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四十九章暗流

他們這一行,過淮水,入南朝地界,再一路向西,很快到了楚地。

濟南府已經木葉脫落,楚地卻依然是溽暑未消。山路崎嶇,沿道兩旁隔上幾里便有簡陋的茶棚子,供下地老農同過往的行人歇腳,收上幾個銅板聊以為繼。

小茶棚頂子漏了,一個少年正挽著褲腳拿茅草補,棚中有三條板凳一張桌,已經叫人占上了,其他過往行人只能買些飲水干糧站在旁邊吃完或者帶走。

李晟放下一把銅錢,又將灌好粗茶的水壺回手丟給周翡,自己端著個破口的大碗慢慢啜飲熱茶,想發一身熱汗歇歇腳。方才站定,便聽茶棚中那幾個占了長凳的漢子議論道:“都這么傳,我看那鐵面魔想必確實是死了。”

李晟一頓,越過熱氣騰騰的水汽望過去。

另一個漢子斷言道:“死了!那還能不死嗎?我聽說那鐵面魔有三頭六臂,被李家少俠引入圈套,百十來人截他不住,幸虧李少俠臨危不懼,指揮眾人截殺,還親手將那鐵面魔的三頭六臂挨個砍下來,怪蟲都死了一地,隔日燒來,聽見里面有怪物咆哮,驚天動地的,那些蟲子分明已經碎了,大火里卻能看見個一人多高的影子,頭生雙角,怒目圓睜……你們說怪不怪哉?”

李晟差點讓熱水嗆死,連燙再咳,好生死去活來,眼眶都憋紅了。

那三個聊天的漢子莫名其妙地回頭看了他一眼,見他是個小白臉,便不去理他,仍然自顧自地討論道:“李少俠究竟是哪個?”

“這你都不知道?南刀沒聽說過嗎?四十八寨蜀中的那位!李少俠便是南刀李徵的長孫。”

“這可真是一戰成名了,嘖嘖,要么說長江后浪推前浪呢……”

李晟實在聽不下去了,落荒而逃,見了鬼似的催促周翡等人道:“快走快走!”

周翡耳力卓絕,早一字不落地聽見了:“原來李少俠砍的不是二百五十個殷沛,是鐵面魔的三頭六臂,失敬!”

李晟怒道:“再廢話你就自己拿著地圖滾。”

周翡跟馬車里的兩個女孩笑成了一團。

不過這一路,除了沿途聽了些八竿子打不著的謠言外,勉強還算是太平。

這日,一行人方才行至江陵一代,不知是李晟帶錯了路還是怎樣,附近連個人煙也沒有,周翡等人趁著時日尚早,在路邊飲馬。忽聽身后有快馬追至,那騎士恨不能馬生雙翼,將鞭子甩得響作一團,尚未行至周翡身側,馬背上的騎士已經迫不及待地抽出了刀,他自馬背上站起,泰山壓頂一般沖著周翡后背舉起,雁翅環刀“淅瀝瀝”的動靜將年輕的神駿嚇了一激靈,長腿離地,往上高高抬起,馬背上的人將刀順勢下劈,斬向周翡。

李妍一聲驚叫。

周翡卻不慌,倏地轉身,碎遮未出鞘,便已經架住這當頭一刀,她神色不動,好似全然不在意這種程度的偷襲,橫刀一卡,隨即巧妙地將對方往上掀起。豈知馬背上那人是個倔脾氣,不肯認輸,偏要跟她硬抗,然而周翡碎遮上傳來的力量不大,但卻微妙得很,四兩撥千斤似的輕輕一擺,剛好破壞了騎士、馬和雁翅刀之間的平衡。

那騎士往后一仰,好不容易拉住韁繩穩住自己,雁翅刀卻已經脫力,滑了出去。

周翡不用看也知道是誰,頭也不抬道:“楊黑炭,你又吃飽了撐的嗎?”

馬上那人正是楊瑾,他千里偷襲,聽了人質問,居然毫無愧色,瞪向周翡道:“我與你下帖約戰,你幾次三番假意應戰,遛我去給你辦事,等我辦完事,你又出爾反爾,你們中原人……”

李晟忙打斷他滔滔不絕的控訴,問道:“楊兄怎么甩開貴派門人,獨自在此?”

楊瑾甫一交手,便感覺到自己和周翡之間的差距,越發暴躁。他沒好氣地一擺手,說道:“擎云溝這個掌門我是干不下去了,一天到晚被他們糾纏雞毛蒜皮的瑣事,哪片藥田生了雜草這種屁事也要里找我定奪,害我練刀的功夫都沒有。”

李妍從周翡身后露出個頭來,問道:“我聽說貴派本來就只重藥理不重武功,分明是你用武力脅迫,才做上了掌門,結果你做了幾天又嫌煩不愛做,你是小孩子嗎?”

“胡說八道,我是被他們騙去比武的!”楊瑾兩條濃眉倒豎,怒道,“雖說打贏一群整日種田的藥農也沒什么趣味,但既然是比武,自然要贏,誰也沒告訴過我他們在選繼任掌門!這群……不說這個——喂,李兄,那些人都在找你,你們這是要上哪去?”

李晟客客氣氣地回道;“我們打算繞南路去蜀中,替家里人跑趟腿,然后就回家了。”

李晟不想拖家帶口地再帶上一幫閑雜人等——尤其楊瑾還是個不亞于周翡的大麻煩,因此從時間地點到路線目標,沒半個唾沫星子是真的,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騙傻小子,想讓他自行離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