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站到女生宿舍樓下,劉十三羞澀地說:“別這么高調,你們在旁邊等我。”

出租車上劉十三默默斟酌,見到牡丹不知是喜是憂,但兩個朋友在場,很有可能言不由衷。這種情況,獨自面對比較好,讓真情靜靜流淌。

誰知朋友們根本沒聽他發言,程霜擔憂地說:“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想去買些包子,又怕走開會錯過時機。”

智哥安慰她:“沒關系的,你盡管去,幫我帶兩個,我盯著。”

程霜說:“包子有點干,再買點南瓜粥。”

劉十三大怒:“買三斤茶葉蛋噎死算了!你們這么娛樂,難道是來看戲的?”

智哥大悟:“茶葉蛋不錯啊,我們一起去。”兩人眉開眼笑往食堂走,劉十三張張嘴巴,周圍女生的喧嘩聲涌過來,他頓時感覺到了客場危機。

劉十三搖搖頭,又不是來打架,為什么汗毛都豎了起來?

旁邊一名女生經過,斜著眼睛:“他干嗎?”

第二名女生說:“誰的男朋友來送早飯的吧?”

第三名女生說:“更像備胎。”

下樓的女生越來越多,目光直接掃射慌張的劉十三。小雨漸大,泥水橫流,女生們欣喜不已:“這么大雨,你們說他會不會走?”

“走了我看不起他!”

劉十三準備躲雨,聽到這話也只好收回腳步,原地不動。

“不走的話肯定腦子壞了。”

劉十三聽完,身子一晃,女性觀眾又有人暴喝:“就知道他堅持不住!”于是劉十三走走停停,左右為難,全方位淋了個濕透。

正在輿論中彷徨,程霜、智哥打傘跑來,劉十三大喜,要去投奔他倆,接著目光穿過拎著包子的程霜、護住頭發的智哥,穿過人群,直接看到一朵天藍色的牡丹,嫩黃圍巾,明亮如同盛開時抱到的一縷朝陽。

她白皙的臉凍到透明,沒有擦發絲滴下的雨水,因為她的手正被握在另一雙手中。握住牡丹手的人個子挺高,一米八,小平頭,長得像隔離帶的安全樁。

小平頭對牡丹說:“快進去,我下班接你。”

牡丹說:“嗯,回去開車小心。”

劉十三第一次聽到這么甜的聲音,而且是從牡丹嘴里傳出來,甜到發齁。他熟悉的牡丹不是這樣說話的,牡丹會說,“好。”

那么多次,她不驚不喜地,平平淡淡地,說,我走了。

她不會提問,懶得回答,她對劉十三用得最多的語氣詞是,哦。

但應該毫無波動的牡丹,仰著臉,雨水打濕她笑瞇的睫毛,軟軟地說:“嗯,我這不是跟你來南京了嗎,我還能去哪兒。”

日你媽又一個“嗯”!跟他說“哦”不行嗎!你什么時候下載了新的表情包!

劉十三艱難地走向回憶,寸步難行。包子雙人組覺察劉十三的臉色,再順著他目光望去,頓時明白了一切。

智哥喃喃自語:“這個情況,一目了然但不知道怎么下手。”

程霜把傘和包子塞給智哥,直奔那一對離別的男女,被劉十三抓住手腕。劉十三勉強沖她笑笑:“我自己解決。”

程霜果斷轉身,智哥看她連扭兩個方向如此干脆,困惑地問:“你轉啊轉的,轉呼啦圈嗎?”

劉十三離牡丹越來越近,程霜說:“不能插手,換成是你,發現被戴了綠帽子,你會不會請大家一起戴?”

智哥陷入認真的思索,程霜說:“我們等等吧,男人的事情,男人自己解決。”

牡丹的笑容消失了,跟劉十三一樣面無表情。

小平頭夾在當中,臉色相當精彩。圍觀群眾可以看到,他在數秒之間完成了疑惑,很疑惑,非常疑惑的情緒表達,像在解一道立體幾何題。

牡丹問:“你怎么來了?”

劉十三問:“他是誰?”

小平頭也問:“你是誰?”

三個問題無人應答,卻把緊張的氣氛層層推向高潮。

屋檐下女生低呼:“開始了開始了。”在場所有人仿佛等待歌劇開場,保持了客套的安靜,但按捺不住期待的神色。

就在對峙三人沉默的間歇,女生宿舍五層樓窗戶全開,頂著各種發型的腦袋探出,又縮回去,然后打個傘繼續觀看。

小平頭首先沉不住氣:“他誰?”

牡丹說:“我以前同學,找我有點事,你先走,上班別遲到。”

小平頭是有智商的,他不可能走,開始回答劉十三:“我是牡丹男朋友,你找她干嗎?”

二樓頂著毛巾的女生喊:“音量大一點!”

小平頭估計聽到了,真的大聲重復一遍:“我是她男朋友!你找她干嗎?”

這個體貼的舉動降低了觀看門檻,博得觀眾的好感,有人說:“看來那個172公分是想挖墻腳,被180公分撞到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