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五十章進退

石頭的位置雖然很低,對于小孩來說,也須得墊著腳了,他那小細胳膊約莫也就兩根手指粗,基本沒什么力氣,扒著山巖半晌,那石頭仍然紋絲不動。

周翡問道:“你做什么?”

小孩被她的聲音嚇得一哆嗦,警惕地側過身,后背緊靠在山巖上,像一只受了驚嚇的小動物。

周翡無奈,只好順手將兇器碎遮往楊瑾背后一掛,走上前去,扣住那塊石頭,往下一掰……她沒掰動。

周翡有些意外,手指陡然繃緊,手背上跳出一片青筋,她使了八成力,沙土被內力所激,簌簌地往下落,那石塊卻仍然紋絲不動。先前她見那孩子篤定地伸手摳,還以為只是一塊虛虛塞在里面的石頭,沒想到它居然和后面的山巖是一體的。

吳楚楚半蹲下來,小心翼翼地看著那小孩的眼睛,問道:“你為什么要去摳那塊石頭呀?那里有什么嗎?還是你看見家里大人把它拿下來過?”

那小孩怕周翡,對吳楚楚倒是還行,他低著頭不吭聲,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摳著背后的石縫,偷偷瞥了周翡一眼,然后飛快地點頭。周翡皺了皺眉,她近幾年確實專注破雪刀,可也不代表別的功夫不行,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武學一道都是觸類旁通的——倘若連她都掰不開那塊石頭,那幾個尋常農夫又是怎么做到的?

他們要是有這手功夫,豈會被人輕易殺死在路邊?

李妍彎下腰看著那孩子,問道:“哎?他怎么都不說話?我看他跑得挺利索的,也聽得懂別人說話,不該不會說呀。”

小孩把自己縮得更小了。

周翡想了想,說道:“說不定山谷中人確實是靠一些活動的石頭做路標,但這小崽不見得記得是哪塊,不如我們在附近找一找。”

楊瑾抓緊一切機會嘲諷她道:“是你不行吧?”

周翡對楊挑釁這種沒事找事的貨色無話可說,干脆往旁邊退了一步:“你行你來。”

楊瑾哼了一聲,十分寶貝地將碎遮安放在一邊,拽出自己的斷雁刀,他乃是個南疆人中的異類,生得十分高大,雙臂一展足有數尺,手持那雁翅大環刀的時候,天然便有架勢,只見他退后半步,雙肩微沉,低喝一聲。

“斷雁十三刀”在他掌中絕不僅僅是架勢,楊瑾驀地上前一步,大刀好似要橫斷泰山似的轟然落下,刀風也被利刃一分為二,“嗚”一聲短促的尖鳴,站在三步之外的李妍被那勁風刮得半個臂膀生疼,她罵了一句“蠻人”,急忙拎起縮成一團的小孩,往旁邊躲去。

刀刃與山石撞出一聲叫人牙酸的響動,“嗆”一聲在山中經久不絕,刀尖精準無比地切入了幾乎被塵土蓋住的細小石縫中,整個巖壁都被他這石破驚天的一刀震得顫動不休……然而沒什么用。

斷雁刀以蠻力將原本的石縫加深了半寸有余,但那塊小孩指認過的石頭仍然紋絲不動地長在原地。

楊瑾怒吼一聲,從腦門一直紅到了鎖骨,當即便要抽刀再戰。

李晟方才沒來得及出聲阻止,此時終于看不下去了,說道:“楊兄,就算那山谷中的人真用活動的石頭做路標,那也是大人做的路標,大人怎會特意挑這么矮的石頭?你……你……”

周翡“嗤”一聲笑了出來,接道:“是不是傻?”

楊瑾:“……”

吳楚楚眼看幾個同伴有內訌的趨勢,忙出聲打岔道:“但至少說明這孩子沿途曾經看見過父母取下山壁上的石頭,對吧?孩子如果有樣學樣的話,會不會說明放石頭的大人當時也是墊著腳的?”

周翡伸長了胳膊,微微踮起腳,在上層的山巖上摸了一圈,感覺每塊石頭都結結實實地扎根在原地,沒摸出哪塊被人動過手腳。

“還是沒有。”周翡皺眉道,“會不會是那小崽連地方也記錯了?“

“那應該不會,”吳楚楚輕聲細語地說道,“前面就是岔路口,你看,阿妍一個從沒來過此地的人,都知道在樹坑下作記號,如果谷中人真的留下過記號,肯定也是在每個岔路附近。”

眾人聞言,一時都沉默下來,五個人十只眼睛都不時若有所思地往那小孩身上瞟,那孩子好像更不安了,將自己蜷成一小團,臉埋在了吳楚楚懷里,顯然,指望從他嘴里問出點什么是夠嗆了,何況這么小的孩子也未必能條分縷析地說出他見過的事。

突然,李妍開口道:“有沒有可能……”

眾人一同望向她。

李妍縮了縮脖子:“就……我就隨便一說,那個,姐……會不會是你……不夠高?”

周翡瞥了她一眼,楊瑾斜著眼一瞥周翡頭頂,露出個鄙視的笑容。

李妍忙氣沉丹田,站穩立場,鏗鏘有力道:“不過長那么高沒用,咱又不立志當傻大個!我是說……要么你往上看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