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恨樓 第十六章·推云

這一副性命托付給你,還有一副,我要拿去螳臂當車。

谷天璇面沉似水,狠狠剜了辦事不力的陸搖光一眼,可惜投鼠忌器,只能讓路。

面前大軍整整齊齊地分開兩邊,讓出道路,乍一看,活像是殺氣騰騰地夾道歡迎。

行腳幫眾人專精坑蒙拐騙,臉皮比尋常人厚實不少,權當是人家在歡迎自己,一時間個個原地長高了三寸,挺胸抬頭地跟著周翡往前走,神氣得不行,享受了一回萬眾矚目的待遇。

四十八寨中了曹寧之計,與北朝大軍一照面便損失頗為慘重。本以為堅不可摧的三道崗哨半個時辰之內便被人長驅直入、一舉突破,連未出師的弟子們都只能勉強上陣。林浩甚至以為今日算是交待在這兒了,誰知這節骨眼上,敵人突然退到了山腳之下。

林浩不明所以,又不敢怠慢,一邊趁著這一點空隙,將寨中能當人使的幾百號弟子全部集中了過來,一邊緊著叫人去打探情況。

探子聞聽山下異動,立刻如臨大敵地準備繼續迎戰……結果就在第一道崗哨門前看見了這一幕。

林浩腿上被流矢所傷,傷口還在往外滲血,聽說消息,當即金雞獨立地一躍而起:“什么?阿翡?”

林浩周全穩重,可畢竟也是個年輕人,先前是存了必死的心,才顯得越發沉穩有度,乍一聽見這從天而降的轉機,當時就坐不住了,單腿蹦起來便要出去查看。

正在給他看傷的大夫暴怒道:“混賬,你給我坐下!”

旁邊馬吉利連忙按住他。

馬吉利也十分狼狽,不過好在他一直總領后勤與各寨各崗哨聯絡,傷得并不重。

馬吉利道:“趙長老重傷,張長老……唉,眼下這邊全靠你一個人撐著,你先亂了算什么?阿妍,過來看著你師兄,我先出去打個頭陣。”

林浩方才那么一蹦,腿上的傷口崩裂,將金瘡藥都沖走了,疼得眉頭一皺。旁邊李妍聞聲,忙又拿金瘡藥來堵,和泥似的往他腿上倒。

“夠了夠了,嘶……師兄跟你有仇嗎?”林浩一邊叫喚,一邊盡量躲開沒輕沒重的李妍,疼得冷汗直流,咬著牙沖馬吉利道,“那就麻煩馬叔先走一步,我隨后就到。”

李妍慌手慌腳地將藥瓶扔在一邊,委委屈屈地叫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見阿翡!”

林浩怎會不知她是怎么想的?這些備受寵愛的少年少女越是從小偷奸耍滑得理直氣壯,遇上事的時候,便會越是痛恨自己。大人們總覺得她還小,自己還中用,還能替她撐起一片天。可世事如潮,孩子們總覺得長輩們如山似海,怎么靠都靠不塌。誰又知道這些遮風擋雨的背影,有時候也只是一塊單薄且障目的糟木板呢?

這些事來得太快了。

林浩嘆了口氣:“去可以,你不要往前湊,聽師叔的話,小心點。”

李妍偷偷抹了一把眼淚。

馬吉利等人腳程極快,一路風馳電掣般地便狂奔到山下第一道崗哨外,老遠便看見被周翡挾持的北端王——沒辦法,誰讓這位王爺千歲富貴逼人,還偏偏身處一幫窮酸得掉渣的江湖人中呢。

北朝官兵自然不敢妄動,但曹胖子的幾個近衛與谷天璇、陸搖光等人還是跟了上來,隔著數十步跟著他們,虎視眈眈地盯著周翡。

馬吉利見了這陣仗,目瞪口呆地盯著曹寧:“阿翡,這……”

周翡用力推了曹寧一把,將他那貴重的腦袋按了下去,一路走到寨門崗哨里:“馬叔,這就是那敵軍主帥曹寧……”

謝允低聲提示道:“曹仲昆的兒子,老二。”

“是那狗皇帝曹仲昆的兒子。”周翡道,“這胖子詭計多端,我沒別的辦法,只好使了笨辦法,干脆將他捉來。”

走動的時候,望春山不可能一直別在曹寧喉嚨上不動。曹寧總算有了些能說話的機會,忙見縫插針地一笑道:“哪里笨,姑娘太自謙了。”

馬吉利仍然有點找不著北,一邊讓人將周翡他們放進來,一邊又看著行腳幫的眾流氓,問道:“那這些……”

李妍從他身后冒出頭來,大叫道:“楊黑炭!”

楊瑾憤怒地瞪過去,看清了李妍,卻是一愣。

只見她形容十分狼狽,一張小臉上黑灰一片,臟兮兮的,眼圈還是紅的,委屈得仿佛下一刻便能哭出來。他到嘴邊的怒斥突然便說不出口了,終于只是愛搭不理地哼了一聲,認下了“楊黑炭”這名號。

“不得無禮。”周翡隨口數落了她一句,又對馬吉利道,“這是我在外面認識的幾個朋友,行腳幫的,還有這位是擎云溝的……”

“楊瑾。”楊瑾一聽她說起“擎云溝”,就想起在邵陽的時候周翡那句“那是什么玩意兒”,當下新仇舊恨一同涌上心頭,憤憤地掃了周翡一眼。他一見周翡和李妍這倆丫頭就火氣上涌,簡直不知道自己是來干什么的,忙沒幫上什么,倒是把自己氣成了一塊憤怒的黑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