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高中畢業后的暑假,劉十三留在山間的最后兩個月,王鶯鶯并不十分重視。她沉迷修仙,每天清晨豬草也不割,坐在院里練習打坐。她告訴劉十三,意守丹田,舌抵上腭,獲得的人生體驗連清華北大都教不會你。

劉十三走前,王鶯鶯滿面紅光,每七天辟谷一次,宣稱身體將百病全消,無須外孫養老。

那天劉十三起床很早,八月底的山林清晨像一顆微涼的薄荷糖。青磚沿巷鋪到鎮尾,小道順著陡坡上山,院子里就能望見峰頂一株喬木。劉十三爬過許多次,他的娛樂項目基本集中在這條山道。除開燜山芋、釣蝦、烤知了之類粗俗的,還能溪邊柳枝折一截,兩頭一扭,抽掉白白的木芯,柳條皮筒刮出吹嘴,捏扁,做一支柳笛。

本來外婆說開拖拉機送他到長途汽車站,但給了劉十三生活費,剩下錢替他買了個行李箱,沒資金買柴油了。她試圖讓外孫退一點生活費,節儉的劉十三思索之后,決定讓牛大田開摩托送他。

劉十三在外婆門前站了一會兒,望著門板上用小刀刻的一行字:王鶯鶯小氣鬼。

外婆不識字,曾經問他刻的什么。他說,王鶯鶯要活一萬年。外婆不屑地敲他頭,說,活到你娶老婆就差不多了。劉十三摸過字跡,轉身離開,離開老磚舊瓦,綠樹白墻,和緩緩流淌一個小鎮的少年時光。

剛跨出院門的第一步,劉十三鼻子一酸,心想,王鶯鶯要活一萬年。

王鶯鶯的枕頭下,一毛不拔的外孫昨夜偷偷放了五百塊。

徹夜未眠的王鶯鶯翻了個身,她知道外孫站在門口。接著她聽到很細的腳步聲,和行李箱輪子咕嚕咕嚕滾動的聲音,院門被輕輕帶上,只剩早起的鳥偶爾一兩下鳴叫。

王鶯鶯推開門,坐到桃樹下,不再修煉。老太太抽著卷煙,看淡青色的天光逐漸明亮,發了很久的呆,擦擦眼淚,開始做一個人的午飯。

劉十三的行李箱夾袋,沒錢買柴油的外婆昨夜偷偷放了五百塊。

這場告別像個夢境。身為大學生之后的劉十三,趴在桌上睡了很多節課,夢里小鎮落雨,開花,起風,掛霜,甚至揚起烤紅薯的香氣,每個墻角都能聽見人們的說笑聲。劉十三看見外婆正在炒菜,院內人影綽綽,大家一起祝賀他:“恭喜劉十三金榜題名,高考狀元,曠古絕今,天下無雙。”

劉十三激動地喊:“原來我是他媽的高才生!”

整個教室鴉雀無聲,參加英語四級考試的同學們目瞪口呆,注視著突然起身的劉十三,共同停止答題半分鐘。

監考老師問:“你在干什么?”

劉十三揉揉眼睛,遲疑地回答:“我在做夢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