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 第四十章傷別離(上)

苗刀“嗆啷”一下落了地,周翡倉皇之下,只來得及狼狽地接住謝允。

謝允是冷,冷得皮肉上全然感覺不到痛癢,方才被他強行沖開的經脈卻變本加厲地回來討債,他被困在冰冷的軀殼之中,忍著扒皮抽筋之苦,連出聲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下意識地抓住周翡的手,窩起來蜷成一團。

周翡打了個寒噤,好似一頭扎進了冰水里,方才遛著北斗黑衣人到處跑的時候出的一層薄汗頃刻間褪了下去。謝允捏著她手的力道幾乎要攥碎她的骨頭,然而不過片刻,他便好像意識到了什么,倏地松了手指,輕拿輕放地將周翡的手往自己手心攏了攏,低聲勸慰道:“沒事……我沒事……”

他自以為這么說了,其實根本沒能出聲,別人只能看見他嘴唇動了幾下,而那嘴角竟然還擎著一點好似凍在上面的笑容。周翡不知所措地半跪在地上,她上一次這樣不知所措,好像還是周以棠隔著一道山門,頭也不回地離開四十八寨時。

應何從慢慢走過來,先是看了謝允一眼,然后從懷中摸出一個小藥瓶,倒了一粒藥丸遞給周翡:“哎,給你。”

周翡好似被人遞了一根救命稻草,眼睛倏地亮了,猛地抬起頭。可那應何從下一句卻打碎了她的希望。

“這是凝露的解藥。”他無知又殘酷地說道,“你們雖然離得遠些,但也得喘氣,肯定也吸入了一點。”

那一刻,周翡高高吊起的心好像又從三十三天外摔回到地上,將她胸口砸出了個大窟窿,西北風囂張肆意地鉆進來,將她亂飄的魂魄鎮住了。周翡狠狠地在自己舌尖上咬了一下,就著那一點腥甜的血氣與疼痛冷靜下來,一手摟過謝允,一手撿起方才掉落的苗刀,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毒郎中黃雀在后,好手段。”

應何從手腕上的小紅蛇懶洋洋地支起一個三角腦袋,“嘶嘶”地吐了兩下蛇信,隨后好像感覺到了不友好的氣息,又慫兮兮地鉆回了應何從的袖子。應何從感覺自己再往前走一步,搞不好周翡會直接給他一刀,便識相地從懷中摸出一片樹葉,將那顆藥丸放在葉片上,自己退后了一點。

人不怕丈八壯漢,卻怕鬼魅幽靈,不怕刀劍無情,卻怕毒粉無形,因為怕,故而越發要鄙夷,久而久之,江湖中逐漸出了個不成文的規矩——不論你是什么出身,有多大的本事,只要你淬毒,那就先落了下乘。

應何從對別人帶著蔑視的忌憚十分習以為常,面不改色地說道:“這瓶凝露我做出來三年了,一直沒機會用,如果不是你們將楚天權逼到了窮途末路,以我那點微末本領,一走進林間就會被他發現。我感謝你,所以這次不會害你。”

周翡:“這次?”

應何從直眉楞眼地一點頭,毫不委婉地說道:“這次欠你個人情,日后找機會還了,你要是得罪我,我還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周翡聽了這番大言不慚,冷聲問道:“好大口氣,你就不怕我拿了解藥,現在就殺了你?”

應何從剛剛宰了個勁敵,心里松得太過,一時倒忘了人心險惡,聽她這么一說,才想起這樣好像也可以,他那總好像缺鹽少油的臉上空白了片刻,顯得越發腎虛了。周翡看明白了,這家伙那點心機不是日常的,須得有刻骨的仇恨才能撐起來一會,便也懶得再試探他,拿起那顆藥丸:“怎么就一顆?”

應何從沒好氣地一挑眉:“是啊,你吃不飽啊?”

周翡:“……”

應何從看了看謝允,又道:“他不用,你放心吧,透骨青乃是天下奇毒之首,他身上有這尊大佛坐鎮,百毒不侵,別說吸一口,就是將凝露盛在海碗里直接喝,也藥不死他。”

謝允終于緩過一口氣來,在周翡懷里輕聲說道:“應公子,勞駕,能別老用這么崇敬的語氣說透骨青嗎?”

周翡手里扣著凝露的解藥,卻沒顧上吃,帶著幾分急切對應何從說道:“你剛才說這次欠我一個人情,那你能解透骨青嗎?”

應何從道:“要還,但也得是我辦得到的事,譬如叫我解透骨青的毒,那就不成了。我先前便同你說過,他時日無多,今天他又強行以內力疏通阻塞的經脈,毒上加傷,誰也壓不住——反正我辦不到,距此二里之處有個菩薩廟,我看你去那求求說不定有希望。”

“你不是大藥谷的傳人嗎?”周翡一聽就炸了,她病急亂投醫地說道,“不都說你們大藥谷生死肉骨嗎?難不成是浪得虛……”

謝允吃力地一捏周翡的手,半合上眼,打斷她道:“阿翡,冤有頭債有主,人人都有苦處,透骨青和人家沒關系,你不要因為自己不痛快就隨便戳別人的痛處。”

周翡茫然又委屈地閉了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