘已經不在了。

明琛皺眉道:“我身邊的人少而精,就算是一條河溝都藏得住,在此地不少日子了,也沒見……”

謝允嘆了口氣,打斷他道:“你也不出門去看看,就沒發現華容城中逃難的流民比別處尤其多嗎?老百姓們都知道趨利避害,之所以都往這邊擁,是因為這一帶比別處都太平不少,因為什么?難不成是因為那酒囊飯袋的父母官嗎?因為你在這兒,霍連濤肯定特意囑咐過手下人不要到華容城惹事,你立了這么大一塊靶子,還當自己藏得天衣無縫。”

明琛聽他訓斥,立刻像個闖禍的孩子,低著頭不敢吭聲。

“好在仇天璣誤打誤撞救了你一回,”謝允緩了緩,又說道,“祿存追著吳家人到此,鬧得滿城風雨,打亂了沈天樞滿盤的計劃,要不然貪狼星站在你跟前,你都不見得認得他——到那時候,你看看再來兩個白先生護不護得住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