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 第四十八章一代新人

晨光掃過光怪陸離的小樹林,也掃過了修羅場一般的柳家莊。

幸存下來的人全都是一臉呆滯、劫后余生——頭天晚上太混亂了,先是蠱蟲大爆發,人們互相踩踏奔逃,幸虧李晟情急之下以煙花示警,率先將火把引燃,又勉強穩住各大門派,將剩下的“流火”四處潑灑,方才沒落到滿地血尸的下場。

誰知他們剛緩過一口氣來,那些耀武揚威的怪蟲突然同時落地死了,李晟先是一驚,隨后又是一喜,心里知道肯定是周翡追上了殷沛,然而還不待他慶幸,那十八個藥人一個個就跟瘋了似的大肆屠殺。李晟滿身狼狽,簡直不知道自己這一宿是怎么過來的,嗓子已經喊啞了,只覺跟著周以棠打一宿仗都沒這么可怕。偏偏他還不能直接脫力暈過去,場中各大門派雖然都是被他一句話坑進來的,但苦戰一宿,儼然已經將李晟這年輕的后輩當成了主心骨,一大幫人圍著他七嘴八舌。

李晟總算體會了一回當年周翡初出茅廬就被傳為“南刀”是個什么感受了,簡直煩不勝煩,還得裝出一副謙遜有禮的樣子,心里頭一次期待著周翡趕緊滾回來,好把殺魔頭殺蠱蟲的名頭往她身上一推。

可周翡去哪了呢?

李晟先是找到了假山中藏著的吳楚楚,吳楚楚早早被周翡藏起來,她生性謹慎,又生怕自己武功低微給人家添麻煩,周翡叫她躲起來,她就躲起來,心里再好奇,也能忍住絕不往外多看一眼,因此也說不清周翡去哪了。

李晟從半夜三更等到日出地面,周翡依然不見蹤影。

剛開始,李晟一邊焦頭爛額,一邊在心里暗罵周翡那不靠譜的東西,可等到天亮還不見人,他又開始有點慌了。

周翡這些年一直在外面四處野,連北斗童開陽的宅子都敢燒,膽大包天,卻沒闖過什么自己收拾不了的禍,如今照樣活蹦亂跳的,按理說,其他本領不知有多少,保命的本領應該是不缺的……可那殷沛并非是可以常理度量之人,他自己已經武功高強,身上還帶著那種見血封喉的怪蟲,周翡單獨追出去,會不會出什么事?

李晟艱難地維持著自己處變不驚的假面具,心里的不安好似一鍋架在火堆上的水,開始是冒泡,隨后天越來越亮,“水”也越燒越沸,“咕咕嘟嘟”地眼看要炸鍋。

柳家莊里的這些蠱蟲和藥人都倒了,依照常理推斷,很可能是母蠱被殺了。

可那蠱母怎么死的?是不是周翡殺的?

李晟方才連周翡什么時候突然失蹤的都沒看見——如果真是她殺了母蠱,能從殷沛那全身而退嗎?萬一不能,他回去怎么跟大姑姑交代?

他越想越擔驚受怕,偏偏所有人都不讓他全神貫注地坐在那擔心,時時刻刻不叫他消停。

“李少俠,這些藥人的尸體你看怎么辦?”

“李少俠,傷者都安排下去了,你看那些中了蠱毒的怎么處理?”

“李少俠,我聽說近日有北斗的人在附近出沒,咱們鬧出這么大動靜來,會不會招來朝廷走狗?”

“李少俠……”

煩得李晟后悔得肝膽俱裂,恨不能回到頭一天晚上,抽自己兩巴掌,他狠叨叨地跟自己自己較勁,心里道:怎么哪都有你,當這是蜀中山頭嗎,跟著瞎攙和什么?輪得到你出頭嗎?

李晟到柳家莊來,純粹只是“人情面子活”,李瑾容命他帶幾個人過來撐個場面而已,所以十八藥人剛一露面的時候,他一看形勢不對,立刻就跟其他門派一樣縮了。

四十八寨以前自成一國的時候,幾乎不與外人來往,但幾年前曹寧帶兵圍困蜀中那一回,卻叫李瑾容看出了寨中不少門派都有“一代不如一代”的趨勢——想當年跟著李徵老寨主打出“奉旨為匪”的那些都是何許人也?隨便丟一個名字出去都能落地有聲,砸出個當當響的坑來。可是如今的年輕人呢?

就連李晟小時候那眼高手低的熊樣都能算是“出類拔萃”,四十八寨后繼無人可見一斑。

這樣的亂世里,世外桃源長不出什么好苗來,只能長一山谷任人采摘的青菜和蘑菇,李瑾容意識到這一點,因此這兩年刻意恢復了同外界的來往,時常放年輕人出門辦事歷練。

這回柳老爺暗中召集各大門派圍剿鐵面魔殷沛,當然也給四十八寨去了信。李瑾容這老江湖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知道各大門派礙于面子,肯定會響應,但這些年來,碩果僅存的名門們早習慣偏安一隅了,去了也未必肯出什么力,多半也就是過去給助個威,倘若真有人出手收拾大魔頭,便跟著收拾一下戰場,算是助拳,見勢不對,一準是比誰跑得都快。

正好李晟在附近,李瑾容便從附近暗樁中抽調了一批人手給他,叫他代表自己過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