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恨樓 第十七章·生別離

是她強行從暗無天日的地下黑牢里把他押出來,將他卷進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麻煩里,逼著他大笑、發火、無言以對……

但舉世塵埃飛舞,他這一顆卻行將落定。

周翡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從李瑾容突然將她和李晟叫到秀山堂的那一刻開始,之后下山也好,遇到的那些人和那些事也好,似乎都是她自己憑空臆想出來的。

恍然夢回,一睜開眼,她仿佛還窩在自己那個綠竹掩映的小屋里,床板一年到頭總是潮濕的,椅子倒了沒人扶,桌上亂七八糟地攤著一堆有用沒用的東西,用過從來不及時洗的筆硯經年日久發了毛,即將長出嫵媚的頂傘蘑菇來,屋頂有幾塊活動的瓦片,讓她隨時能躥上房梁脫逃而出……

直到她聞到一股刺鼻的藥味。

周翡試著動了一下,感覺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人卸下來過,連帶著胸口、手臂,都是一陣難忍的悶痛。她忍不住低哼一聲,無意中在旁邊抓了一把,碰到了一個冰涼的東西。

是望春山。

那一刻,錯亂的記憶透過冰冷的刀鞘,“轟”的一聲在她心里炸開,前因后果分分明明地排列整齊。周翡猛地坐起來……未果,重重摔回到枕頭上,險些重新摔暈過去。

這時,門“吱呀”一下開了,一顆鬼鬼祟祟的腦袋探進來,張望了一眼,還自以為小聲地說道:“沒醒呢,我看沒動靜。”

“李……”周翡剛發出一聲,嗓子就好像被鈍斧劈開了,她忍著傷口疼,強行清了幾下嗓子,這才道,“李妍,滾進來。”

李妍“哎呀”一聲,差點讓門檻絆個大馬趴,聞言連滾帶爬地沖撞進來:“阿翡!”

周翡一聽她叫喚就好生頭痛,幸好,有個熟悉的聲音解救了她:“李大狀,再嚷嚷就縫上你的嘴。”

周翡吃了一驚,循著聲音望過去,居然看見了失蹤已久的李晟。

李晟已經將自己收拾整齊,然而他洗去了灰塵,卻洗不去憔悴。少年人臉頰上最后一點鼓鼓的軟肉也被熬干了,他的面皮下透出堅硬的骨骼,長出了男人的模樣,乍一看,周翡覺得有些陌生。

陌生的李晟穩重地沖她點了下頭,跟在李妍身后不緊不慢地走了進來。

李妍兩片嘴皮子幾乎不夠發揮,忙得上下翻飛,氣也不喘地沖周翡說道:“姐啊,要不是李晟遇上了姑姑,他們臨時趕回來,咱們現在尸骨上都要長蛆了!”

周翡被她這一番展望說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偽朝的那幫賊心爛肺的王八蛋,跑得倒快,將來要是落在姑奶奶手里,一定把他們剁一鍋,燉了喂狗吃……”

周翡十分艱難地從她滿嘴跑的大小馬車里挑出些有用的話:“你說曹寧……”

“跑了!”李妍氣不打一處來地說道,“你說那胖子,那么大的一坨長腿的肉山,跑得比鉆天猴還快。姑父的人都已經到山下了,就慢了一步,這都能讓他們逃了!”

周翡正吃力地扶著望春山,想要試著坐起來,聞聽此言,她全身的關節當場銹住了,頭昏腦漲地問道:“你說誰?我爹的人?”

李晟默不作聲地倒了一杯水,伸出兩根手指捏著李妍的后領將她拽開,把杯子遞給周翡,目光在陌生的長刀上一掃。

“謝謝,”周翡接過來,頓了頓,又補了一句,“……哥。”

李晟一點頭,掀起衣擺在旁邊竹編的小凳上坐下,有條有理地解釋道:“行腳幫跟大昭朝廷一直有聯系,這回行腳幫先行一步,南邊那邊隨后出了兵,我們在往回趕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姑父的人——飛卿將軍聞煜你知道嗎?”

周翡不但知道,還認識。

“我們腳程快,因此先行一步,聞將軍他們本來是隨后就到,一上一下,正好能給那曹老二來個甕中捉鱉。沒想到我們剛沖上來,那曹老二就好像察覺到了什么,虛晃一招直接沖下了山,只差一點……還是讓他們跑了。”李晟話音十分平靜,雙手卻搭在膝頭,四指來回在自己的拇指上按著,好像借此平復什么似的。頓了頓,他又說道,“沒抓到也沒關系,這筆債咱們遲早會討回來。”

“你沒回來的時候,咱們上下崗哨總共六百七十多人,就剩下了一百來人,”李妍小聲說道,“留守寨中的四十八……四十七寨里的前輩們傷亡過半。”

李晟糾正道:“十之七八。”

周翡其實已經料到了,若不是傷亡慘重,像李妍這種一萬年出不了師的貨色,當時絕不會出現在最前線。但此時聽李晟說來,卻依然覺得觸目驚心。

一時間,屋里的三個人都沒吭聲。

好一會兒,李晟才話音一轉,說道:“姑姑回來了,這些事你就不必多想了,我聽說姑父過一陣子也會回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