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 第四十章傷別離(上)(第3/3頁)

而突然之間,她發現事實不是這樣的,哪怕你有飛天遁地之能,也總會有一些東西,注定求之不得、注定束手無策。

周翡心里隱隱明白了這一點,卻不甘心承認,只好欲蓋彌彰地大聲反駁。謝允何等聰明,聞弦音知雅意,立刻便從她這“不相信”中聽出來——她其實已經信了。

任她刀風凜冽、驕狂桀驁,也終有被人世馴服的時候。

這豈非就是凡人的一生么?

當他四方浪跡,流落在某個不知名的客棧中,獨坐于孤燈下時,謝允曾無數次地幻想過自己會死在何時何地,又該葬在哪里才能魂歸故里,總是想著想著,便不由悲從中來。此時,他終于感覺到了將至的大限,心里卻突然很平靜。

他不再搜腸刮肚地回憶逐漸想不起來的舊都,也不再惦記繁花似錦的金陵,甚至沒去想自己從小長大的師門。

舊都真的是故鄉嗎?

朱顏已改的雕欄玉砌,除了不甘的懷想,還能算故鄉嗎?

“阿翡,”謝允說道,“以前同你說,要你做端王妃的話,是與你鬧著玩的,不當真……”

周翡硬邦邦地說道:“別做夢了,誰說要給你做……”

“因為我也不想做什么‘端王’。”謝允兀自輕聲道,“跟那曹胖子一個封號,縱然比他英俊瀟灑,也沒什么光彩的。”

“我想跟你去四十八寨,去個……隨便什么的地方,生成個山野村夫,死成個山鬼林魅,閑了就氣你,挨打就跑,跑個十天半月,等你氣消再回來,整日受氣也沒有怨言……”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后含混得連自己也聽不清,好似化在了自己描繪的夢境里。

樹林在晚風中“嘩嘩”作響,夜色錯落而綿長。

謝允喚了一聲:“阿翡……”

天高地迥,南北無邊。

到頭來,原來吾心安處即是家鄉。

“阿翡。”他又在心里叫了她一聲,總覺得她能聽見。

而后漸漸看不清來路與去路,漸漸不再困于塵世紛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