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從小到大,外婆為他交學費,而外婆的收入,來自鶯鶯小賣部。打他記事起,外婆就叼著卷煙,開一輛拖拉機縱橫山野,車斗里載著批發來的貨物。

童年時代,劉十三痛恨外婆的事情數不勝數,最主要的三件:第一,零花錢給得少。第二,麻將打得多。第三,不尊重他的個人夢想。

每次他說“別打麻將了,錢省下來給我,讓我實現夢想”,便招來外婆的質疑:“你才四年級吧,能有什么夢想?”

劉十三說:“考取清華北大,遠離王鶯鶯,去大城市生活。”

外婆聽到這兒抄起菜刀,追殺一條街。劉十三爬到樹上,嚴肅地說:“王鶯鶯我告訴你,你必須尊重我的夢想。”

外婆說:“想學你媽,不吭一聲往外跑,就不樂意跟我一塊兒過是吧?”

劉十三說:“我不學我媽,我給你寄錢,十萬八萬的小意思!”

外婆一刀劈在樹干:“我等不到那天,你先把去年的壓歲錢交出來。”

劉十三一愣,哭得撕心裂肺,大喊:“這他媽太不要臉了!我不要念小學了!我要直接考清華北大,我要直接娶老婆生娃!”

十四年前,外婆還會收到信。她不識字,然而也不交由劉十三讀,就和幾件首飾一起,藏在餅干盒子里。當時劉十三因為好奇,偷瞄了信封,按照上面的地址,也寫了封回信過去。

他寫得很簡單:你好,我叫劉十三,王鶯鶯的外孫,我們生活得很慘,給點錢花花。

自此,他比外婆更積極地等待回音。

小鎮街道中心,是供銷所舊址,后來改成基督教堂。門口豎著郵筒,正對包子鋪。劉十三斜背書包,問郵遞員老陳:“有我家的信嗎?來了你直接給我,別給王鶯鶯。”

老陳問:“為什么?”

劉十三說:“你年紀大了別問那么多,我給你分紅。”

劉十三等了一個學期,過年趁著外婆喝醉,打聽對方到底是誰,有沒有可能寄錢。

外婆突然哭了,劉十三手忙腳亂,替她擦眼淚,說:“王鶯鶯,你不要哭,我長大了去大城市生活,到時候我給你寄錢。”

老陳死了后,再沒有新的郵遞員,郵筒也開始看不見,人們很少用鋼筆寫字。無論誰攤開一張信紙,寫上三個字,我愛你,都或許是二十一世紀最后一封情書。

劉十三也寫過一封,四年級暑假補習,夾在女同學程霜的語文課本中,字不多:我覺得你比羅老師好看,吃話梅嗎?羅老師是班主任,二十多歲的青年女性,程霜的小姨。次日上課,她擰著劉十三的耳朵拖進辦公室,和顏悅色地問:“你覺得我好看嗎?”

劉十三斬釘截鐵地說:“丑到爆胎。”

辦公室哄堂大笑,教數學的于老師湊過來問:“那我呢?”

劉十三猶豫了一會兒,說:“羅老師可能要打我了,幫幫我。”

于老師說:“她打你是必然,現在就看我要不要打你。”

劉十三說:“你比她年輕,丑得有限。”

于老師說:“去走廊,貼著墻,站到放學。”

劉十三說:“你不問問我對校長的看法嗎?”

辦公室眾人紛紛停下手中事,目光像探照燈一樣籠罩住他。他吐了口口水,說:“這孫子很沒勁,暑假補習來這么多人,跟正常上學有什么區別?”

結果他就從教師辦公室,被拖進了校長辦公室。

校長倒了杯茶,劉十三舉起來喝,校長震驚地看著他:“這是我給自己倒的。”

劉十三吹開茶葉,嘗了一口,咂咂嘴說:“苦不拉唧的,有錢人都喝橘子水,那個甜。”

校長敲敲桌子:“十三啊,你情書寫得不行。”

劉十三鄙夷地瞥他一眼:“我把校圖書館的書都看完了,你憑啥質疑我的文學素養。”

校長嘿嘿一笑,給他一本破爛的書,封面燙了好幾個洞,四個楷體:人間詞話。

劉十三翻了翻,頭顱嗡一聲響,豎排文言文。

校長說:“過幾天我考考你。”

劉十三腦子飛速轉動,說:“一九九七,香港回歸。”

校長說:“你提這茬干啥?”

劉十三聲色俱厲,大聲說:“香港回歸,天下大同,你這個封建余孽還在讀繁體字,是想造反嗎!”

校長默默放下茶杯,把書放進劉十三懷里,撫摸著他的頭發,認真地說:“你好好讀,用心讀,小赤佬,讀不懂老子活活弄死你,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