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劉十三望著自己的室友智哥,心亂如麻。

劉十三跟他長談過,讓他不要凌晨五點梳頭發噴啫喱,也不要每逢下雨就出去散步,更不要向輔導員告白,試圖用愛情來逃避重修,因為輔導員是個男的。

談著談著,智哥舉起一雙絲襪,劉十三大驚失色,問他哪里來的。智哥說,偷舍管阿姨的。劉十三差點腦溢血,智哥喜滋滋地告訴他,將絲襪裹住肥皂頭,攢很多肥皂頭就能湊成一整塊。

劉十三懂了,小學同學最多愚蠢,大學同學很有可能猥瑣。

二〇一三年冬至,劉十三已經大三,窗外雪花紛飛。智哥含情脈脈彈吉他,看起來很文藝,但他桌上擺著洗腳盆,盆里泡著四袋方便面,熱氣蒸騰,讓饑餓的劉十三不知是喜是悲。當智哥從洗腳盆撈出第一根面條的時候,徹底點著劉十三的痛點,他忍無可忍地炸了。

劉十三問:“你不是說絲襪用來攢肥皂的嗎,為什么穿在腿上?”

智哥說:“因為我娘。”

劉十三沉默半晌,說:“你他媽的。”

智哥說:“你是不是歧視我?”

劉十三說:“我并不歧視你,我只是沒法接受你。”

智哥說:“我把你當兄弟,你把我當什么?你好惡心。”

劉十三一愣,說:“難道你不是?”

智哥一下緊張了,說:“難道你是?”

兩人打啞謎一般來回數次,劉十三放棄了這個話題,安慰自己:其實個人習慣這種事,要么我同化他,要么他污染我,如今他吃外賣不再洗一次性筷子,證明已經取得了微弱的優勢。

曾經班級組織活動,為自己的室友寫評語。劉十三原本寫的是:“矯情,古怪,要不是相處久了有點感情,我早就搬了。”

不小心窺視到智哥給他的點評,寫的是:“英俊,聰慧,繁華人世間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劉十三良心受到重擊,夜不能寐,等智哥抱著吉他睡著,偷偷爬起來重新給他寫下評語:“細膩,溫柔,恍如江南走來的白衣少年。”

在劉十三的世界里,也只有智哥知道他的秘密。

二〇一三年冬至,與牡丹相見的最后一天,劉十三從抽屜里拿了點錢,走進滿天飛雪,去送別自己的青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