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 第三十五章永州

周翡平日里是“刀不離手”,即使出門在外,也和在四十八寨中做弟子那會一樣,早晨天不亮便起來練刀,練滿一個時辰,這一個時辰不打套路,就是來來回回地錘煉枯燥的基本功,一點花哨也沒,等她練完,別人差不多也該起了。

到了傍晚時分,則是她雷打不動的練內功時間,她就算不吃飯也不會忘了這一頓。

可這一天傍晚,她卻沒在房中,李妍找了一圈,卻在前頭的酒樓里找到了她,驚詫地發現她居然在閑坐!

“周翡”和“閑坐”兩個詞,完全就是南轅北轍,互相不可能搭界的,李妍吃了一驚,十分憂慮地走上前去,伸手去探周翡的額頭,懷疑她是傷口復發了,燒糊涂了。

周翡頭也不回地便捏住了她的小爪子:“做什么?”

李妍忙屁顛屁顛地將店小二傳來的消息說了,周翡聽完心不在焉地點點頭,說道:“知道了,咱們準備準備就走。”

李妍還要再說什么,卻見周翡豎起一根手指,沖她比劃了一個“閉嘴”的手勢。

李妍順著她的目光望去,見蕭條的大堂中,被玄武派打爛的桌椅尚未及清理出去,說書的沒來,來了唱小曲的,弦子受了潮,“嘎吱”作響,賣場的老頭品相不佳,門牙缺了一顆,哼唧起來總有點漏風。

李妍奇道:“你就為了聽這個沒練功?這唱的什么?”

“《寒鴉聲》。”周翡低聲道。

李妍聽也沒聽過,一頭霧水地在旁邊坐下來,屁股上長了釘子似的,左搖右晃半晌,方才聽出一點意味來——這段《寒鴉聲》非常十分新鮮,因為唱得并非王侯將相,也不是才子佳人,它帶著些許妖魔鬼怪的傳說色彩,聽著神神叨叨的。

說有個男人,乃是流民之后,年幼時外族入侵,故鄉淪陷,迫不得已四處顛沛流離,因緣際會拜入一個老道門下,學得了一身刀槍不入的大本領,便懷著興復河山的心從了軍。

先頭的引子被那老人用老邁的聲音唱出來,有說不出的蒼涼,吸引了不少因戰亂而流亡至此的流民駐足,老頭唱到“他本領學成,乃是經天緯地一英才”的時候,手里的弦子破了音,調門也沒上去,破鑼嗓子跟著露了丑,將“英才”二字唱得分外諷刺滑稽。

這位“英才”文武雙全,上陣殺敵,果然英勇無雙,很快便在軍中嶄露頭角,官拜參軍。

參軍接連打了幾場勝仗,受到了將軍的賞識,將他叫到身邊如此這般地表彰一遍,參軍倍受感動,涕淚齊下,跪在地上痛陳自己的身世與愿景,將軍聽罷撫膺長嘆,給他官升一級,交給他三千前鋒,令他埋伏途中,攻打敵軍精銳。一旦成功,便能奪回數座城池,將軍答應給前鋒請出首功。

方才給賣唱老頭那一嗓子丟丑唱笑了的眾人重新安靜下來,津津有味地等著聽這苦命人如何出將入相、功成名就。

參軍為報將軍知遇之恩,自然肝腦涂地,埋伏三日,等來敵手。這一段金戈鐵馬,弦子錚鳴作響,老藝人竟沒演砸,李妍也不由得屏住呼吸——卻誰知原來他們只是誘餌,那將軍忌憚參軍軍功,唯恐其將自己取而代之,便以這三千人性命為籌碼,誘敵前來,一石二鳥,攘內安外。

參軍死到臨頭,卻忽然見天邊飛來群鴉,方才知道是師父派來救他性命,遂舍棄功名盔甲,隨群鴉而去,出家去也。

李妍聽得目瞪口呆:“什么玩意!”

隔日,周翡他們聲稱為了“湊熱鬧長見識”,蹭著興南鏢局的名頭,同行去永州。朱氏兄妹正求之不得——能多幾個高手同行,好歹不用再擔心那些活人死人山的雜碎追上來。

周翡與楊瑾在前開路,李妍、吳楚楚和那位興南鏢局的女孩朱瑩坐的一輛馬車,跟在鏢師們和押送的紅貨之后,朱晨則陪著李晟他們騎馬緩行墊后。

路上李妍仍對那段匪夷所思的《寒鴉聲》念念不忘。

“后面就更扯了,說那位參軍出家以后,整天跟烏鴉和骨頭架子為伍,一天到晚在深山老林里修煉,好不容易有點法術,時靈時不靈,有時候還被妖魔鬼怪追得滿山跑,經過千辛萬苦,最后偶遇了一幫少年打馬郊游,自言自語了一句‘緣分到了’,就得道成仙了!”隔著一輛馬車,都能聽見李妍喋喋不休的抱怨,“這就成仙了!聽說過嗎?早知道我應該專門帶一幫人到深山老林里郊游,碰見誰誰成仙,一千兩銀子碰一次,那咱們不就發了?唉,我就不明白了,你們說說,前面又是行軍打仗,又是國恥家丑的,跟這結局有什么關系嗎?”

吳楚楚輕輕柔柔地說道:“這些消遣都是以詞曲為先,故事還在其后,比這更離奇的也有呢,只要曲子好聽就行啦。”

“不好聽啊!”李妍恨不能掏出一把辛酸淚來,嗷嗷叫道,“你不知道啊楚楚姐,那唱曲的老頭子豁牙露齒,咬字不清,不是琴跑調就是他跑調,我就為了看看這故事能扯出一個什么樣的淡,活生生地在那聽他鋸了一個時辰的木頭!你看你看,昨天晚上豎起來的頭發現在都沒下去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