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五十三章齊門禁地

周翡覺得自己能一覺睡到地老天荒,最好就這么躺著爛在泥里,省得將來還得起來再死一次。

無奈這些年她在外面風餐露宿,鍛煉得太警醒,即使意識飄在半空,也能被陌生環境中沒完沒了的“窸窣”聲驚動。周翡正迷迷糊糊地有一點清醒,下意識地動了一下,卻不料被這么個小動作疼得眼前一黑。她本能地有些畏懼,立刻就想接著暈,誰知身邊卻不知是誰,沒輕沒重地往地上放東西,“咣當”一聲巨響,活生生地把她嚇清醒了。

周翡陡然一激靈,記憶開閘似的回籠,想起自己身在何方,抬手便要去摸腰間的刀,卻摸了個空。她猝然睜眼,正對上一張臟兮兮的年輕女孩的臉。

那女孩嚇了一跳,接著睜大了眼睛,操著一口不知是哪里的口音,大叫道:“她醒了!”

女孩話音沒落,一大幫男女老少都有的“叫花子”便紛紛聚攏過來,一同探頭探腦地對周翡施以圍觀。

“哎喲,真的!”

“醒了醒了!”

周翡這才注意到,自己好似身在地下,視野極其寬闊,四周的火把已經被人點了起來,難怪這些流民們跑來跑去回音聲這么大。面前的女孩也不怕她,從旁邊一口大鍋中盛出一碗什么黏糊糊的東西給周翡,又湊上來道:“這鍋子也太沉了,剛才差點讓我弄灑了,快來,喝一點,連藥帶水都有了。”

周翡試著挪動了一下,驚愕地發現自己腰上竟然吃不上勁。

“啊,對,蛇姑……呃,就是那個蛇……大俠給你用了一種獨門金瘡藥,他說見效很快的,就是恐怕剛開始傷口會有些麻痹,行動不太自在,沒關系,我喂你喝。”女孩十分快言快語,自來熟地將那缺了口的碗遞到周翡面前,“我呀,小名叫做春姑,沒大名,有事你盡管吩咐我——我說,你們都別在這圍著她,小虎,你快去告訴蛇大俠他們。”

旁邊一個少年應了一聲,撒腿便跑了。

春姑雖然話多,但看得出是慣常伺候人的,麻利地將一碗藥水給周翡喂了進去,既沒有嗆著她,也沒灑出來一點。隨后女孩又哼著小曲,拿出一塊素凈的細絹,周翡不由得疑惑地看了那塊絹布一眼。

“這個啊,”春姑好像看出她的疑問,笑道,“是李大俠帶著咱們從這里找的,這地方真好,鍋碗瓢盆什么都有呢,有個箱子里放了好多尚好的料子,還有不少陳糧,雖然不大新鮮了,但好好篩一篩也能吃,看來以前有人在這里常住過呢!來,我給你擦擦汗。”

周翡不太習慣被人照顧,忙一偏頭:“姑娘,你不必這么……”

“這有什么呢,”春姑笑道,“要不是你們,我和我弟都沒命了呢。我們從北邊一路逃難過來,本以為就要餓死了,被一起逃難的好心人救下,收留了我們姐弟,一路將我們帶到這里。”

周翡問道:“領路人的道士嗎?”

“不是。”春姑忙前忙后地端來一碗米粥,細細地吹涼,喂給周翡,又道,“不過據說跟道士也有關系,有個老伯,前些年有道士途徑他家討水喝,那會他家里還算殷實,見了出家人,便請進來給了頓飯吃,道士們臨走的時候給了他一張地圖,說是有朝一日遇到難處,可以按著地圖走,有一處容身之所。老伯當時沒在意,誰知后來真的打起來了,他這才想起來這東西,忙沿途召集親朋故舊,按著地圖找了來。到了山谷才發現,原來來的不止一撥人,前前后后陰差陽錯跑來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供養過道士,故事也差不多呢。”

周翡若有所思——也就是說,外面那建在齊門禁地的山谷多年前就成型了,齊門的道士們料到有動亂的一天,早早將此地地址透露給了曾給過他們恩惠的邊境百姓。

“我還以為得救了,”春姑兀自說道,“唉,誰知到了這,好景不長,那些畜生又闖了進來,剛開始還對我們花言巧語。咱們都是尋常老百姓,豈敢和朝廷抗衡,自然人家說什么就是什么,可他們越來越得寸進尺,越來越將我們當成豬狗,最后還將我們轟到一處關起來,把女人都強行拖出來關到西邊大營里,供他們取樂。”

周翡輕輕皺起眉。

“誰知我們運氣好,有個蛇姑……哦,不對,是蛇大俠,”春姑吐了吐舌頭,“那些混賬胚子一靠近西北大營,便會莫名其妙遭蛇咬,灑雄黃也不管用,嘿嘿,他們還不知道怎么回事,以為中邪了呢。”

這時,旁邊一個聲音插話道:“我迫不得已男扮女裝,唐突諸位了,抱歉。”

周翡一偏頭,見應何從走過來,他已經把腦袋上那莫名其妙的辮子解了,雖沒來得及換衣服,但只要不刻意掩飾自己聲音與舉止,還算能讓人看出他只是個相貌清秀的男青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