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恨樓 第十五章·圍寨

二十多年了,從當年李徵護送后昭皇帝南渡歸來,收容義軍首領,占山插旗到如今,就走到頭了嗎?

謝允是個雖然沒事自己胡思亂想,但臨危時不失條理的人才。

滿城披甲執銳之師,他手中有一眾驚慌失措的百姓,幾十個不聽調配的江湖小青年,以及一位來去如風、刀鋒銳利……但時而不辨東西的本地女俠。

然而即便這樣,謝允愣是讓周翡打了個迅雷似的急先鋒,之后利用小巷和沿途空出來的家宅打掩護,小手段層出不窮,將大多數人全須全尾地帶出了周翡一把刀撕開的包圍圈。

無論是江湖人還是普通人,在極端情況下都能發揮最大潛力。除了行動不便的老人和腿短的孩子被幾個弟子背在身上,其他人撒丫子往南方密林中狂奔而去,偽朝官兵追出了數里,終于是“強龍不壓地頭蛇”,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消失在大山深處。

小鎮上,北端王曹寧聽聞這消息,倒是不怎么意外,只是有點失望地將茶杯放下。過度的肥胖似乎給他的骨頭和臟腑造成了極大的壓力,這使他一舉一動似乎都十分小心,反而有種靜止的優雅。

陸搖光跟寇丹對視一眼,沒敢接茬兒。

“果然還是跑了,他們突襲那宗祠的時候我就有這個預感。”曹寧嘆了口氣。

陸搖光道:“下官有一事不明,殿下當時以身犯險露面,難道是為了誘捕那膽大包天的女孩子嗎?”

“女孩子?”曹寧笑了起來,“我對女孩子不感興趣,女孩子見了我通常只會惡心。有一些教養不好的會讓我也跟著不高興,至于那些懂得跪在地上溫柔討好的女人又都太蠢,偽裝一戳就破。她們的眼神、一顰一笑中都會明明白白地泄露出真實的想法——比如覺得我是一頭豬,看著倒胃口。”

陸搖光無法就這句話找出可以拍馬屁的地方,頗為憋悶。

幸虧,北端王沒有就此展開討論,很快便說回了正事:“我感興趣的,是寇樓主提到的另一個人。此人應該也在下山的隊伍中,聽你描述,此人相貌做派我都覺得有點熟悉,很像是一位故人。”

陸搖光和寇丹對視一眼,寇丹微微搖頭,顯然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哪一位。

曹寧卻不往下說了,只是笑瞇瞇地吩咐道:“罷了,緣分未到,依計劃行事——此地太潮了,先給我溫壺酒來。”

周翡派出幾個弟子前去探查追兵,雖然沒割到曹寧和寇丹的腦袋,但她掃了一圈自己撈出來的人,還是頗有成就感,忍不住扶著旁邊一棵古樹喘了口氣。跟她一樣松了口氣的弟子不少,眾人大多不明就里,雖然跟說好的不一樣,但僅就成果來看,還以為這是一次大成功,紛紛不怎么熟練地推拒起鄉親們的拜謝。

周翡閉了閉眼,感覺這一次與敵人“親密接觸”讓她心里的疑慮少了不少。

這么順利,不可能有叛徒吧?“內奸”之說果然只是謝允的疑神疑鬼,根本沒發生過,幸好當時沒有直接撤。

不料她心里方才亮堂一點,就看見謝允捏著一根小木棍蹲在一邊,一臉凝重。

周翡一見他這臉色,心里立刻打了個突,神經再次緊繃起來:“又怎么了?”

謝允沉聲道:“我們出來得太順利了。”

周翡:“……”

順利也不行?是不是賤得骨頭疼!

謝允將小木棍一扔,詐尸似的站了起來,就在這時,有個弟子大聲叫道:“周師妹,你快看!”

周翡順著他手指方位驀地抬頭,只見四十八寨的東邊山坡上濃煙暴起,竟是著了火,并且不止一處。

周翡訝然道:“他們提前攻山了?不……等等!那個曹胖子不還在鎮上嗎?”

她話音未落,便聽見東坡響起隱約的哨聲,山上崗哨顯然反應非常及時,林浩接過她的信,知道東邊是重點戰場,因此并不慌亂,山間火光很快見小,不過片刻,便只剩下黑煙裊裊。

由此可見,東坡的防衛比平時重不少。

可過了一會兒,周翡心里的不安卻越來越濃重——怎么沒動靜了?

謝允眉心一跳,低聲道:“不好。”

他話音未落,成群的大鳥突然自西邊飛過來,一撥接一撥。從周翡他們的位置,看不清山中端倪,只聽見鳥叫聲凄凄切切,椎心泣血似的。周翡的眼角跳了起來——即使她從未到過兩軍陣前,也知道那日谷天璇和寇丹突襲洗墨江的時候,山中沒有這么大的動靜。

也就是說,去西邊的絕不只是那幾十個北斗!

那么方才東坡的火是怎么回事?敵人試探四十八寨防務嗎?

周翡他們一邊搜尋敵軍主帥所在位置,一邊隨時給寨中送信。他們先前都以為北斗做先鋒只是個幌子,不管北斗從何處出現,敵軍主帥所在才是重頭戲,誰知道北端王竟然親自留在一個鳥不拉屎的鎮上,拿自己當幌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