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不死的少女

1/

劉十三和智哥面對面坐在地上,中間擱了個電磁爐,翻騰著叫來的火鍋外賣。智哥拿筷子攪拌攪拌,說:“失戀了,你現在是不是很難過?”

劉十三點點頭:“腦海一片空白。”

智哥說:“那不如借酒澆愁吧。”

話音未落,門砰一聲打開,兩箱啤酒疊在一起,憑空移動,左搖右晃撞進宿舍。

智哥噌地站起來:“我是不是眼花!”

劉十三看到啤酒箱下打戰的一雙細腿,沉聲道:“不是的,我懷疑有個朋友來了。”

也不知道程霜哪兒來的力氣,兩箱二十四瓶青島純生,硬是抱到目的地。智哥眼明手快,沖上去卸下一箱,露出程霜的笑臉。

程霜擦擦汗,說:“我只知道幾號樓,差點沒找到。幸好聞到火鍋味,跟著味兒還真走對了!”她拍拍劉十三肩膀,說:“看到我是不是很高興啊,哈哈哈哈哈……”

劉十三點頭說:“是啊是啊,哈哈哈哈哈哈……”

剛笑出聲,劉十三又警覺地調整表情。為了借酒消愁,此刻愁的心態必須穩住。說來真的奇怪,人在很悲傷的時候,怎么就那么容易笑,搞得悲傷之外,還多了內疚。

放下啤酒,程霜白凈的小臉紅撲撲,眼睛亮晶晶,智哥難以自持,興奮到了破音:“同學,你叫什么名字!”

程霜起開瓶啤酒,咕嘟嘟邊喝邊說:“我叫程霜。”

智哥抄起吉他:“我叫智哥,劉十三的兄弟。初次見面,送首歌歡迎你,歌名,《月亮代表我的心》。”

沒想到程霜連連搖手:“別別別,我是九〇后,能不能換成周杰倫的《半島鐵盒》?”

智哥眨了眨眼,艱難地說:“那首我還沒練,等我翻翻譜。”

程霜一揮手,說:“練個毛線,喝多了,什么都會唱。”

劉十三還沒做出反應,兩個人已經坐下來連吃帶喝,啤酒噼里啪啦開了好幾瓶。

賓客盡歡,只剩劉十三還沒有進入狀況。

劉十三把自己這種狀態稱為矯情。生活中常常會出現不合時宜的矯情,比如小時候大家春游,你頭痛,但你不說,嘟著嘴,別人笑得越開心,你越委屈。

事實上沒人得罪你,也沒人打算欺負你,單純只是沒有關注你而已。

委屈到達一個臨界點,當事人哇地哭出來,身邊人莫名其妙,明明一塊兒踏青野炊點篝火,大自然如此美好哭什么,難道觸景生情,哭的是一歲一枯榮?

劉十三不想矯情,他硬著頭皮想吃火鍋吹牛皮,可心里的委屈拱啊拱的呼之欲出。智哥激動地說:“來,獻給大家一首新歌,這首歌的名字叫作《愛情》!”

說完,他自彈自唱:

輕輕地,我將糟蹋你,請將眼角的淚拭去。

你問我,何時愛上你,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關你屁事。

終于智哥發現他的不對勁:“十三,你哭什么?”

火鍋的霧氣蒸騰中,似乎浮現起車窗上牡丹用手寫的兩個字,他看不清牡丹的面容,也追不上呼嘯的火車。

程霜摸摸他的頭:“別哭。”

劉十三說:“我沒哭。”

說完這句,他眼淚徹底決堤。

他曾經教導智哥,男人不能嬌氣,可他的眼淚比任何男人都要多。智哥問過他,劉十三,你哭來哭去不慚愧嗎?

劉十三告訴他,別人哭,是因為承受不了某些東西。他哭,是能承受一切痛苦,但總要哭哭助興。

此刻他在兩個朋友面前哭得稀里嘩啦,程霜往嘴里塞油面筋:“唉,跟了他一路,就怕他做傻事,哭出來就好。”

智哥沉默了下說:“十三,你不要難過,我很快要去南京參加比賽,你要是想她……我就幫你多看看她。”

程霜說:“那有什么用?”

一句話戳進劉十三的心窩,他說:“是啊,有什么用,做什么都沒用了。”

程霜啪地一拍筷子,說:“怎么就沒用了?做什么都沒用,我早就死了。劉十三,你還活著,怎么說沒用。你要是舍不得,去找她。”

劉十三和智哥都被程霜的氣勢嚇到,智哥說:“牡丹去南京了吧。”

程霜拿著手機說:“南京哪里?”

劉十三報了牡丹學校地址,程霜在手機上戳了幾下,將屏幕轉向劉十三,她口齒清晰地說:“從京口科技學院,到江南師范大學,距離一百六十公里。”

劉十三淚眼模糊地看屏幕,她說得沒錯。

程霜說:“來去不過一晚上,走,我們去見她。”

智哥興奮地砸吉他:“去南京,去南京。”

劉十三目光呆滯地看著他們,發現兩箱酒居然已經喝完。不管什么時候喝完的,他們此刻肯定都喝大了。

劉十三苦笑:“別鬧了,現在哪兒還有火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