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五十八章南都金陵

多方勢力已經紛紛上路,轡頭指向同一處——南都金陵。

而金陵城中,卻依然是一片祥和的秋色連天。

傍晚時分,殘陽漸熄,風簫聲動,秦淮河畔點亮了第一盞輕輕搖曳的蓮花燈,那微光所及之處,落葉瑟瑟地臨水垂堤,繼而又悄然不見了蹤影。宮墻內,百年繁華朱顏不改,雕欄玉棟悠悠在側,謝允原本沉在冰冷身軀中的魂魄頭重腳輕地脫殼而出,跌跌撞撞地在高啄的檐牙與玉柱、橫陳的丹墀與琉璃間,四下碰了個遍,死乞白賴地不肯歸來。

周翡聽劉有良說謝允直接進了宮以后,當下便按捺不住,擅闖了宮禁,閑逛了一整天,一無所獲,本已經冷靜下來打算離開了,誰知正好看見此地有一大堆大內侍衛站崗,一時動了些許促狹的好勝之心,打算在眾高手眼皮底下溜進去玩一趟。不料才剛帶著幾分得意上了房梁,一眼就看見了她踏破鐵鞋無覓處的某人,周翡差點失足直接掉下來。

她一時又覺得啼笑皆非,三年來,東海之濱的“尸體”一直牽著她一根心神,她已經習慣了滿世界搜羅奇珍藥材,被那一點微末的希望一次一次甩開,然后在蓬萊住上一天半日,與近在咫尺的人筆談。此時乍一見到能跑會跳的真人,幾乎不知該從何說起了。

偏偏往日舌燦生花、廢話馬車拉的謝允不知是被誰下了啞藥,只是怔怔地看著她,一臉魂飛魄散的癡呆樣,一言不發,周翡只好繃著一張若無其事的臉,溜達到謝允面前,佯裝漫不經心地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不認得了,還是躺傻了?”

謝允一把攥住她的手,被女孩手上的溫度驚得激靈一下,連忙又松開,莫名帶上了一點委屈,說道:“好多年不見,怎么一見我就這么兇?”

周翡道:“是你好多年不見我,我可總能看見你。”

說完,她又覺得自己失言,好像上趕著到東海看過他多少次一樣,連忙輕輕咬了一下舌頭,補上一句:“看得煩死了。”

謝允一愣,蒼白的嘴角像初春的冰河,驚心動魄地倒過疏漏的光陰,繼而不動聲色、緩緩融化出一個成型的壞笑。

他往前一傾,從周翡身上嗅到一點不甚明顯的脂粉香氣,壓低聲音道:“什么?在下這種花容月貌你看了都煩?還想看什么啊姑娘?天仙嗎?”

周翡:“……”

狗改不了吃那啥,姓謝的改不了嘴賤。

“阿翡,”這時,謝允忽然正色下來,微垂的眼皮勾勒出優美的線條,他深深地看著周翡的眼睛,說道,“我很想你。”

周翡一呆,接著,冰冷的氣息克制地湊上來,小心翼翼地隔著衣服,在她周身一觸即放。那分明不是人的溫度,卻叫人幾乎熱淚盈眶。

謝允問道:“我以前有沒有同你說過,天下十分美味,五分都到了金陵?”

周翡聲音有些沙啞:“你還一邊啃著個加料的饅頭,一邊大放厥詞,說要請我去金陵最好的酒樓。”

謝允笑道:“那還等什么?”

一刻之后,兩人將皇宮大內視如無物,翻出宮墻,一路循著熱鬧跑了出去。

天已經冷了,花燈卻如晝,水汽四下繚繞,圍在謝允身邊,很快凝結成了細細的冰碴,好似微微閃著光,他穿過人群,在前領路,不與周翡敘舊,也不問她來做什么,將來龍去脈掐頭去尾,只沉湎于這一段說不清是真是夢的當下。

他沿途嘀嘀咕咕地同周翡這沒進過城的土包子指點帝都風物,剛開始,周翡還有一耳沒一耳的聽,直到謝允指著一家胭脂鋪說道:“你看那不起眼的小鋪,取名叫做‘二十四橋’,也是有一段故事,據說兩百年前,有一位流落風塵的絕色美人,一曲《二十四橋》名動天下,后來紅顏漸枯,終于妥協于塵世,被一個富戶出錢贖了去,臨走前,她在這里吹了一宿的簫,后來人有感于此事,便在此專賣胭脂,以簫聲為名,取意‘浮生若夢,紅顏不老’。”

周翡聽了,面無表情,毫無觸動。

謝允便搖頭晃腦地嘆道:“好好的小美人變成了大美人,還是不解風情。”

周翡無言以對片刻,涼涼地說道:“……是啊?我還以為那家‘二十四橋’是我們寨中暗樁呢。”

謝允胡亂杜撰被人家當場戳穿,居然一點也不尷尬,反而負手笑道:“嘖,當年有個人在自家門口,連門都不知道怎么進,一路說了三十二個蜀中典故,二十八個是自己編的……”

他話沒說完,周翡一刀柄已經戳了過來,謝允撒腿就跑,兩人一追一跑,依稀仿佛仍是當年初出茅廬、心無掛礙,在暴土狼煙的江湖道上追跑打鬧。

謝允一陣清風似的從人群中飛掠而出,過無痕好似猶勝當年,踩著青石板四處溜達的小狗驚疑不定地抬起頭四下看,卻連影子都沒捕捉到。周翡雖然沒有他與清風合而為一的絕頂輕功,卻也竟然不怎么費力地跟了上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