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遠處程霜跟智哥喝著奶茶,忽見考場外的那棵樹上,鳥雀轟然炸起。

智哥說:“你還擔心嗎?”

程霜說:“怕他想不開,萬一死了呢。”

智哥說:“哪兒有這么容易死。”

程霜說:“對有些人來說,找死輕而易舉。我有個遠房姑父,跟老丈人吵架,打牌一看三四五六八,腦溢血,死了。”智哥驚奇地說:“你講話好像北歐電影,雖然劉十三喜歡哭,但越哭越堅強。”

程霜從背包里掏掏,掏出一堆藥瓶,并排擺在石桌上,每瓶倒出幾顆,變成手心一大把。在智哥震撼的注視下,一口塞進嘴巴,仰著脖子用整杯奶茶灌了下去,咽得無比艱辛。

智哥結結巴巴地問:“你這是吃藥?”

程霜說:“對啊,抗癌藥。”

智哥結結巴巴地問:“啥……抗啥……”

程霜咂咂嘴巴,打了個嗝,說:“吃飽了。小時候查出來的,醫生說我只能活一年,結果我活到現在。”

智哥接不上話,大腦處于當機,傻不楞登望著笑嘻嘻的女孩。

她說:“本來在旅游,誰想到會碰見十三,哈哈哈哈。對了,我要走了,你替我轉交個東西給他。”

望著呆若木雞的智哥,她眨巴眨巴眼睛,說:“你是不是想問我,還能活多久?”

智哥語無倫次地搖頭:“不是不是……”

她說:“反正我不知道。可能明天就仆街了。”

雪停了,雨也停了,冬日的陽光并不溫暖,平穩又均勻,但陽光里程霜的笑臉那么熱烈,她說:“我就不死,怎么樣,很了不起吧?”

智哥喊:“那你還來嗎?”

已經走遠的程霜在陽光下揮揮手,不知道她是說再見,還是說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