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回程出租車上,一直靜默的劉十三終于感覺到疼痛,大呼小叫起來:“掉頭!掉頭!送我去醫院!我需要臨終關懷!”

程霜說:“臨終是誰,他為什么要關懷你!沒想到你不但做第三者,自己還有第三者。”

智哥解釋說:“劉十三是說他快要死了。”

程霜說:“才這么點小傷,怎么會死。”

智哥解釋說:“太丟臉了,羞憤到死。”

劉十三不屈不撓,繼續喊:“你們不是人!見死不救!我要包扎!”

程霜問:“你哪兒破了?”

劉十三說:“我牙齦流血。”

智哥說:“我也牙齦流血,每天早上刷牙都紅通通的,我媽以為我用的是草莓牙膏。”

程霜說:“草莓牙膏甜甜的,我只敢偷偷用。”

劉十三求助無望,只好展開自救,摸摸全身,掏出一塊電子表。

劉十三對電子表說:“廢物,長得跟創可貼一樣,但你有什么功能?表帶還是塑料的,擦嘴能擦出血。”

電子表嘀嘀叫,劉十三困惑地說:“它為什么會響?”

程霜說:“鬧鈴吧。”

智哥怒罵劉十三:“大白天你定鬧鐘,不怕晦氣嗎?吵到別人睡覺怎么辦?”

劉十三傻笑:“我是怕補考遲到,定了提前一小時。”

話說完一片死寂,程霜好奇地問:“什么補考?”

智哥笑出了聲:“他今天下午要補考。”

劉十三顫抖地問司機:“師傅,你能飛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