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如果他孤獨一人,今晚應該躺在床上,通宵默默淌淚,睡到腰肌勞損。現在風那么大,路那么長,三人結伴出發,奔向黎明,這輩子必須誕生傳奇。

高速公路在冬夜無限拉伸,探照燈射穿雪花。兩個醉酒的人上車就睡,只剩劉十三頭靠著車窗,呼吸在玻璃上忽明忽暗,慢慢恍惚。黑暗像一場夢,他隨時隨地會做的夢,夢里奔行在隧道,不知道是山林長成,還是水泥搭建,但同樣幽深。他能不停向前,因為有人吹著柳笛引路,似乎走到頭就是一扇木門,推開后灶臺煮著紅燒魚。灶臺比他還高,那人放下柳笛,給他喂一口魚湯,鮮掉眉毛。

飛雪夾雜冰碴,越來越薄,開進南京城的時候,變成淅瀝瀝的小雨。出租車停在江南師范大學門口,已經清晨七點,丑的女孩還在睡覺,一部分美女剛剛準備卸妝,一部分美女已經開始化妝。

智哥感嘆:“原來美女倒垃圾也會穿高跟鞋,真是紅粉骷髏,我愿意粉身碎骨。”

程霜安慰劉十三:“我們也不算白來,一會兒見不到你的前女友,我們就幫你找個現女友。”

智哥發現他們三人的外套皺巴巴的,濺滿泥點,沉吟著說:“要不我們換套衣服再來。”

程霜斷然否決:“換什么換,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人,讓她們看看貧窮的風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