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恨樓 第二章·端王

“舊都叛亂時,東宮被圍,后來起了一把大火,本以為一個人都沒能跑出來,后來才知道有個老太監冒死將小皇子送出了宮,南邊的建元皇上把他接到了身邊,冊封為‘端王’,后來又是怎么……嗯……”

周翡掐指一算,感覺只要是有謝允在身邊,自己就沒遇上過什么好事。她實在忍不住,便又用刀柄捅了謝允一下:“你說,你是不是掃把星轉世?”

謝允連忙蹦跶著躲開:“雖然此話確實言之有理——但也不能什么都賴我啊!”

客棧中方才死里逃生的一幫人又緊張起來,特別是還聽了那小白臉的一番危言聳聽的話,當場就有人崩潰道:“難道真是青龍主來了?”

那齊刷刷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周翡用刀柄鉤住謝允的后脖頸,將他往旁邊一甩,說道:“閃開點。”

這一個客棧中,紀云沉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廚子,花掌柜又剛剛受了重傷。周翡目光一掃,見眾人都是神色慘淡,個個頂著一臉等死的惶恐,全都指望不上。她只好暗嘆口氣,自己提刀而出。

客棧的木門方才被倉皇逃竄的青龍教眾合上了,周翡一腳踹開,抱定了“輸人也不能輸陣”的打算,一臉睥睨無雙地走了出去……然后愣住了。

她前腳出去,謝允后腳也跟了上去,只看了一眼,這方才在九龍叟面前還大放厥詞的謝公子整個人都僵住了——只見來的這一眾人馬隊伍整肅,幾乎稱得上令行禁止、鴉雀無聲,斷然不可能是活人死人山這種邪門的江湖門派。為首一個中年男子端坐在馬上,周翡看了兩眼,發現自己居然還記得這個人。

正是當年親自帶人去四十八寨接周以棠的“飛卿將軍”聞煜!

聞煜旁邊還跟著個戴斗笠的人,到了近前,那人將斗笠往上一抬,沖周翡他們一笑,正是白先生。

周翡見這陣仗,滿心納悶,問謝允道:“你不是說,白先生會用行腳幫的暗線來送信?行腳幫現在都改行去當官兵了?”

謝允將聲音壓得極低,飛快地對周翡道:“妹子,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后會有期。”

說完,他扭頭就要跑,不料尚未抬腳,那聞將軍轉眼間已經到了近前。聞煜翻身下馬,將座下高頭大馬往謝允面前一拉,擋住他去路,然后用一句話就給謝允施了個定身法。

聞煜道:“臣參見端王殿下。”

周翡:“……”

端……端什么玩意兒?

她心里瞬間好似有一千個掃把星拖著大尾巴劃過天際,炸了個青天白日滿地坑。周翡猛地扭過頭去,瞪向那一臉樣的謝公子。

聞煜又轉過頭來沖她一笑道:“這是周姑娘吧,一晃也這么大了。我上次見你的時候,還是個小女娃呢。”

是啊,他還隔空打掉了小女娃的刀鞘。

周翡方才為了裝腔作勢而掛在臉上的絕代高手表情沒來得及撤換,已經先行僵在了那兒,呈現出某種木然的深藏不露,隨即冷淡地點了個頭。

謝允抬頭看了白先生一眼。

白先生一笑一口白牙,說道:“屬下奉命護送吳小姐先行一步,可是一想起三公子的安危還懸在一線,便不由得坐立難安,豈敢置之不理?唉,可惜我自己又能力有限,只好帶著吳小姐快馬加鞭趕到最近的聞將軍駐地,請飛卿將軍幫忙。方才到地方就聽說此地居然有活人死人山的大魔頭出沒,可真是嚇死屬下了,緊趕慢趕而來,幸虧您平平安安的。”

說到這兒,白先生頓了一頓,覷著謝允鍋底一樣的臉色,小心翼翼地拱了個手道:“三公子,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這江湖處處險惡,您孤身一人到處走,也太讓人提心吊膽了,還是回家吧。”

謝允苦笑道:“我就知道,明琛把白先生留給我,沒安什么好心。”

白先生是一位知書達理的流氓,聞言樂呵呵的,一點也不覺得別人是在罵他,沖左鄰右舍緊閉的房門拱了拱手,彬彬有禮道:“對不住諸位鄉親,多有攪擾。”

一整個客棧預備著要跟青龍主殊死搏斗的江湖人都被這變故驚呆了。接著,聞煜有條不紊地安排親兵跟著他在客棧中住下,其他人就地安營扎寨,又吩咐了不得擾民,將吳楚楚從隨行的一頂小轎中請了下來,風度翩翩地對謝允一伸手,說道:“殿下,請。”

謝允好像被“殿下”兩字崩了牙,方才還叨叨起來沒完,這會兒陡然成了個沒嘴的葫蘆,一言不發地上了樓。

聞煜先是同周翡說道:“令堂托人捎了一封信到周先生那兒,聽說你在這兒,周先生就順便命我帶來了。”

他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交給周翡,又笑道:“一別幾年,你爹一直十分掛念,時常提起你。當年聞某奉命打下姑娘一把刀鞘,多有得罪,沒記恨我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