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校園生活區的邊門,連接美食街。其實沒有街道,馬路兩側擺滿小吃攤,全部由平民制造。大一那年,臨近寒假,全校女生都縮在藍色塑料棚吃麻辣燙,他一眼望見牡丹。

當日亦冬至,人群喧囂中,牡丹仰著干凈的臉,對著筷子上的粉條吹氣。

劉十三耳邊出現熟悉的聲音,那部陳舊的隨身聽似乎又響起來:找一個愛你的女孩子結婚,能夠幸福地生活下去。冰涼的空氣涌動,塑料棚透映著暗黃的燈光,藍天百貨門外的音箱在放張國榮的歌。

沒什么可給你

但求憑這闋歌

謝謝你風雨里都不退

愿陪著我

暫別今天的你

但求憑我愛火

活在你心內

分開也像同度過

接下來的劉十三,陷入愛情的龐大迷信。

愛情必須給予。和普通的年輕人一樣,劉十三沒什么拿得出手的東西,只有尚未到來的未來。和牡丹吃飯的時候,他無數次描繪過心目中的生活:早上下樓,掀開一籠熱氣騰騰的紅糖饅頭。如果牡丹不喜歡的話,他可以換成豆漿油條,白粥就著咸鴨蛋。她一定沒吃過梅花糕、魚皮餛飩、松花餅、羊角酥、肉灌蛋……

牡丹說:“你到底知道多少種小吃?”

劉十三放下筷子,默默思索,在腦海中的小鎮逛一遍,認真地說:“五十九種。”

牡丹敲敲他的盤子,里頭堆著幾根肉串。

劉十三看到她細長的手指間,光芒一閃而過,多了枚亮晶晶的銀戒。牡丹覺察那縷目光,笑了笑說:“我爸送的,生日禮物。”對啊,今天是牡丹的生日,所以他們坐在這里擼串慶祝。過半小時,智哥和牡丹的室友都會來,大家一起去KTV唱歌,點一份洋酒套餐,店里送果盤。

烤串的王老太弓著腰,丟下一把雞胗,冷臉說:“快點吃,我要收攤,下雪了。”

劉十三說:“你不能學人家也搭個棚子嗎?”

王老太說:“沒錢。”

劉十三說:“你生意挺好的,怎么會沒錢。”

王老太說:“你懂個屁,錢要省著。”

劉十三咬了口雞胗,憤怒地說:“這生的吧,再烤烤行不行?”

王老太整理鐵扦,說:“不行,下雪了,滾犢子。”

一片雪花落在牡丹發梢,劉十三伸手想拭去,被牡丹握住,她說:“去年的生日禮物,是碰到你。”

她說:“今年的生日禮物,是我轉校希望很大,明年去南京。”

一直是她說,因為劉十三不記得自己說了些什么。

牡丹仰起臉,雪落在她干凈的面頰,她說:“我們分手吧。”

王老太推起板車離開,留下兩張板凳給他們坐著,可能急著回家忘記收拾。

雪越下越大,兩人身上滿是白色。

那天他們依然去了KTV,集體喝醉,雙方絕口不提分手。若即若離的關系貫徹接下來的一年,到二〇一三的冬至,牡丹辦完手續,要完完全全離開小城。

為什么要選這一天?

也許這一年的生日禮物,她希望收到的是離別。

直到失去愛情,劉十三也沒發現,他一直描繪的未來,其實是過去。

他根本不知道這個時代的人會去向哪兒,包括他自己。他不是科幻作家,無法描繪汽車飛行的迷離都市;他不是生物學家,無法描繪人體器官可以替換的醫療環境;他不是經濟學家,無法描繪投資風口急速更替的資本市場。

他一無所知,無法描繪所有人創造的未來世界里,如何創造一個家。

他孜孜不倦地承諾和分享,只是把扎根他每個細胞的小鎮生涯,換了本日歷,成為他反復的描繪。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