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火車站廣場飄著簡餐的味道,人們雜亂而洶涌,順流逆流,補丁和名牌擦身而過。和預料一致,他一眼望見牡丹。牡丹顯然沒有他那么好的眼力,此刻她探著腦袋,仔細看滾動列車訊息的電子屏。

劉十三溫柔地想,她踮起腳,和溪水邊獨自走動的鵝一樣天真。

智哥寫過一首歌,也許是抄襲的句子,他站在陽臺上彈吉他,對著熄燈的女生宿舍高聲唱:

我親愛的人啊,不管到哪里,能否帶我一起去?

我知道你要去哪里,我也知道,你不會帶我去。

他記得有天天蒙蒙亮,牡丹凌晨回校,他站在校門口的車站等。牡丹輕盈地跳下車,歡快地向他走來。當時他心里想的,也是這兩句,覺得浪漫又凄涼。

火車站這么熱鬧,劉十三來不及感受凄涼。他滿頭大汗,形跡狼狽,還渴得要死,決定先去小賣部買水,喝一口全身通透,氣息宜人地去見她。

人算不如天算,小賣部收銀機故障,柜臺后的小老頭慢吞吞在草稿紙上算賬,一分一秒過去,隊伍紋絲不動。

他腳邊放著背包,里頭有外婆郵遞的小吃,從豬肉香腸到紅薯干一應俱全。想象中把這些交給牡丹,就如同把往昔描繪的未來,交給了她。

他看看手中的水,快速權衡利弊。如果不買水直接走,之前排隊的十分鐘就是白費;如果繼續排隊,可能來不及送別。

牡丹和一瓶水孰輕孰重,他心里當然清楚。他更明白,之所以還在排隊,其實是害怕提前過去面對。

“到你了。”

身后一個女孩捅捅他。

他回過神,老頭瞟一眼他手中的礦泉水:“一瓶三塊五,兩瓶九塊。”

豈有此理,劉十三放棄爭辯,掏出十塊。

老頭又喊:“等等!”

劉十三頓住。

老頭說:“我要驗算。”

驗算你娘舅,收賬又不是搞科研,劉十三丟下錢,抄起背包狂奔出去。他權衡清楚了,這一面是必須見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