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恨樓 第十三章·透骨青

“‘透骨青’是天下奇毒之首,中此毒者,會從骨頭縫開始變冷、僵硬,最后形如木偶,困頓而死。人死時,周身好似被冰鎮過,面色鐵青,因此得名‘透骨青’。”

寇丹虛晃一招,緊隨“巨門”之后,攏長袖站定。她臉上依然帶著不失風度的微笑,心里卻對周翡涌起一股瘋狂的殺意——哪怕是對上趙秋生等人,憑著她神鬼莫測的煙雨濃,寇丹也有自信不落下風。可偏偏這個周翡,明著用的是破雪刀,暗地里卻有些與鳴風一脈相承的詭譎意味。寇丹幾次試圖痛下殺手,都被她仿佛有預感似的躲了過去。

而且與這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臭丫頭動手的時候,寇丹明顯感覺到,剛開始周翡純粹是靠著運氣與一點臨陣時的小機變勉力支撐,到了后來,她的刀法卻越來越圓融起來。這讓寇丹簡直怒不可遏——這乳臭未干的小丫頭居然在拿自己喂招!

鳴風樓說三更殺人,那人必活不過五更,當年是何等讓人聞風喪膽!可是如今,堂堂鳴風樓主,居然被一個后輩膽大包天地當成喂招的人形木柱!

谷天璇仿佛能感覺到她心里的怒火,將手背在身后,沖她輕輕地擺了擺。寇丹深吸口氣,妖艷的面孔有些扭曲,心道:是了,反正他們也是秋后的螞蚱,蹦不了多久了,到時候落到我手里,便叫她知道厲害!

一個寨中弟子狂奔上山,接連推開眾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以趙秋生為首的長老們身邊,壓低聲音,飛快地說道:“趙長老,山下突然有大軍來犯,有數萬人之多,四方都有,好像是偽朝的人。”

趙秋生:“……”

周翡那小兔崽子的烏鴉嘴,說得居然一個字都不差!

趙長老一張寫滿震驚的臉不巧被谷天璇誤解了,谷天璇還以為他是“大驚失色”,當即適時地開口道:“千鐘、赤巖兩派的高手,在下都親自見識過了,這一趟便也不虛此行,我敬諸位都是英雄。”

說著,那“巨門”十分儒雅地一擺袍袖,“唰”一下合上折扇,沖在場幾個人抱了抱拳,特意在周翡面前停留了一下,這才接著說道:“谷某人也不想造成無謂的犧牲,不瞞您說,我在此和幾位試手的時候,我一個兄弟已經帶上伏兵來圍山了……唉,大軍一動,干系甚大,蜀道又難行,萬一出了什么岔子,我等在圣上面前也不好交代。說來慚愧,今日的圍山行動,我們不得不慎之又慎,甚至不敢正面試探貴寨鐵桶似的防務。為了萬無一失,不才只好親自上山來,先會一會諸位英雄,調虎離山片刻,讓我那兄弟的路好走一些。”

趙秋生冷哼一聲:“你待怎樣?”

谷天璇笑道:“四十八寨藏龍臥虎,多少稀世少有的頂尖高手隱藏其中,區區以為,能不動手,咱們最好還是不要動手。大家太太平平地湊在一起,把話說明白了,化干戈為玉帛,豈不是好事一樁?”

就這么三言兩語的工夫,四下里接二連三的信號彈先后炸上天,一個比一個響、一個比一個急迫。

此時,瞎貓碰上死耗子蒙對的周翡也好,從頭到尾聽過了周翡推斷,心里勉強算是有數的趙秋生等人也好,心里都不由自主地七上八下起來——北斗來了多少人?四十八寨的反應及時嗎?林浩那小青年到底靠不靠得住?

周翡再次下意識地看了謝允一眼,不過這一次,她沒等謝允給她任何反應,已經率先移開了自己的視線。謝允已經把該告訴她的都告訴她了,剩下的事,只能靠她自己和一點點運氣。周翡心里回想著謝允那些幾乎成了體系的段子:“有道是‘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聰明人懂得取舍,愚人容易動之以情——但是這世上大多數人,都既非君子又非小人,不怎么聰慧,但也不至于愚昧。要讓無數這樣的人都心甘情愿地聚在你身邊,頭一件事,你得‘取信’于眾。你要記著,聽命于人者,容易受別人影響,能影響別人的人,才能聚齊千軍萬馬。”

周翡一轉頭,正好看見趙秋生給自己遞了個詢問的眼神,那又臭又硬的老古板眼神里也不免帶了些憂慮和心虛,仿佛還想從她這兒找些底氣。那種憂慮簡直就像她自己在照鏡子,忽然間,周翡不慌了。

周翡沉穩地沖趙秋生一點頭,拄刀而立,頗有幾分山崩不裂的自若。

趙秋生緊繃的眼神頓時放松了些,他一開始認為這個周翡很沒有眼力見兒,不早不晚,非得這時候回四十八寨,純屬添亂。可是前后不過半宿的光景,他發現自己居然已經開始關心她的意見。趙秋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他覺得自己好像一片排山倒海的領頭浪花,還沒來得及沖上堤壩,居然已經被趕上來的后浪拍了個劈頭蓋臉,真是又松了口氣,又好不憋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