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周翡同陳大師趕潮去了,謝允罕見地沒有黏著她,他緩步慢行,獨自溜達到蓬萊島最邊緣處,叢生的野草中,有個無名無姓的孤墳。

里面埋的只是一副衣冠。王公公血書中直言,自己乃是罪奴之身,倘貴人們垂憐,千萬勿要立碑祭掃,再折他的身后之福,只愿燒成一把灰,灑進東海,這樣,他就能一路向北,漂回故土。

謝允隔著一丈遠站定了,看著那無名塚,忽聽身后有人說道:“王老施主泉下有知,該是心愿已了,再入輪回了。”

謝允沒回頭:“師父。”

同明大師緩緩走過來,師徒兩人并肩而立,半晌沒人言語,隨后同明大師一拍他的肩頭:“走吧。”

謝允低頭跟上他,忽然說道:“該償的命,這些年,我算是償過了吧?”

同明大師低低地誦了一聲佛號。

他花了半輩子,終于掙脫了娘胎里帶來的命數,后半生身心自由,從此天高地迥,任憑來去。

“殿下可有什么抱負?”

“我啊,我沒出息得很,既不想文成,也不愿武就,就想給媳婦當個簪花梳頭的男丫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