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小二樓的陽臺鋪上涼席,坐著就能讓目光越過桃樹,望見山脈起伏,彎下去的弧線輕托一輪月亮。夜色浸染一片悠悠山野,那里不僅有森林,溪水,蟲子鳴唱,飛鳥休憩,還有全鎮人祖祖輩輩的墳頭。

王鶯鶯盤腿點著卷煙,抽一口,她的外孫下巴架在欄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鶯鶯年輕的時候,嫁到外地,非常遠,據說靠著海。丈夫去世后,她回山里,娘家人留給她這個院子。

她的外孫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藏心事,然后藏著心事,坐在陽臺發呆。在他長大前,如果不是課本上的問題,只有王鶯鶯能回答。

“外婆,我有爸爸嗎?”

“外婆,媽媽還會回來嗎?”

等他十歲,反而不問了,好像人生已經沒有什么問題,他也會接受一切就這樣下去。

這個夏天,月光漫過樹梢,清洗整棟小樓,一大一小兩個背影坐落夜里。

劉十三說:“外婆,你去過外邊的,山的那頭是什么?”

外婆說:“是海。”

劉十三搖搖頭,說:“這個你說過很多次了,我們省哪兒來的海,你騙騙小時候的我還差不多。”

外婆說:“真的是海,走啊走的,就走到海邊了。再坐船,能到一個島上,周圍全部都是海。”

劉十三說:“外婆你完全沒有文化,將來要是我考不上大學,就回來幫你看店。”

外婆撣撣落在碎花襯衣上的煙灰,瞇著眼說:“說不定我活不到那時候。”

劉十三說:“我一定能考上,到時候帶你出去看看。”

外婆說:“我年輕的時候早就晃過了,年紀大了,還是留在老家吧。”

劉十三說:“老家就這么好?”

外婆說:“祖祖輩輩葬在這里,才叫故鄉。”

劉十三聽不懂,也不再問問題,過了很久扭頭,看到外婆已經叼著熄滅的煙頭,靠著墻壁睡著。王鶯鶯臉上皺紋深深的,墻壁一片片蒼老的斑駁,映著晃動的樹影,像一張陳舊的膠片。

劉十三拿出隨身聽,里面錄了幾句話。而這幾句話,劉十三謄抄在東信電子廠內部稿紙拼起來的本子上,寫在他一切計劃的扉頁,字字工整,筆畫清晰,比座右銘還要刻骨銘心。

他點了播放鍵,早就遙遠的聲音響起來,只有錄下來的這幾句,對他來說那么熟悉。

十三,媽媽走了。

你要聽外婆的話,別貪玩,努力學習,考清華考北大。

媽媽希望你啊,去大城市工作,找一個愛你的女孩子結婚,能夠幸福地生活下去。

越幸福越好。

十三,媽媽對不起你。

夢里小鎮落雨,開花,起風,掛霜,

甚至揚起烤紅薯的香氣,

每個墻角都能聽見人們的說笑聲。

牡丹仰起臉,雪落在她干凈的面頰,

她說:“我們分手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