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劉十三進門的時候,考卷已經分發完畢。

監考老師看劉十三鼻青臉腫,頭發倒豎,渾身泥濘,走路一步一個腳印,皺了皺眉。不過好在他對劉十三印象挺深,四年來劉十三堅持聽他課,勤奮做筆記,回回掛科,讓這位老師明白什么叫朽木不可雕。

監考老師說:“你遲到了,快。”

劉十三坐到位置上,閉目,平心靜氣半分鐘,鎮定地打開考卷,猛然看去,發現一道題也看不懂。他不敢相信,又猛然看去,發現字都不認識了。

連夜趕路,質問,打架。得知補考,吃驚,趕路。十幾個小時,到這一刻,他的腎上腺素全部消耗完畢。

一下子毫無力氣,壓下的悲傷從全身每個縫隙冒出來。腦中穿梭著牡丹轉身的背影,雨里的眼淚,他每個畫面都按不住,只能反復輕問,為什么,為什么。

這時不在考場,會好過一點吧,他能睡覺,睡醒起來打游戲,跟智哥去跑步。做不到的話,可以蜷縮在被窩哭。

然而他偏偏就是在考場,桌子上擺著筆,筆壓著考卷,監考老師虎視眈眈。

要是可以人格分裂多好,一個劉十三痛苦萬分,滿地打滾;一個劉十三穩定答題,下筆如有神。

思緒亂糟糟,劉十三的意識中,莫名其妙出現倒計時,跟寺里過年撞鐘一樣鐺鐺鐺,震徹耳膜。

就在劉十三舉手想放棄的時候,窗外驀然有人大喊:“劉十三!加油!”

不用抬頭,他也知道是程霜。

這女生太可怕了,從來不管別人愿不愿意,能不能夠,她就喊加油,喊拼命,而且還不是嘴巴上說說,她真的會拉著人去拼命。

真奇怪,童年還喜歡過她,要是跟她在一起,日子會顛沛流離吧。

程霜喊完加油,劉十三聽到她踹人的聲音,接著聽到智哥大喊:“劉十三!加油!”

兩人齊喊:“劉十三,加油!”

監考老師沖了出去,而劉十三就像走在迷霧里的人,那加油聲是條隱隱約約的繩索。他順著這條繩索跌跌撞撞振作起身,不管它會不會斷,一心一意要看清楚山崖上的考卷。他心想,走過去,走過去,走過去就好了。

程霜和智哥說著對不起,被監考老師趕跑。劉十三也看見卷子上一道道題目,迷霧散開,明朗無比。經歷千辛萬苦的努力,鍥而不舍的追求,那啥,還是一道題都不會做。

看清和會做,是兩回事。

他握緊筆,哪怕看不懂題目,依然毅然決然要寫答案。

劉十三寫的正楷,橫平豎直。小學起,他的本子上字字端正,行列整齊,深思熟慮才落筆,并不允許自己用涂改液。因為字里行間,如雕如刻,全部是他不可動搖的目標,全部都得做到。哪怕后來他明白,那不叫目標,叫愿望,對永遠弱小的他來說,更應該叫幻想。

劉十三在考卷上寫了一行字,正楷,橫平豎直:加油!我會順利通過考試!我會找到工作!擁有未來!剛寫下的字就立刻模糊,是眼淚大顆大顆掉下來。

他很加油,加到爆倉。他也不想要這樣的人生。倒霉,無能,卑微,還窩囊地哭。不能哭,他忍住眼淚,憋回嗓子,發出了更奇怪的哽咽。

像熱帶雨林里,奇形怪狀的鳥的叫聲。

監考老師詫異地問:“你還好吧?”

劉十三很好啊。他這么多年,能面對從小到大的憐憫。能面對不斷的失去。能面對喜歡什么,什么就會離開。他靠一本寫滿幻想的筆記本,去習慣痛苦。

劉十三說:“沒事,我很好。”

說完他猛地站起來,盯著他看的補考同學們嚇了一跳,椅子一齊發出挪動的吱呀聲。他們終生難忘這個場景,鼻青臉腫的劉十三站在考場中間,以眾生不知道的原因,用盡全身力氣大哭。劉十三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手里依然緊緊攥著一支筆。

考場的人不知所措。劉十三想,悲傷有盡頭的話,到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從今往后也不會有更慘的事了吧,那么一次性流完眼淚,以后不要再這樣了。

他一邊哭號,一邊大喊:“我很好,我會好得不得了!我會重新做人!絕對不會再失敗了!”

監考老師實在沒想到,會迎來這么激烈的回答。

劉十三淚水滂沱,大喊:“我很好,我會好得不得了!我會重新做人!絕對不會再失敗了!”

監考老師驚恐地說:“好的,我知道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