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四年級暑假的午后,悶熱空氣陡然清涼,小女孩走出樹影,馬尾辮一晃一晃,坐到他身邊,微笑著說:“我叫程霜。”小石橋上小女孩扛著掃把,橫刀立馬,大喝一聲:“搶劫!”

麥穗托著夕陽,晚風卷著一串一串細碎的光,葉子片片轉身,翻起了黃昏。自行車后座的小女孩把臉貼在他后背,曾有眼淚燙傷他肌膚,小女孩輕聲問:“你會每天送我回家嗎?”

那是他童年的玩伴,消失于人間的程霜。

而現在鉤住他脖子的女生,高高個子細細身段,眉開眼笑,說她就是程霜。

二〇一三年冬至,劉十三數不清第幾回哭了,抽泣著說:“我在做夢嗎……程霜……你他媽的不是死了嗎……”

時隔十年,劉十三和程霜再次相遇。

冬日的陽光并不溫暖,平穩又均勻,

但陽光里程霜的笑臉那么熱烈,

她說:“我就不死,怎么樣,很了不起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