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五十一章螳臂當車

周翡身形太快,以至于當她從光禿禿一片的山巖上穿過時,一水的衛兵眼大不聚光,愣是都沒察覺。她腳尖在堆成一堆的木頭上輕輕一借力,支楞出去的樹葉“刷”一聲輕響,山谷入口處的衛兵聞聲一激靈,忙提起手中火把,往那聲音傳來的地方望去,可還沒等他看出什么所以然來,脖頸便被兩根冰涼的手指扣住了。

山谷入口處一大幫衛兵同時拔出兵刃,如臨大敵地圍成一圈,盯著突然落到他們中間的女人。

周翡目光四下一掃,手指緊了幾分,那衛兵整個人往后仰去,喉嚨里“咯咯”作響,翻起了白眼,她輕輕一笑,吝惜嗓子似的低聲道:“叫谷天璇和陸搖光出來,就說有故人前來討債。”

她既不高,又不壯,站在那里的時候好似會隨風而動,像個突然從深沉夜色中冒出來的女鬼,憑空帶了三分詭異。一個頭目模樣的中年男子匆忙趕來,呵斥開眾人,從一圈衛兵中分開一條路,在五步之外戒備地瞪向周翡:“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膽子!”

夜風中飄來幾不可聞的窸窣聲,只有極靈的耳力,才能分辨出夜風掠過石塊的聲音和腳步聲之間細微的差別,周翡的目光靜靜地望向山谷中,耳朵卻已經捕捉到吳楚楚和李妍的小動靜,她用一根拇指緩緩推開碎遮,寒鐵與刀鞘彼此輕輕摩擦,發出“嗆”一聲又長又冰冷的嘆息,正好給那兩個輕功不過關的人遮住了腳步聲。

然后她忽然笑了,一字一頓道:“去和你們領頭的說一聲,就說四十八寨周翡,破雪刀第三代傳人,今日不請自來,代我祖輩、父輩與幾年前折在他手中的諸位同門,同兩位北斗大人問聲好,勞煩通報。”

“周翡”這名字,她一年到頭要被人叫好多遍,聽得耳根生繭,可是自己說出來,卻總覺得陌生又拗口。她下山至今,很少自報名號——初出茅廬時是沒必要說,反正說了也沒人知道,后來“南刀”陰差陽錯地傳出了些聲名,她又忽然懶得說了,有時是怕給四十八寨惹麻煩,有時也覺得自己從未做過什么長臉的事,傳出個“南刀周翡”未免厚顏無恥,因此多半不提。

直到這時,周翡才知道,原來“南刀”二字于她,不是“尋常布衣”,而是一件祖輩流傳下來的“盛裝”,衣擺曳地數丈之長,錦繡堆砌、華美絕倫,堂皇的冠冕以金玉鑄就,扣在頭頂足有數十斤重。這么一身盛裝,她就算再喜歡、再向往,也不可能整天披著它喝茶吃飯、上山下地……但也總有那么一兩個場合,能將其穿在身上,遠遠窺見先人遺跡。

被她掐住脖子的衛兵身上突然傳來一股臭烘烘的騷味,居然活生生地被嚇尿了。

周翡“嘖”了一聲,甩手將那廢物扔在一邊,然后提著碎遮,旁若無人地往山谷長走去。

從入口到山谷腹地的一小段路,轉眼便被北軍圍滿了,個個如臨大敵。周翡余光掃過,心里微微一沉——原想著陸搖光和谷天璇兩個“統帥”都是半桶水,但“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的場景卻居然沒有出現。

這些北軍們顯然各有各的組織,中層及以下的兵將絕非他們想象中那種被外行人瞎指揮的草包,四萬大軍名義上是聽兩位北斗大人指揮,實際上,陸搖光和谷天璇恐怕更像是兩個比較厲害的隨軍打手。

一探深淺,便覺出師不利。

楊神棍好的不靈壞的靈,周翡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心道:鬧不好今天真得被亂箭射死。

她不動聲色地將余光收回,暗自深吸了兩口氣,心里默默念起內功心法的口訣,周身真氣好像一團被攪動的水流,忽而疾走,順著她的經脈緩緩游走全身,外放出來。周翡腳下“喀”一聲輕響,石階被她踩出了幾道蛛網似的裂紋,一片半黃的樹葉飄飄悠悠地從她身邊落下,行至半空時,倏地一分為二,陡然加速沖向地面,其中一片扎進路邊泥土里,露出好似被利刃隔開的斷口,整齊而肅殺地直指夜空。

此事早有人報入中軍帳中,陸搖光與谷天璇聽罷,這一驚可謂非同小可。來之前,端王曹寧特意反復叮囑過他們倆,這回行軍關系重大,一在快,一在保密,須得萬無一失,否則他們身家性命危矣,如今眼看已經快要成功,老天爺卻好似發了瘋一樣跟他們作對,先是讓幾個流民跑了,隨后又來了這么個不速之客!

陸搖光頓時有些沉不住氣,撂下一句“我去看看”,便起身出了大帳。

當年周翡在兩軍陣前劫持端王曹寧,實在太讓人印象深刻,時隔數年,陸搖光竟一眼認出了她,脫口道:“是你!”

周翡笑道:“陸大人,別來無恙?”

滿山谷的黑甲冷刃,她一個年輕姑娘若無其事地身處其中,八風不動——在陸搖光看來,此事太蹊蹺了,必定有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