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 第三十八章黃雀

白先生滑不溜手,根本不接霓裳的招,只客氣道:“夫人客氣了,我家主上年紀尚幼,不過是個跟著霍堡主出來長見識的晚輩,沒什么好見的。”

他先是輕描淡寫地將話題帶走,又轉向猿老三道:“猿先生也是成名高手之一,何必與有些人一樣,對別人家的東西巧取豪奪呢?”

猿老三奸猾地笑道:“霍堡主既然將這印摔了,那便是不要了,誰撿到就該歸誰,怎會有巧取豪奪一說?”

白先生雖然面不改色,卻仍是隱晦地看了霍連濤一眼——霍連濤摔慎獨方印這事實在是自作主張。

霍連濤其人,武功未必高、心智未必頂尖,但“壯士斷腕”和“禍水東引”兩招用得實在是爐火純青,這回趙明琛為了召集整個南朝武林,將霍連濤當成誘餌拋出去,霍連濤反應過來,自然心存怨憤,可請柬上帶了水波紋,已是昭告天下、覆水難收。所以他方才來了這么一出摔印,一半是為了從木小喬手下脫身,另一半恐怕也是為了惡心明琛。

霓裳夫人不知看沒看出這臺前幕后的暗潮,面帶譏誚地笑了一聲,對猿老三道:“你還真是個撿破爛的。”

猿老三轉向她:“霓裳妹子,你也不必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便給海天一色下定論,倘若此物真像你說的一樣無關緊要,那你方才急著搶什么呢?”

霓裳夫人道:“我只說不像你們想的那么無價,并沒有說它不重要,好比像閣下這樣人間廢物,確乎沒什么價值,說不定在令堂眼里也是個大寶貝呢。”

猴五娘尖聲道:“賤人,眼下慎獨方印可是在我們手里,你得意什么?”

白先生低聲勸道:“請諸位稍安勿躁……”

他們這邊誰都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各展神通地斗起嘴,丁魁卻在旁邊轉起了心思。

丁魁之所以敢大喇喇找霍連濤的麻煩,一方面是聽說了“海天一色”這么個東西,起了貪心,再者,也是聽說霍連濤到了南邊后四處高調招攬人手,大有要當武林盟主的意思。武林盟主不可能只號召大家開會,也得辦正事才能服眾,首先就得選出一些“武林公敵”來作伐子立威。丁魁十分有自知之明,感覺“武林公敵”這一名號,他是當仁不讓,因此很想先下手為強。

可巧,當時白虎主馮飛花給他傳信,添油加醋地說自己拐彎抹角地得知霍連濤想對付活人死人山,又巧言令色地攛掇丁魁打頭陣,到時候好與自己“里應外合”,攪了那霍家老兒的“英雄會”。可是如今丁魁依約來了,“情理之外”的木小喬也來了,“意料之中”的馮飛花卻依然不見蹤影。

這會,丁魁再一聽白先生話里話外的意思,便咂摸出了點味來,心道:姥姥的,中了霍連濤這孫子的計了,這老小子不但找好了靠山,還聯合了馮飛花那吃里扒外的東西,要挖個坑給老子跳,拿老子揚名立萬,呸,做你娘的春秋大夢,我可不白擔罪名!

丁魁起了“非得占點便宜走”的賊心,能動手便不廢話,他趁著猿老三同白先生等人唇槍舌戰,猝不及防地驟然發難,五短身材如能縮地,閃電似的一步上前。水榭中立刻響起猴子的慘叫,只見丁魁堂堂玄武主,竟沖著一只猴子使了十成的功力,眨眼便將那猴腦打成了一鍋粥,而后他一把撈起慎獨印,“哈哈”大笑一身,轉身便跑:“諸位繼續分說,便宜我了!”

幾大高手齊刷刷地擠在這小小的水榭中,原本是個誰都不敢輕舉妄動的平衡,誰知尚未商討出個所以然來,先有人不講規矩,來了一場卷包會!

白先生喝道:“攔住他!”

他話音剛落,湖里驟然掀起一張大網,劈頭網向丁魁。

丁魁成名多年,哪是這等雕蟲小技攔得住的?他順勢借力,擦著網邊掠過,直落到了周翡他們這一邊的岸上,毫不在意地沖向了人群。

方才趁著人多勢眾、氣勢洶洶要誅殺邪魔外道的一幫人乍一見他殺過來,都懵了,前面的往后退,后面還有喊著“報仇”往前沖的,兩撥人馬撞在了一起,不等丁魁出手,便自己先亂作一團,當真是烏合之眾——不過話說回來,倘或真有本領,除了木小喬這種別有隱情的,誰會留下供霍連濤驅使?

丁魁好似利刃插入豆腐里,自人群中長驅直入,轉眼已經到了興南鏢局這邊,林伯等人根本還沒來得及近他的身,已經飛了出去,朱瑩只好輕叱一聲,甩出峨眉刺,硬著頭皮迎上。周翡作為管閑事的先鋒,提刀便站了起來,誰知這回謝允跟她心有靈犀了,倆人都要站起來往前走,那天門鎖的鎖鏈一下繞著圓桌被拉往兩個方向,“咔”一下卡在了桌腿上。

周翡:“……”

她只好自己先撤一步,想遷就謝允,繞到他那邊,不料謝允又跟她謙讓到了一處,倆人同時一退,又撞在了一起。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