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到了派出所,劉十三總算明白了事情經過。原來那個女生在小賣部買東西,劉十三抄起她的包就跑。女生跟著他狂奔,盯著他走進站臺,立刻召喚警察。

真是可笑,劉十三緊緊抱著自己的包。

女生表情嚴肅:“你拿了。”

劉十三嗤笑搖頭:“絕對不是我拿的。”

不過話說回來,他離開小賣部的時候確實比較匆忙,劉十三狐疑地舉起包,結結巴巴地說:“好像有點不對……顏色對的……牌子不對啊……”他往桌上一倒東西,意想中的紅薯干、香腸、梅花糕、魚皮餛飩、松花餅、羊角酥、肉灌蛋……一樣沒有,只是幾件女生衣服、洗漱用品和一堆藥瓶。

女生激動萬分:“我說的吧!就是他偷的,還不承認!”

劉十三驚恐萬分,事到如今,再跟他們說自己拿錯了,會不會有點晚?

幸好民警見多識廣,看樣子這小伙子可能真拿錯了,只是失主氣焰十分囂張,逼著他們進行完整的審訊。民警一拍桌子:“錄個口供吧!姓名,年齡,聯系方式。”

劉十三老實說:“我叫劉十三,京口科技學院大三。”

女孩明顯愣了一下,攔住要繼續發問的民警,問:“你叫什么?”

“劉十三。”

“文刀劉,動不動就哭的十三嗎?”

“你是不是有病?”

“有的。”

女孩盯得劉十三發毛,他決定生點氣來壯壯膽,于是氣鼓鼓地說:“我沒有偷你的東西,你不要嚇唬我。”

女孩的怒火奇跡般消失了,居然客套地問:“我知道我知道,哎,你剛剛為什么又哭啊?”

劉十三說:“怎么就又了!這個也要錄到口供里嗎?”

民警說:“不用,不過我也想知道你為什么哭啊。”

劉十三只好含淚解釋:“我去車站送女朋友,她可能不回來了。”

女孩若有所思:“那不就是變成前女友了。”

審訊到這里,劉十三萬念俱灰,伸出雙手:“算了,我也不想錄什么口供,也不想說話,警察同志,你們把我抓起來吧。來,抓我抓我。”

民警和女孩都大吃一驚。

女孩跳起來:“天啦,我只是冤枉你一下,你怎么就自我放棄了?”

劉十三不管不顧:“就是我偷的,我是小偷,沒良心,道德敗壞。”

在場的民警們面面相覷,也算開了眼界。

這下換成女孩急了,麻利地收拾,她的衣服、她的充電器、她的藥瓶、民警的簽字筆,通通裝進她的包。接著想了一下,把民警的簽字筆還了回去。

背起包的女孩一臉誠懇:“警察叔叔,太打擾你們了,現在這個事情解決了,一個誤會,你們不要懲罰他,也不用送我們,我們自己走,謝謝。”

說完女孩一鞠躬,民警眨眨眼,靠到椅背上:“什么情況?喊打喊殺的不是你嗎?”

女孩鉤住劉十三脖子:“我認出他了,他是我的男朋友。”

劉十三撲通摔到桌子底下。

民警震撼地坐直了:“我記得他說他剛剛分手。”

女孩爽朗地笑:“他太花心了,回去我會進行殘酷的教育。”

劉十三從桌子底下掙扎著爬上來:“你別含血噴人!我不認識你!”

女孩再次鉤住他脖子,熱情地說:“十三,我是程霜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