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這個暑假,小小少年每天都回家想辦法。王鶯鶯看著他滿屋轉悠,不停嘆氣,頓時展開了聯想。

某天晚飯后,王鶯鶯下定決心,說:“十三,成長發育是男孩子都要經歷的事情,這里有五塊錢,你去鎮上碟店租一盤《青春的岔路口》。”

劉十三猶豫:“是武打片嗎?”

快六十的王鶯鶯用圍裙擦擦手,惴惴不安地說:“算是的。”

一晚上劉十三攥著票子輾轉反側,劇烈掙扎。外婆說的武打片聽起來頗為神秘,但好不容易搞到錢,花掉又如何面對程霜。

天亮醒來,他恍惚地往學校去,經過小吃攤時心不在焉,買下蘿卜餅辣糊湯小餛飩若干。

攤主說:“五塊錢。”

劉十三渾身一個激靈,暗道果然天意,將五塊錢吃下肚,再也不用兩邊為難。

寬慰的心情持續到下課,逐漸陷入糟糕。他面臨的境遇十分不堪:王鶯鶯知道他沒租碟,程霜知道他沒帶錢。

磨磨蹭蹭走到石橋,發現程霜蹲坐河邊。

劉十三喊:“別打人,我進貢!”

程霜翻翻劉十三的書包,掏出來炒蠶豆和一瓶汽水。她打開汽水就喝,聽到劉十三邀功:“我偷了外婆的酒,灌了滿滿一瓶!”程霜一震,汽水又辣又苦,喝下去整條腸道熊熊燃燒。她干嘔半天,不信邪。如果酒真的難喝,那為什么大人們邊喝邊笑,摔到桌子底下還在笑?她決定繼續嘗試,劉十三既怕她猝死,又怕她喝光,叫嚷:“快給我喝一口,外婆說,喝了酒不感冒。”

程霜問:“難道你經常喝?”

劉十三得意:“那當然,你看你,喝一口臉就紅了,我喝了兩口,白得跟死人一樣。”

程霜眼珠子一轉,說:“我要向你外婆舉報,居然給我喝酒。”

劉十三說:“我才不怕她。”

“那我報警,喊警察叔叔槍斃你。”

“槍斃了我,沒人給你帶東西吃。”

“對哦,你天天換著花樣給我帶東西,是不是喜歡我!”

劉十三哆嗦起來,沒想到程霜年紀輕輕,居然說出“喜歡”這么不要臉的詞,斷然罵她:“神經病才喜歡你!”

程霜喝了酒,小臉紅撲撲,眼中倒映山嵐:“劉十三,打劫不靠譜,再這樣下去我們都快產生友誼了。”

劉十三皺眉:“那怎么辦?”

程霜說:“我幫你把數學題做了吧。”

劉十三說:“不好,我將來還要用自己的實力考大學。”

程霜說:“說得也是,我們不能產生買賣關系。”

思索了一會兒,她翻出劉十三的本子,歪歪扭扭寫字。劉十三緊張:“你要干什么,別亂寫,這本子有法律效力的。”

等程霜寫好,劉十三拿回來一看,發現多了一條:“送程霜回家。”

程霜握著他的手,說:“給你一個機會。”

兩只小手暖烘烘,劉十三眼淚都快掉下來了。都說女孩早熟,果然是真的,程霜喝了酒,熟得確實比他快。

一滴水落在手背,劉十三一顫,看到程霜掛著口水,醉成癡呆。

暮風掠過麥浪,遠方山巔蓋住落日,田邊小道聽得見蛙鳴。喝醉的小女孩分量不輕,劉十三用力蹬車,騎成了駱駝祥子。

程霜大舌頭地問:“你為什么騎女式自行車?”

劉十三咬牙:“我媽留給我的。”

程霜又問:“那你爸媽呢?”

劉十三咬牙:“離婚了。”

程霜拍掌大笑:“原來你是孤兒!”

劉十三猛擰車把:“我不是孤兒!我爸媽活得好好的!”

程霜嘆息:“太可憐了,等你長大了,去上海找我,有問題,我罩你。”

劉十三悲憤道:“我說了我不是孤兒!你再胡說八道,我就要打你了!”

程霜把臉貼在他背上:“你不舍得打我,你喜歡我。不過你再喜歡也沒有用的,因為我要死了。”

所有植物的枝葉,在風中唰唰地響,它們春生秋死,永不停歇。

程霜接著說:“我生了很重的病,會死的那種。我偷偷溜過來找小姨的,小姨說這里空氣好。”

程霜還說:“我可能明天就死了,我媽哭著說的,我爸抱著她。我躲在門口偷聽,自己也哭了。”

程霜聲音很低很低地說:“所以你不要喜歡我,因為我死了你就會變成寡婦,被人家罵。”

劉十三沒有回應,因為背上一陣濕答答。那么熱的夏天,少年的后背被女孩的悲傷燙出一個洞,一直貫穿到心臟,無數個季節的風穿越這條通道,有一只螢火蟲在風里飛舞,忽明忽暗。

劉十三停車,號啕不止。

程霜也哭著說:“你為什么要哭?”

劉十三說:“我很怕死!”

程霜哭著說:“我也很怕!”

劉十三抽抽搭搭:“我一定請你吃頓特別好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