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五十七章不可說

李晟等人終于進入了蜀中地界,因錯過宿頭,只好在野外過夜。

流民常年顛沛流離,本就體弱,先前是因為一口掙扎著想活的氣,死命撐出了精氣神,此時找到了歸宿和主心骨,一時興奮過度、精神松懈,不少人反而倒下了,虧得應何從隨行,好歹沒讓他們在重獲新生之前先病死。

眾人不能騎馬,還走走停停,好不拖延,周翡都到了金鈴,他們還在半路磨蹭。李妍不知從哪弄來了幾個松塔,扔在火力烤了,窮極無聊地自己剝著吃——環顧四周,大家好像都很忙,沒人跟她玩。

傳說中,少年俠士于夜深人靜露宿荒郊時,不都是舉杯邀月、慨然而歌的么?可是她伸長了脖子往周圍看了一圈,發現她身邊的“少年俠士”們居然全在篝火下“挑燈夜讀”!

應何從整個人都快扎到那些神神叨叨的巫毒文里了,幾次三番低頭差點燎著自己的頭發絲。李晟靠在一棵樹下,翻來覆去地與那木頭盒子上的機關較勁,不時還要拿小木棍在地上畫一畫。吳楚楚則伸手拿出水壺,手指在壺嘴上沾了一下,借著微微濕潤的手指捋了捋筆尖,眉目低垂地奮筆疾書。

李妍湊上去,將下巴墊在吳楚楚肩上,看著她條分縷析地在“泰山”的名錄下,將泰山派的來龍去脈與流傳下來的套路精華一一默出,李妍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說道:“泰山派的功夫跟‘千鐘’一路,笨重得很,要不是天賦異稟,生來就五大三粗,任憑是誰練起來都得事倍功半,我看他們除了特別抗揍之外,好似也沒厲害到哪去,楚楚姐,這玩意你練都沒練過,真虧你有耐心整理。”

旁邊的李晟被她突然出聲打斷思路,頭也不抬道:“李大狀,閉嘴。”

李妍不滿地嚎叫道:“漫天星河如洗,大家一起聊聊天不好嗎?我說你們一個個的是不是都進錯了話本,咱們分明是‘游俠志異’,都被你們演成‘懸梁刺股’了!”

吳楚楚被她拉扯得直搖晃,只好放下筆。雖然被打擾,她還是不忍心冷落李妍,便順她的意起了個話頭,說道:“頭些年邊境一直拉鋸,總共就那點地方,你進我退,這回咱們南邊打敗了曹寧,我覺得周大人他們就好像在銅墻鐵壁上鑿了個孔似的,一日千里,行軍速度竟然比咱們回家還快,一路上盡是聽小道消息了……你們說,要真打回舊都去,往后是就要天下太平了么?”

應何從覺得她這話十分天真可笑,便冷冷地說道:“太平有什么用,該沒的早沒了。”

吳楚楚脾氣好,不和他一般見識,認認真真地回道:“沒了可以找回來,實在找不回來,還可以重建,應公子不厭其煩地鉆研呂國師的遺跡,不也是為了傳承先人遺跡么?”

應何從生硬地說道:“我只是不想讓人以后提及藥谷,說我們區區一點透骨青都解不了。”

他提起這檔子事,眾人頓時想起單獨前往蓬萊的周翡,沒人接話了。應何從默無聲息地將已經快要干枯的涅槃蠱母尸體拿出來把玩,李晟則嘆了口氣,將目光從手中木盒上揪下來,仰頭望向天際。

天似穹廬,北斗靜靜地懸在其中,分外扎眼,仔細盯一會,總覺得它好似會緩緩移動似的。李晟心里無端起了一個念頭,他不著邊際地問道:“齊門禁地所用的陣法為什么是‘北斗倒掛’?”

李妍和應何從大眼瞪小眼,不知他在說什么。倒是吳楚楚心思機巧,想了想,接話道:“我小時候看古書,上面說‘夜色將起時,北斗升上帝宮,周轉不停,次日則正好倒掛而落,在晨曦破曉前退開’。若是讓我牽強附會一下,‘北斗倒掛’大約是‘天將破曉’的意思,是吉兆呢……”

她話沒說完,便見李晟詐尸一般倏地坐直了。

吳楚楚問道:“怎么?”

李晟猛地盯住自己手中的木盒子:“我知道了!”

李妍莫名其妙:“哥,你知道什么了?”

“木盒上的機關!”李晟飛快地說道,“原來如此,十二塊活動板,每動一次,說明過了一個時辰,對應的星象與陣法自然也會跟著變動……我說怎么無論怎樣算都算不清楚!”

他根本不理旁人,一邊飛快地在地面上行算著什么,一邊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些聽不懂的話。眾人見他煞有介事,便都圍攏過來,大氣也不敢出地看著李晟拆那盒子外圍的木板。

李晟兩耳不聞窗外事地弄了足有兩個多時辰,霜寒露重的夜里愣是憋出了一腦門汗,接連將盒子外圍十二塊木板拆了下來。拆掉了鎖在一起的十二塊木板,里面露出一個有孔隙的小盒。李晟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只覺肩膀僵得不似自己長的,尚未來得及說什么,那小盒突然自己裂開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