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恨樓 第三章·山川劍

“雖說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可以后幾十年,必定是不好過的年頭,你們這些后生,往后有的是刀山火海要闖,怎能無端折在我手里?”

謝允話沒說完,突然一縮頭。

周翡吃他的霉運已經吃撐了,一看他的動作,當下頭也沒回,橫刀就砍——原來是方才那活鬼似的敲鑼人不知怎么往這邊飄了過來。

刀刃撞上銅鑼,周翡的刀太快,看似揮了一刀,那鑼卻響成了一片,堪比敲鑼打鼓喜迎新媳婦。敲鑼人一撤手,銅鑼四周立刻長出了一圈利齒,那鑼盾牌似的扣在他手臂上,活像扛了個刀槍不入的烏龜殼。此人輕功極高,再加上一身白衣,越發詭異可怖如同活鬼。偏偏周翡的蜉蝣陣越走越熟,兩人轉眼間在原地轉了有七八圈,簡直讓旁觀者眼花繚亂。

周翡刀法為一絕,跟蜉蝣陣搭起來更是絕配,可這敲鑼人抱著個可攻可守的銅鑼盾牌,像個蜷在殼里的王八,教人無從下手。而且無論蜉蝣陣怎么千變萬化,他好像總能先一步察覺。

銳利者常不能持久,何況周翡年輕,積累不深,這么長久地磨下去不是辦法。謝允看得直皺眉,四下尋摸了一番,突然扭頭沖進客棧,不知從哪兒找了個銅盆出來,朗聲道:“阿翡,法寶來了,速戰速決!”

周翡:“什……”

她沒問完,就聽身后“嗡”一聲。周翡吃了一驚,腳不沾地地閃開,只見一個碩大的銅盆破空而來,當當正正地撞在鑼上,撞出一聲石破天驚的巨響。

銅盆被那豁牙的鑼撞了個口,嘰里咕嚕地彈了出去。周翡忙一伸手,將這破洞的“法寶”接在手里,看清了此物是何方神圣,差點回頭給端王跪下磕頭。

這打得正熱鬧呢,一個破銅盆趕來搗什么亂?

可惜人家不給她五體投地的機會,那敲鑼人先是被砸過來的銅盆嚇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隨即很快反應過來,又卷土重來。周翡手里舉著個礙手礙腳的銅盆,扔也沒地方扔,左支右絀地用銅盆當盾牌擋了幾下,亂響震得她自己耳朵都發麻,簡直好像化身雷公電母。

然而很快,她又發現了這銅盆的妙處——那敲鑼人原來眼神有點問題,半夜三更里需要靠鑼聲的動靜定位,此時加上一個“咚咚亂叫”的盆,他頓時被吵成了個沒頭的蝙蝠,方才鬼魅似的身法亂了!

周翡一邊暗喜,一邊疑惑——這謝允怎么什么都知道?他這么多年到處閑逛,是不是仗著跑得快滿世界聽墻根了?

那吊死鬼似的敲鑼人很快露出破綻,周翡抬手將銅盆丟到一邊,“咣當”一聲,敲鑼人下意識地跟著響動偏了一下頭,這一刻分神已經致命——周翡長袖一帶拉回長刀,半點不拖泥帶水地抹了他的脖子。

她再一回頭,發現謝允那廝已經不見了。周翡四下掃了一圈沒找著人,突然面前落了一顆小石子,她抬頭一看,見謝允不知什么時候上了房頂,正沖她招手。

周翡趁亂縱身躍上一棵大樹,腳尖在樹梢上一點,倏地上了房頂。謝允一拽她的袖子,嘴里還美顛顛地胡說八道:“拐個小美人私奔嘍!”

說完,他預感自己得挨揍,未卜先知地抬手抱住頭,誰知等了半天,周翡卻沒動手。謝允詫異地一回頭,見周翡摩挲著沾了血跡的刀柄,問道:“打王爺犯法嗎?”

謝允道:“打誰也不對,毆打庶民與毆打王子同罪……”

他本意是勸說土匪向善,不料土匪一聽到“同罪”二字,就放了一百二十個心,當即抬起一腳,將謝允從房頂上踹了下去。謝允像只九命貓,雖然是滾下去的,但滾得十分舒展,落地時已經調整好了姿勢,悄無聲息地飄落在馬廄旁邊。他一手扶著馬廄的木頭柱子,驚魂未定似的撫胸道:“分寸呢?男人閃了腰是鬧著玩的嗎!”

周翡蹲在房頂上,睜著一雙大眼睛問他:“哎,你真是端王爺嗎?會不會……”

她本想問“會不會是他們認錯人了”,但是轉念一想,聞煜雖然同她萍水相逢,但看起來是個靠譜的人,應該不會這么瞎,于是話音一轉,問道:“……是你投錯胎了?”

謝允的嘴張了又閉上,愣是沒想出應該怎么接這句話。他啞然片刻,忍不住扶著腰笑出了聲,拊掌道:“不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阿翡——這都能讓你看出來?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他嘴上十分忙碌,不耽誤手上偷雞摸狗。謝允三下五除二從馬廄中拖了兩匹馬出來,將一根韁繩丟給從房頂上跳下來的周翡:“放心,聞將軍是你爹手下第一打手,青龍主從他手里討不了什么好處……咦?吳小姐?”

周翡回頭一看,只見吳楚楚不知什么時候也出來了,雙手還抱著個小小的包裹,氣喘吁吁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